虽然这位小姐的伤真的蛮重的。

——————

医院手术室:“心跳停止,体温变凉。”“病人血流不止,手脚僵硬,但对外界刺激还有所反映。”“病人已休克”“滴滴滴。”“ 报告,人工呼吸无效。”

“报告,心外按压无效。”“准备除颤器。”

主治医生的声音颤抖着,他生怕,这位小姐会出什么事情,这场手术是他这四十几年来做的最害怕的手术。

十分钟前当一个俊美无比的男子抱着一个全身流满鲜血的女人时,刚刚接到医院电话来到医院的他顿时就惊呆了,明明有床,男人却坚持自己抱着,生怕女人有什么不舒服,而那个女人的胳膊,手腕,腿骨,脖子明显全部都骨折,有些甚至都露出了骇人的白骨。

这样的画面不由得让他为之一惊,但是当他接到这个女人的时候,自己的心却颤抖着,那个男人的威胁他至今都难以忘记。

——————

“胡医生,我想,我说的话你都明白了吧,你要救那个女人,首先要救活,然后我自有办法,你做到了,这一百万就是你的,你要是没有做到,那么你,包括你的家人......”

“医生,你一定要救活她。”

——————

两种复杂的声音像毒药一般在他的脑中循环,他顿时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爆掉了,就连他考试的时候心情都没有此时的复杂。

但是这个女人的伤,非常的重,这不像是一般的骨折流血,在刚刚的化简报告里面看,这个女人的身体里面含有打量的避孕药的成分,而且从显示器里面显示着她的‘病人资料’,里面写着她的子宫已经破损了,并且打过多次胎。

从这个结果上来看,她本身就不能受伤,不然会导致大出血而死亡,没有人可以救她,更何况送来医院的时间已经超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这个人,除非有伪科学的东西,不然她死定了。

‘与其自己生不如死,并且亲人受害,倒不如拿了一百万一走了之’

但是想到这里,胡医生拿着手术刀的手明显一怔,自己为什么那么自私,但是这个人也救不活了不是吗,与其为了这样的一个快要死却就不活的人赔上一切,倒不如让她自己等死吧。

“胡医生,除颤器......”一旁的小护士递过除颤器小声的说道。

“不用了。”胡医生摆了摆手,“叫她的家人做好准备吧,这个人,我不能治,也治不了。”胡医生叹了一口气,一是为这小姑娘感到可惜,正直二十四岁的青春年华,就要遭受如此的待遇,二是为自己的无情感到悲哀。

“小姑娘啊,你要是没有遇上我,说不定你的生命还可以用药物坚持一段时间,但这也是徒增希望罢了,你也活不了多久了。”胡医生轻叹道。

胡医生从重症手术室里面出来,里面松了一口气,里面的气压实在是太高了,高的他都没有办法呼吸,甚至他都会以为,自己会窒息而亡。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