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南子谦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冷眼看着酒店经理:“马经理,我想,我堂堂南氏的继承人应该不会吃霸王餐的吧,放心,楼下的女人我也会叫人处理好,并且不会让你们的酒店出现任何的事故,而且该给你的钱,我一分都不会少,但是一分钱也不会多!!!”

——————

“南子谦,怎么样的无情,才会创造出这样的你,你真的变了好多,好多。”书习远看着楼下倒下的因为骨折而导致的形状扭曲的孟梓涵,心中狠狠的一抽,眼泪便这样流了下来,梓涵,对不起。

书习远狂奔下了楼梯,倒在血泊里面的孟梓涵此时已经没有了心跳,体温甚至是呼吸,连血都已经干了,没有了任何的温度,骨折扭曲的手看了是那么的让人心痛。

“救护车,救护车,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没看见人都受伤了吗!!!”

书习远沙哑着喉咙,眼睛此时像一只白兔的眼睛一样,但是,里面却流出了泪。

“可是,书少爷,南先生说过,不要管她的,不然我们会......”

“懦夫,懦夫,你们这群懦夫,好,你们拍死,我不怕。”梓涵对不起,对不起,是大哥对不起你,让你受这样的苦,要是我不降你和子谦放出来,那么至少,你是幸福的。

书习远摸了摸孟梓涵因为长期失血而导致僵硬没有温度的脸,眼眸里面充满了柔情。

“书远,救护车我叫了,还有五分钟就到,你放心,梓涵会没事的。”站在身后的那个女人拍了拍是书习远的肩膀,以示安慰,她是书习远的未婚妻,在自己的未婚夫面前,自己要尽量显的大气,淑女,即使看着自己未婚夫怀抱里面的女人吃醋,也绝对不会表现在脸上,这是最起码的。

“嗯,谢谢。”书习远低着头,下巴抵着孟梓涵的额头,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但是,他等不下去了,等不下去了。

书习远一把抱住孟梓涵的身体,尽管她的血会弄脏自己的衣衫,但是他不介意,就算自己有洁癖。

——————

救护车,救护车为什么还没有来,明明五分钟早已经过了,为什么为什么,梓涵你要撑住啊,撑住,我会救活你的,哪怕倾尽所有。

书习远疯狂的跑出酒店,而此时的救护车也已经到来了,红色加蓝色的灯光是那么的刺眼,要是有如果,他宁愿一辈子都不要看到这可恶的东西。

呵,要是怀中的孟梓涵知道自己此时就像一个公主一样,被一个宛如王子的男人怀抱在胸膛,她该有多开心啊,可是,此时的她,是一个快要死去的女人,一个即将踏入阎王殿的女人,就算再多的怀抱,再多的温暖也融化不了此时她那就像冰块的身体,也融化不了那颗已经死去的心。

这几年,书习远一直都远远的观察着,监视着孟梓涵,他知道,她在南子谦那里所受的苦,是常人无法比拟的,她的心也许早已千疮百孔,也许......

“快,快,快,快把病人抬上救护车,车上护士医生都赶快下来,这个病人的伤很严重,需要做紧急手术,联系医院里面的值班医生,叫他们准备好麻醉药。”从救护车里面出来的医生看了孟梓涵身上的布料,就知道她是个非富即贵的小姐,而他们一看就知道非常有钱,他必须要对病人表现出非常关心的样子,说不定还能升职。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