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服刚好合身,柴雪穿上就没脱下来,而店员选的鞋子也衬,于是就爽快地结了帐。

两店员尴尬地不敢多说,殷勤地送她出去,并连声说欢迎下次再来。

柴雪看眼门口的商标,记住了门面,她以后才不会再来呢!

商场的地下停车场里,柴雪手拎着购物袋,另一只手在包里边走边掏寻着车钥匙。

这个时间段,商场里也不见有多少人,因此停车场上也不见有多少车停着,除了柴雪的脚步声,四周都显得很安静。

离着车子还有几步路时,柴雪按下了车匙,停在不远处的车子立即闪动几下车灯。

柴雪立即快步上前去,可刚跨出两步,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身一言不发地看着站在身后的人。

只见身穿着黑色紧身超短裙的江幼菱不知何时一声不响地站在柴雪的身后,一头大波浪卷的长发松松地披在雪白的肩膀上,两眼颇具深意地看着柴雪。妆容妩媚,着穿妖绕,就算是柴雪这个不算是丑女的女人看了也自觉自惭形愧。

当捕捉到柴雪眼中一闪而过的自卑后,江幼菱才收回一脸似笑非笑的笑意,改而勾起红唇,露出一个讥笑的眼神,语气也尽显不屑:“这是什么牌子的衣服呀?你穿这些出去,不就是打乔瑞的脸,给他难堪吗?总裁夫人!呵,你根本就不配!”

很明显,一到无人看见的地方,江幼菱就开始原形毕露了。

柴雪眼中闪过一抹怒意,拎着袋子的手紧握起来,抬眼回以冷冷的一瞥:“江小姐,此处并没有其他人,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何必冷言冷语地说着这些不关痛痒的事呢?更何况对于我的穿着打扮,身为乔家的人都没谁提出过什么异议,你一个外人操心有个卵用?”

 “嗤”没想到江幼菱这下学精了,没有一下子被套进柴雪的反击中,反而嗤笑出声:“你倒会为自己想借口的,不过不妨提醒你一句,人家那是眼不见为净,你说看都不想看的事物,还能指望人家有什么意见呢?”

 好家伙,江幼菱这句话正好戳中柴雪的痛处,柴雪一时找不到什么话来反击,紧握着的手再次用力,连指甲陷入皮肉都不自知。

 当然,柴雪这样的反应虽做得隐忍,却逃不过一直注视着她的江幼菱,只听江幼菱充满得意与炫耀的语气笑着道:“哎哟,柴雪呀柴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哦,不仅是我还有乔瑞,好像都该喊你一声大姐的,对不对?”

 闻言,柴雪猛然看向江幼菱,可冷然的眼光止不住江幼菱继续讽刺的话:“哎呀,柴大姐,这一大早的就出来逛街,是来买菜呢?还是来扫些打折的清仓货呢?依我看,这两样都有吧!看,这些都不知是哪个蹩脚牌子在清货,也只能吸引了柴大姐这相当独特的眼光了!”

 越来越肆无忌惮的了,江幼菱不仅将话题升级,更暗指着柴雪不仅年纪大,与乔瑞在一起是老牛吃嫩草的,当然这嫩草指的是乔瑞。还讽刺柴雪没眼光,低俗。

 眼看着江幼菱扭着细腰要向自己靠近时,柴雪忍无可忍了,好不容易狠下心来买下这些贵到令人像剜下块肉的东西,却被江幼菱轻飘飘地几句话就贬一文不值的,任谁听了也不服气。

 柴雪不觉怒视向江幼菱,冷冷地道:“总比那些总是伸手要的米虫令人省心些。”

 “呵!米虫,那也是人家的资本。”江幼菱已走到近前,突然伸出一只涂满了血红指甲令柴雪见了忍不住吓一跳的葱白手指,就那毫无顾忌地弹弹柴雪的衣领处,尔后就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柴大姐,这样的生活你再活上几世也讨不来。所以就算给顶高帽你戴着,那满身的俗气是怎么也骗不了人的。”

 然后在柴雪再次想要发怒之前,江幼菱就猛然地缩回自己的手,然后像躲避瘟神那样,转身扭动着水蛇腰,踩着高跟鞋妖绕地跨上停在旁边的豪华跑车上,扬起车灯特高调地绝尘而去了。

 而柴雪则强憋着一口气站在原地,望着那远去的车影,也只得咬碎牙和血吞的。

 回到家时,不见乔瑞有回来过,也不见打电话来。但经江幼菱一闹,柴雪也没太多的期待了,看来只有她一个人回去了。

 只是,柴雪默默地看眼随意丢在地上的购物袋子,不禁沉默了起来。

最后她将所买的礼品重新整理一遍,而那几袋衣服却随手地塞进衣柜的角落里,根本没打算穿的样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