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昨晚对我太好了?你那也叫好?差点将我,差点……你简直混蛋!”柴雪脸红了,话不成话的,此时她脑海里浮现的是乔瑞昨晚差点强她的画面。

“混蛋?你居然敢骂我?”乔瑞也憋了一脸,可又不好意思说出昨晚照顾她的情景,只好指着柴雪,怒目而瞪。

柴雪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吃错药没?居然公然与他对抗,还别说心里真有点发咻,就怕他又抽疯地动起粗来,或者将他气跑,再来个永不回来的情形。

果然,柴雪没猜错,乔瑞瞪了她一会后,转身就走出饭厅。

柴雪难掩失望,有点后悔将他气跑了。但是自己也绝不允许他指着鼻子骂自己那些话的,所以柴雪挺起腰身也走出饭厅。

饭厅与大厅之间有道屏风墙隔着,柴雪只顾着走路没注意,与去而复返的乔瑞撞了个正着,不禁哎哟叫一声,捂着撞疼的鼻子不知是惊还是喜?

乔瑞只看她一眼,乌黑的眸子深邃得像颗黑曜石,仿佛是雕塑师用美工刀削过的下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那么的完美,加上顶级的身价,全身三百六十度似乎都在发出耀眼的光芒。

如此出色的男人,若说他的身边没有莺莺燕燕环绕的话,谁信呢?

唉,柴雪垂眸,不想纠结于这种她无力改变的事实。

看着眼前这个因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梳理头发而显得有点篷松的发顶,乔瑞的心底突然淌过一股暖意,不知不觉地眼神也闪过一丝温柔,只是一闪而过而以,乔瑞并没太在意,也许他根本还没意示到自己本身的这些微妙的改变,只是紧抿下唇,才开口道:“折腾一晚上了,来喝点粥吧!”

窘然间,柴雪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好像不相信眼前的人是乔瑞,怎么突然会对她这样温柔地说话?

乔瑞却别扭地瞪她一眼:“看什么看?忘恩负义的家伙!病死算了!”

哦!这一刹那间柴雪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晕倒后是乔瑞把她抱回来的,然后照顾了自己一晚上。

本来是很感动的时刻,不知怎的柴雪突然想起江幼菱在医院里刺激她的一幕,陪了她一夜,嘿嘿,她也能享受到了!

柴雪低头吃吃地笑着,然后竟脱口而出:“不知是我病还是你病?或者是世界突然逆转了,居然能让你照顾我一夜!”

闻言,乔瑞也愣神了,其实他也搞不清楚自己会有耐心照顾她一夜,还一早跑出去买早餐,当时就想着怕她醒来后肚子会饿,并没在意太多,于是就去做了。

现在想来,确实与他一贯对她的态度相悖了。乔瑞没出声,径直走到饭桌前坐下,自顾自地吃起早餐。

柴雪撇下嘴,以为说错话了,不敢再多说,也走到桌前坐下来。

乔瑞给她买的是瘦肉粥早点,清清淡淡,很适合她发烧后的口味。

柴雪眯着眼,第一次与他这样和平地吃着早餐,心里感觉暖暖的,不知他们的关系会不会因这件事而缓和下来,好好地相处?

再看乔瑞,静静地喝着咖啡,吃三明治半点屑也没掉过,每个动作都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他良好的家教,那么地从容与优雅。迎着晨光,眉目疏朗,唯美得令人赏心悦目。

柴雪无意中抬起头,就捕捉到这个画面,不禁呆住,调羹里的粥停在嘴边,滴滴往下落,她都没注意到。

突然袭来的灼热感,乔瑞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动作不停,可眼角余光看到柴雪的模样后,不自觉得翘起嘴角,脸微微发烫。

“铛”调羹掉落,粥水溅起落到柴雪的脸上,柴雪还一副沉迷而无法自拔的神情:天,乔瑞竟对着她笑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