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柴雪醒来时,屋里只她一个人。

柴雪没多想,屋里本就只会有她一个人,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喉咙干得像着火般,很想喝口水,遂起身去倒水喝。

起身之即柴雪傻眼了:衣服,衣服,她的衣服怎变成这样?是谁给她换的?还有,她昨晚好像追乔瑞时晕倒在外面的,现在却好端端地躺在床上了。

柴雪不顾还有点无力的身子,跳下床,连鞋也不及穿上就向外跑去,边跑还边喊:“谁在这里?是小池吗?”

因昨天回来时问过门卫,知道是顾小池打电话叫人过来送她去医院的,所以现在她也以为是顾小池又打不到她的电话,担心她出事找过来了。

可是他也不能给她换衣服啊,他是男人!

柴雪想到这脸刷一下红了,不是羞的,是气的,顾小池怎能给她换衣服!

厅里没有,柴雪继续喊着,以为在厨房,遂又走到厨房去。

厅外大门处传来开门声,柴雪转过来就直接大喊一声:“顾小池!你怎么给我换衣服了?”

乔瑞鞋子还没换好,听了她的话,眼中闪过错愕,下一秒快步地走进厅里,手里还提着一袋刚买回来的早餐。

把早餐随手放下,柴雪的话他一字不差全听到了,遂一看见柴雪的身影就怒道:“柴雪,你长本事了,当着我的面养起男人了!”

“啊?”柴雪见是乔瑞有点反应不过来,一脸愕然地看着满脸怒容的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乔瑞见她这副样子更来气,以为被自己说中了,一手揪着她的衣领气急败坏地吼道:“本来我还以为那些衣服是为我准备的,没想到却是我会错意了。柴雪,我突然觉得你好假,整天摆着一张臭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多清高,知道的你是有多么的肮脏!”

闻言,柴雪的身子摇晃一下,虽然每次见面都要忍受他的恶言恶语,可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直白,字字句句猛敲在她心上,就像一把锥子在一下一下地刺在心上。

柴雪好不容易红润起来的脸色又变得一片惨白,眼中一片失望,紧盯着乔瑞咬着牙一字一句清冷地说道:“我告诉你,在这个家我柴雪有资格摆任何的臭脸吗?摆清高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既然你那么地不善代我,那又何太在意我的为人呢!而你口中所为的肮脏只是你自己极端的看法罢了,我从未做过对不起任何人的事,包括你。如果你说的是那柜子里的衣服,我承认是真为你准备的。”

乔瑞眼神闪下,却嘴硬地又吼道:“我不信,明明你刚才喊的人不是我。一个女人一大清早地在自己屋里喊别的男人的名字,这还不足以说明些什么吗?”

“如果因为我喊错人而造成你在这里抽风的话,我可以道歉,对不起!”柴雪微点下头。

这一下柴雪清冷的表情,放大在乔瑞眼前,那倔强的嘴角更让乔瑞一时花了眼,如果这才是柴雪本色,乔瑞倒是乐意,比平常那唯唯是诺的样子可爱多了。

想到这,乔瑞脸上有神情缓和了些,但随即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的,一位大男人只因点小事就捕风捉影,在女人面前大吵大闹的,的确有失乔瑞一直以来的英名形象。

遂乔瑞缓缓地放开柴雪的衣领,可一向强势惯的他哪那么容易妥协,更别说从来就没人敢当面这样子说他的。

于是乔瑞只闪了念头就又显出一副不容置疑的神情,简直鸡蛋里挑石头般转口又道:“你才抽风,没事喊什么喊?”

“我喊什么你管得着,况且你从不管我做什么的。”这下柴雪也委屈了,并抓紧机会控诉了一把。

“柴雪,不要给你点颜色就开起染坊了,居然学会顶嘴!是不是我昨晚对你太好,以至于胆子都肥了,岂有此理!”乔瑞突然恼羞成怒地指着柴雪道,只是脸上的神情有点古怪,想发怒又像很难为情的样子。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