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就在风啸宇一颗心沉到谷底,快要绝望的时候,一声叹息在他的心中响起。

“小子,接下来放松你的心神,我来控制你的身体,千万不要反抗!”

“小喵”听到心中的声音,风啸宇眼皮一跳,心里想着小喵果然不一般,短暂的惊讶过后便放松了心神,按照小喵去做了。

正在一边商量着该怎么处理风家人的时候,闾墨三人突然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让人心悸的能量波动,回头看的时候,三人的眼睛里流露出了骇人的眼光。

没错,爆发出这股能量的正是被他们忽视掉的风啸宇,只是在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白家的人就被一股毁灭性的的能量轰成了灰烬。

眼前这戏剧性的一幕也看在了风凌云的眼中,双目死死地盯着自己一直以来被称为废物的侄子,风凌云的就感觉在梦幻中一样,刚才那股能量绝对超过了天元境的实力。

就在风凌云想要问风啸宇的时候,突然看到风啸宇直直的倒了下来,风凌云见状赶紧将风啸宇接住。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风啸宇是自己的侄子,总归不是什么坏事,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回去再问清楚就好了。

……

在风家另外一间房子里,一个身穿风家护卫服装的年轻人正毕恭毕敬,低着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他的面前,一个中年人中盘膝而坐,双目自然的闭着,平静的面色与房间的气氛一点都不相符。

“你说,他们回来了?”

一个冷淡,听不出感情的声音,在屋子里面响起。

听到这平静的声音,站着的人脸色苍白,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因为他知道,此时的平静正是中年人愤怒到了极点的表现,想起中年人发起火来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是的,刚才小的…小的看见他们回到了枫雅居,三爷…三爷重伤昏迷,还…还有小三爷也…也昏迷了,其余的人差不多都死了。”

似乎是心中的恐惧到达了极点,护卫颤抖着说道,依然低着头,不敢抬头。

看中年人并没有反应,年轻护卫的额头冒起了冷汗,此时他感受到无比的压抑,不料,出乎他意料的是中年人并没有发火。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听到中年人淡淡的声音,年轻护卫如蒙大赦般退出了房间,出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全身湿透。

房中,中年人猛然睁开了双眼,精光乍现。

“白家,没用的废物,还是要我亲自出手!”

……

与此同时,风家的枫雅居。

在风凌云的渡气之下,风凌天和风啸宇从昏迷的状态醒了过来。听到风凌云将风啸宇最后的异常表现说了一遍之后,不光是风凌天说不出话来,就连风啸宇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自己的父亲和二伯盯着自己的眼神,风啸宇感觉实在是一个头两个大。

“肯定是小喵干的!”

不过一瞬间的恍惚后,风啸宇想起之前小喵对自己说的话,风啸宇心中暗自说道。

“不过,小喵曾经说过,不要将它和‘灵决’的事说出去,还是继续装傻吧。”

风啸宇心中一动,立即表情木然的看着风凌云,“二伯,你是说…我一下子干掉了一个天元境强者,两个地元境巅峰强者?”

“呃…”

看着风啸宇,风凌云不禁一阵无语,“你自己干的事,你还来问我?”,不过看到风啸宇的样子,风凌云只得点了点头。

“哦!我怎么一点映象都没有!二伯你快说说,我的样子是不是帅呆了?”

闻言风凌云的头上立马挂了几条黑线,风啸宇这小子根本就像是没有一点危机意识,还关心这些东西。

“好了,既然啸宇不记得,反正我们也没事,说不定是有路过的前辈看不惯白家的作风,帮了我们一把呢。”

风凌天突然开口道,只是在说完之后还深深地看了一眼风啸宇,正好与风啸宇的目光碰上。

带着将信将疑的神情,风凌云也没问什么了。

“没想到我风家竟然有人和白家勾结,要是让我知道,一定饶不了他!”

想起之前闾墨说过的话,风凌云的脸上闪过一丝鲜红,整个人怒气勃发,狠狠的道。

“我也没想到我风家会有叛徒,不过现在既然知道了,我们就防着点,顺便将他抓出来!”闻言风凌天也是一脸的愤怒。

“也只有这样了。”

“好了,既然我们没事,啸宇你就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和你二伯还有点事。”

风啸宇没有想什么,说了声好就离开了。

在风啸宇离开之后,风凌云和风凌天的脸色一正,风凌天的眉头形成了一个‘川’字,看着风凌云。

“二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就祈祷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吧。”风凌云叹息一声,随即看向风凌天。

“三弟,你觉不觉得啸宇这孩子有点奇怪啊?”

“二哥你就不要多想了,就算啸宇有什么秘密,也还是我风家的后辈,是不会对我风家不利的。”闻言风凌天看着风凌云,一脸认真的道。

“也对,倒是我多心了。”不管怎么活,风啸宇都是风家的子弟,想到这里,风凌云微微一笑,就不在想这事了。

只是风凌天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话说另一边,风啸宇回到家中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在心中喊着小喵,可是却没有得到回答,让风啸宇本来就忐忑不安的心更加的焦急了起来。

压抑着不安与焦虑,风啸宇来到了戒指空间里面,还是像以前一样,苍茫一片。

“小喵!”

周围一片死寂,广袤的空间像是在吞噬着声音一样,一丝回声都没有。

“小子,你…吵到..我了…”

骤然,一丝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传来,虽然微弱,但是在这寂静无声的空间中,风啸宇觉得如雷声一般,立即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

出现在风啸宇视线里的是一只比之前更加小的动物,不仅如此,它的身体像是要在这无尽的虚空之中虚化了一样,只是风啸宇知道,这就是小喵。

只是现在的小喵却流露出了极其人性化的表情,紧紧的皱着眉头,半醒半昏迷的状态中蜷缩着身体,似乎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嘴角还挂着一丝鲜血。

“你怎么样了?这怎么回事?!”

看到小喵的状况,风啸宇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看着情况不容乐观的小喵,风啸宇却是不知所措。

“还..死不了…”

知道风啸宇来了的时候,小喵的似乎清醒了不少,只是依然虚弱。

“没想到计划得提前了,你准备一下,我们去暗黑山脉。”

稍微调息一下自己状态,小喵看着风啸宇说道。

“以你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完全吸收火之灵的能量,本来想等你入人元境之后再去,但是这次我强行用秘法用了不该用的实力,受到了极大的反噬,所以我们要提前去了,我需要一点能量恢复伤势。”

似乎是还怕风啸宇担心,小喵看了看风啸宇,补充道,“我会将多余的能量封印在你的体内,不用担心承受不了。”

说完之后,小喵就好像被抽空了一般,软倒在地,只是眼睛还是看着风啸宇。

“好,我去准备准备,你好好调养。”

听到有办法能让小喵恢复伤势,风啸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让小喵心中一股暖流涌过。

旭日东升,风家的一座大殿里。

“什么?!你要独自去暗黑山脉?!”

风凌云略有些激动的声音响彻整座大殿,一旁神情平静的风凌天也带有一起疑惑的看着风啸宇,他知道风啸宇不会没有理由的乱来。

“是的,也怪我没和你们说,前几天我遇到了一个老人,他说我是特殊体质,呆在这却是个武道废物,所以收我为徒,并传授给了我一门功法,只是他老人家说又是要离开了,所以在离开之前要带我去暗黑山脉找一样东西让我来修炼这门功法。”

早就想好的措辞,风啸宇平淡的说道。

“有这事?”

闻言风凌云不禁一脸疑惑,不过想到风啸宇之前确实是一直被当做废物,现在突然突破到了五截截灵力段,加上之前那一次的神秘爆发,风凌云觉得倒是可以解释的通。

“既然这样,啸宇你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你师傅他老人家,也好让我这个做爹的感谢他一番。”风凌天突然开口道。

“父亲,师傅他老人家早就知道你们知道后肯定会要见他,所以早就说了以后会见的,只是现在时间不允许。”风啸宇苦笑的摇摇头,表现出一种无奈的样子。

闻言风凌天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过风凌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想想之前那人的实力,风凌云就十分放心的说道,“既然这样,啸宇你就去吧。”

简单的说了几句让风凌天放心的话之后,风啸宇便离开了大殿,准备出发。

苍茫大地之上,遥遥没有边际,离开风家的风啸宇骑在马上,驰骋于天地之间,向着暗黑山脉前行。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