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小喵往这个空间的深处走去,小喵是风啸宇为眼前的“神兽”在心里取的名字,就是不敢说出来。

风啸宇发现这里除了眼前的小不点就没有其他的活物了,看着在前面一扭一扭的小喵,风啸宇心中突然觉得那小不点也是挺可怜的。

“到了,小子,把你在山洞里得到的东西拿出来。”

就在风啸宇还在想着小喵独自生活在这里有多么不容易的时候,小喵的声音突然传来,将风啸宇心中先前的那一点同情赶的一丝不剩。

这时候风啸宇才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祭坛之前,在祭坛之上有着一个石柱,中央有着一个石盒,只不过石盒是紧闭的状态,在它的中心有着一个缺口,风啸宇总觉得这个缺口有点熟悉。

“叫你呢,还想不想得到那样东西了!”在风啸宇观察周围的一切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了小喵的声音。

“拿什么东西?我哪知道我在山洞里得到了什么,要是知道我还问你啊。”

听见小喵的话,风啸宇心中不禁又是一阵郁闷,不管是自己的父亲,还是神秘人,还是眼前这只小不点,都说自己得到了什么,但是风啸宇那个时候除了感受到痛之外,可什么都不知道。

此时郁闷的不光是风啸宇一个,就连在一旁的小喵都觉得自己怎么碰到了一个这样的傻货。

“算了,和你说也是白说,我自己来拿。”说着小喵便一闪就失去了身影,在外界可以看到一道黑影从风啸宇手上的戒指进入了风啸宇的丹田部位。

没过多久风啸宇便看到小喵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看着眼前的小不点,风啸宇满脸的不可思议,因为这种速度风啸宇只看到风凌天施展过。

“你竟然是天元境强者?!”风啸宇终究还是没忍住问道。

“呃…天元境就算强者了?真是没见过世面。”看着风啸宇,小喵一脸鄙视的道。

听到小喵的回答,风啸宇没有在意小喵的鄙视眼光,有的只是心中的震撼。要知道,天元境强者可是风啸宇可知范围内的最强者了。

“那这么说,你是超过天元境的强者了?!”终究没压抑住心中的激动,风啸宇迫不及待地问道。

看着风啸宇满脸激动的样子,小喵也是一阵无奈,不过想想这个地方,也就释然了。不过想到风啸宇问的,小喵不禁又有一丝尴尬。

“要是劳资没有被那东西伤过的话,天元境的蝼蚁本神兽一爪子就能搞定。”小喵傲然的说道,不过怎么听都有点中气不足的样子。

“也就是说没有天元境的实力咯,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抓到了小喵的把柄,风啸宇终于扬眉吐气的鄙视了小喵一回,不过想到小喵的速度,风啸宇又是有点疑惑。

看着风啸宇的表情,小喵似乎是猜到了风啸宇的疑惑,便开口说道。

“有那么快的速度是我的天赋,不用想太多。”

“好吧。”看着眼前的小喵,风啸宇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讨厌。

“好了,该做正事了。”小喵的语气突然严肃了起来,风啸宇感觉到小喵在这一刻竟然有意思的紧张,甚至,还有着一丝的兴奋。

只见小喵将一块白色的‘石头’放入到了石盒中心部位,风啸宇看到那块石头,立马想起那天在山洞出来之后,那个池子里原有的那块石头,也就是小喵现在拿着的这块石头不见了,风啸宇还感到奇怪呢,没想到自己一直带着它。

当小喵将‘石头’放下去之后,便看到放‘石头’的部位开始发光,就好像融化了一般,那块‘石头’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之后,整个石盒慢慢打开,然后风啸宇就看到一道耀眼的白光冲天而起,直接划破苍穹,消失不见。

……

就在白光冲天而起的那一瞬间,大陆的某个隐秘的地方,有着一方独立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一声叹息突然响彻整个天际。

“要归来了吗?希望这一次不要发生意外啊…”

……

而身处这一方小世界的风啸宇看到白光的那一刹那,就感觉自己就像被洗礼了一遍一样,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洗礼,感觉自己的神识空灵了许多。

白色光芒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同样快,就在白光消失之后,风啸宇发现石盒已经完全打开了,在它的里面躺着一本古老的书,上面写着---《灵决》!

在一旁的小喵看到这一刻心中也是震撼不已,“没想到让老子差点连命都丢掉的东西,这么容易就让这小子得到了,看来父亲说的没错,一切都早就注定了的啊!”

风啸宇看着眼前的灵决,心中的意思怪异感觉让他忍不住的伸手就去拿《灵决》,不过就在风啸宇刚碰到《灵决》的哪一刹那,突然发现眼前的《灵决》竟然化作一缕白色的流光,一下子就没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就在风啸宇准备好好看一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小喵焦急的声音。

“先出去,快,有人来找你了,这件事情你必须对别人保密,记住是任何人!”

听到小喵的话,风啸宇心中不由得带着一丝疑惑,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小喵愿意这么帮自己,就肯定不会对自己不利。

想到这风啸宇立马将神识退出了这个空间,回到了现实之中。回头一看,发现来找自己的竟然是自己二叔的小女儿风雅。

风雅比风啸宇小两岁,在这风家年轻一辈之中,唯一没有看不起风啸宇,也是唯一和风啸宇关系不错的也就只有风雅了。

“小雅,怎么了?”

看着朝自己跑来的风雅脸上还带着焦急的神情,风啸宇不禁问道。

“哥,快跟我走,三姨她…她…”

来到风啸宇的面前,风雅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道,不过由于走的着急,还没说完就喘不上气了。

“小雅,我娘怎么了?!”听到风雅提到自己的母亲,而且还是一副焦急的样子,风啸宇心中一凸,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三姨她中了断魂草之毒,已经昏迷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听到风雅的话,风啸宇突然脑子一片空白,本能的用尽全力往回奔跑。

回到家便发现柳蓝烟躺在床上,嘴唇紫黑,风凌天坐在一旁,一脸的平静,不过风啸宇可感觉到此时的风凌天有多么的愤怒。

“爹,怎么回事,娘怎么会中毒?!”

看到这一幕,风啸宇焦急的向风凌天问道,不过风凌天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柳蓝烟,因为他知道什么是断魂草,所谓断魂草,即无视肉体,直创神识,断人灵魂,直至烟消云散。除非有逆天神药救治,不然神都救不了。

“不知道白家最近在哪请来了一位毒师,好像品阶还不低,你娘就是因为遭到那位毒师的毒手防不胜防才……唉…”

白家,和风家一样,同为天风镇三大家族之一,只是这些年一直被风家压了一头。

“什么,毒师?!”听到风凌云的话,虽然不知道断魂草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对于毒师这个称号风啸宇还是听说过的,传闻中毒师下手无处不能,是所有的武者都不愿意招惹的一群人。

不仅仅是因为毒师的不好防,更是因为毒师下手一般都是要命的,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遭毒师下手之人多半是凶多吉少的。一想到这个,风啸宇心中不由得更加的着急了。

就在风啸宇心神不安的时候,突然感觉手指上面的戒指突然闪了一下。风啸宇的脑海里也传来了小喵的呼唤。

其实虽然存在于风啸宇手指上的戒指之中,但是小喵还是可以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的,刚才它在戒指之中看到柳蓝烟的情况,就知道不妙,所以就提出来帮忙。

“小子,你母亲这样的情况确实是很严重,但是也并不是没有办法补救。”

“什么?!你有办法?”听到小喵的话,风啸宇激动地问道。

“当然,虽说这断魂草很是棘手,但是你别忘了我可是神兽,神兽的血液就是神药的,还怕救不了你母亲么,只是…”

本来听到小喵那么一说,风啸宇的心就要放下了,但是听完小喵的话,风啸宇心中又是一凸。

“只是什么?”

“只是我现在并非完整的神兽状态,所以我的血液并不能完全治好你母亲,只能抑制住毒性的发作,然后在将你母亲放入千年玄冰之中,便可以不死。”

“但如果想要你母亲完全康复的话,由于你母亲的境界只有天元境初期,所以还是必须找到万年神魂液,但是这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到小喵的话,风啸宇并没有去感叹柳蓝烟的修为之高,他的心中还是有点担心,但是一想到柳蓝烟不会有生命危险,也就稍微放下心了,只要有一线的希望,风啸宇就不会放弃,毕竟风啸宇不想再次体会失去母亲的感受。

“那就这样吧,拜托你了。”

风啸宇并不知道神兽血液对于神兽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但是小喵自己是知道的,但是想到很久以前那人对自己说的话,小喵决定试试。

“好了,你拿去救你母亲吧。”

过了一会儿之后,一粒水珠大小的血液漂浮在风啸宇的指尖,耳边也传来了小喵的声音,只是声音之中带有一丝虚弱的感觉。

由于太过担心柳蓝烟的风啸宇并没有注意到小喵的不一样,拿着‘神兽血’来到柳蓝烟的身旁,让风凌天叫其他的人暂时到外面去,便将它放入了柳蓝烟的口中,片刻之间柳蓝烟的嘴唇就恢复到了正常的颜色。

在一旁看着风啸宇做这一切的风凌天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风啸宇,等看到风啸宇肯定的目光之后,便也稍微安心了下来。

“爹,这只能抑制毒性不发作,但是要母亲痊愈的话还不知道要多久,所以您将母亲冰封到千年玄冰之中吧,这样才能保证母亲不会死去。”

看着风凌天稍带感激的目光,风啸宇再次开口道。

“不管有多么艰难,我一定会救活母亲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