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的期盼中,终于迎来了鹰族一年一度的成人礼。这一天所有人都停止修炼,来观礼。

一大早白滢就被林西伯伯叫了起来,进行焚香沐浴。随后雪姨也来了,雪姨作为白滢成年礼的赞者,细细地帮白滢疏理羽毛。然后白滢在雪姨的见证下,拜谢林西伯伯的养育之恩。

做完这一整套后,白滢就在林西伯伯和雪姨的带领下,来到族里的祠堂候着。白滢一行来得不算早,他们到时,祠堂前已有不少人在等候了,一只只即将举行成人礼的小鹰都是前呼后拥地被围着,每只小鹰在这一天都是公主和王子。只有白滢这行就雪姨和林西伯伯,显得相当冷清。

“滢儿!”突然一声欢快的叫声,白滢转身便看到一只黑中泛着淡淡紫色的小鹰飞过来。

“紫萝!你怎么来了?”白滢有些惊喜地问道。

“当然是来看你的成人礼啊。”紫萝笑嘻嘻地说,“七岁就脱离本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当然要来看看哆。”

话虽这么说,可是紫萝完全没必要这么早来祠堂等,要知道这些礼仪是相当繁复冗长的。白滢的心暖暖的,成人礼这一天有亲人,有朋友的观礼也就足够了。

随后族长和长老们都来了,主持成人礼的是四长老黑洁,此时,族长和长老们都换上了祭祀礼服,鹰族的祭祀礼服统一白色,在服饰上绣了各种黑鹰的图案。

白与黑两种极致碰撞,更加显得肃穆。白滢和其他参加成人礼的小鹰们跟在长老后面,走进祠堂,这个时候谁也不敢用飞的,一个个面容严肃,连走路都轻轻地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鹰族的祠堂是一个三进九厅的院子,进了祠堂的大门是首进正厅,左右两边各有东西厅,穿过首进正厅是一个相当宽阔的广场,广场两边有前东西厢房,再往前是中进正厅,两边也分中进东西厅。穿过中进大堂是一道中门,中门两边各有人把守。过了中门又一个宽大的院子,院子两边设有后东西厢房,正前方又是后进正厅,左右两边各设后进东西厅。

平时族里一般的活动都是在首进和中进大厅里完成,只有重要的祭祀才会开中门进入后进的院落。

白滢等小鹰在族长和各长老的带领下穿过中门,进入后进的正厅。正厅的案台上摆了一排的祖先牌位。在众多牌位中,中间一座牌位显得特别华丽威严,仿若帝王般俯视着下方。

白滢只是略一打量,便看到最正中的牌位上写着鹰皇两个大字。光是‘鹰皇’两个大字就给人无限的压力,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白滢心里不禁一跳,这就是鹰族最伟大的先祖鹰皇么?

白滢这一细微的举动,刚好被站在一边主持祭祀的四长老黑洁收进眼里,黑洁心中不禁暗自点头。这只小鹰看来不简单,那鹰皇的牌位,他们这些长老看着都有压力,更别说这些还未脱离本体的小鹰,其他小鹰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而这只小白鹰竟然悄悄打量了一番。

白滢并不知道她这无意间的举动,已引起了四长老的注意。

“跪拜行礼!”白滢来不及细细观看,便在四长老黑洁清亮的声音中,跟随着族长和长老们行礼。族长和长老们是双膝着地,双手向前趴下,而小鹰们则是双翅展开贴在光滑的地面,头低至下巴着地。这是鹰族最高的礼节,通常只有在拜祭先祖时才会行此礼。

随后,四长老开始念祭文:“维我始祖,赫赫扬扬,根深叶茂,源远流长,追惟吾祖,世德流芳,惠泽垂歴,裕远弥光,一时肇统,千古馨香,功虽有尽,福庇无疆,伟哉,祖德,奕世圭墇,卓矣宗功,源远流长,……”

冗长乏味的祭文念了近一个时辰。而白滢等人却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不变。

天渐渐亮了,外面一丝光线透进来,终于祭文念完了。一干人等陆续从地上爬起来。白滢运转灵力,将全身的肌肉都舒缓了一遍,才觉得好受一些。

随后是点本命灯,后进的正厅是摆放族里颇具影响力的人物的牌位,而后进西厅则是摆放族里普通人的牌位。在鹰族,大家都是以死后牌位进正厅为荣,因只有牌位摆在正厅才有资格受后辈最高礼节的祭拜。

后进东厅则是摆放本命灯的地方,每一位鹰族人都会在行成人礼这一天在这里点上一盏本命灯,人死灯灭,以此来判断族人的生死。特别是出外历练的人,只有以本命灯来判断生死。若本命灯灭了,即便未见尸首,族里也会给立牌位。

白滢等一干小鹰按照四长老的指示,将自身一滴含有一丝魂魄的精血滴入特制的灯座中。随后由四长老亲自点灯。然后将灯放在早已准备好,标有各人名字的位置上。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

点完本命灯,白滢等人才静静地从后进东厅中退了出来。之后的仪式将在中进举行。

族里一些较有影响力的人物都到齐了,观礼的族人被安排在中进广场的东西两边。这时天已大亮,广场上人声鼎沸。离仪式开始还有半个时辰,这段时间白滢等一干小鹰倒是可以到处走走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因此后面的仪式才是关键,小鹰们将要结丹真正脱离本体。

“滢儿,这边这边!”紫萝挥着翅膀向白滢招手。白滢见林西伯伯和雪姨也都在那边。而与他们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紫发老者,白滢记得当时进入聚灵塔时,开塔的就是这位老者。

“滢儿,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爷爷。爷爷,这就是我常跟您提起的白滢。”紫萝兴奋的分别向白滢和紫发老者介绍。

“白滢见过紫前辈!”白滢恭敬地向老者行了个晚辈礼,紫萝的爷爷紫擎天是族里唯一的三品阵法师,在整个东宵域都是非常有名望的人物,白滢是发自内心的恭敬。

“不用太见外。你和紫萝一样叫我爷爷就可以了。”老者摸着胡子笑着说,越看这白色小鹰越满意。

“紫爷爷!”白滢乖巧地从善如流道。

“好好,以后你和紫萝多到紫府去走走。”紫爷爷笑得合不拢嘴,那看白滢的眼神越发明亮了。

紫萝惊讶地看着爷爷,爷爷这是邀请滢儿去紫府么,爷爷可从来没邀请过谁去紫府别说是一个后辈了,就是族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没谁有这个荣幸。

而林西伯伯则是深深地看了紫擎天一眼,低下头若有所思。

“好的!”白滢点头应下了,有时间她倒真想去紫家看看,主要是她对阵法也是满感兴趣,即然能得紫家家主的邀请,哪有不应之理。

几人正在闲聊中,只听前进正厅传来一声通报声响起:“金鹏族,法长老到!”将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首进正厅。只见一中年男子,穿着金色的衣袍大踏步走来,身后还跟着四个少年男女。

五族长黑耀亲自将法长老一行人迎进了中进大堂,奉上茶。

不一会儿,通报声又响起:“隼族,矛长老到!”

“数斯族,皋长老到!”

“雕族,盅长老到!”

“重明族,圣女到!”

“百族联盟,副盟长到!”

这一声声的通报,如一块石头扔进了平静的水里,激起千层浪。这一个个可是各族里的大人物,甚至是族里的二把手啊,这鹰族一个小小的成人礼怎么会让这么多大人物到来呢?

广场里的族人显得相当激动。有的人一辈子也没见到这么多外族大人物,今天一次性就来了这么多怎能不激动。

“滢儿,你看那个是重明族的圣女哦。据说她八岁就脱离本体,现在十六岁已经是化婴期后期高手了。”紫萝兴奋地指着那一身白衣的少女,脸上因为激动而有些微红,眼睛看着重明族的圣女有崇拜有羡慕。

白滢只是淡淡一笑,“任何实力都是靠苦修而来,没有天生的高手,即便天赋再好也需要后天的努力。临渊羡渔,不如退而结网。”

白滢说得声音很轻,不过就站在她不远处的紫擎天还是听到了,不禁多看了她几眼,心里暗暗点头,随即转身对着紫萝说道:“你呀好好努力,别是光羡慕别人。“

紫萝背过身,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对白滢挤挤眼:看我爷爷就是爱教训人。

白滢丢给她一个白眼:身在福中不知福。

就在两人还在眉来眼去时,台上突然传来“吉时已到!”的声音。于是一百多只小鹰从各处飞出来,停在广场中央的圆形月台上,月台相当宽敞,一百多只小鹰站在上面也不嫌拥挤。

随后四长老黑洁也缓缓走上月台,在月台正前方站定,开始念祝词: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寿考维祺,以介景福,者酒既清,嘉荐亶时,始加元服,兄弟具来,孝友时格,永乃保之。者酒既湑,嘉荐伊脯,乃申其服,礼仪有序,祭此嘉爵,承天之佑。者酒令芳,笾豆有楚,咸加其服,希升折俎,承天之庆,寿福无疆。”

语毕,月台上的阵法启动,顿时一群小鹰被笼罩在一片绿色光幕中。此刻场外的众人都屏住气息等待。而阵内的一百多只小鹰舒展翅膀,接受绿光的沐浴。

仪式大约需要持续一个时辰,所以大家也不急,场外之人一边闲聊一边关注月台的情况。

“黑湛族长,听说你们此次成人礼有两个七岁的孩子。”金鹏族的法长老端着茶盏吹了吹,轻抿了一口,随意问道,后面站着的四位年轻男女也是眉毛一挑,望向月台。

黑湛只是哈哈大声,并没回答。心里却暗道,这些老狐狸,此次不正是听说了我鹰族有两名七岁的小鹰参加成人礼这才来的么。

“哈哈,是啊。黑湛族长,我也是听说你们鹰族有两只七岁的小鹰参加成人礼,到底是哪两只?”数斯族的皋长老是个瘦小的老头,虽然是笑着说话,可是眼里却是一片阴鸷。

“哈哈,让两位长老见笑了。”黑湛笑着说,“也不过是两名小女孩而已。”

听到是女孩,在场的几位外族长老脸上表情倒是放松了不少。无论是哪个族,都是重视男性多于女性,女性的天赋再高,也是无法像男性一样刻苦修炼。所以听到是女孩倒是让各位来宾的危机感减少了不少。只有重明族的圣女目光闪了闪,又恢复正常,微笑着喝茶。

东宵域六大族,哪个族里没几个天赋特高的,像金鹏族的少族长就是十岁脱离本体,还有数斯族、隼族、雕族都有这样的天才。只不过七岁脱离本体还没有。目前为止最早脱离本体的就是重明族的圣女了。

“黑族长,我们东宵六大族向来是一体,这也是我们东宵域能够立足幽冥东陆的根本。”隼族的矛长老笑呵呵地说道,黑湛不禁皱了皱眉,直觉这矛长老定是还有后话。

“其实我这次来也是带了族长和各位长老的诚意来的,希望我们鹰族和隼族能够联姻,以此巩固两族的情谊。”隼族的话音刚落,黑湛和各位长老脸色顿时不好看了。

而数斯族、雕族的长老也不禁皱起眉头,心里腹诽,真是只老狐狸,估计是早就打听好了此次七岁就脱离本体的两只小鹰是女孩。转而又捶胸顿足,自个儿族里的情报怎就没别人详细呢,不然他们也带了联姻文书过来。

“哈哈,这隼族长老倒是和我族的想法不谋而合啊。”金鹏族的法长老笑着说。

黑湛和各位长老的脸色越加难看了,心里暗骂他们,真不脸,我们鹰族好不容易出现两颗好苗子,你们就想通过联姻的方式抢去。心里虽这么想,面上却不能这么说。

“哈哈,皋长老和法长老真会开玩笑,来喝茶。”黑湛笑着打哈哈,也打破了刚刚那有些压抑的气氛。

雕族和数斯族长老也是一笑,他们虽然不愿意鹰族再出两名优秀后辈,但同样也不希望鹏族和隼族得逞。

而鹏族的法长老和隼族的矛长老脸沉了沉,却没逼得太紧。再怎么说这鹰族也是六大族之一,虽然这几年来有些式微,最近几次的六族争霸赛都排在末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还得慢慢来。

随后的气氛倒是有些沉闷得压抑。而在广场上的族人却是不管这正厅里的气氛,他们所关心的也是那月台上的成人仪式。

月台上一百多只小鹰都在不停地吸收着这绿色光芒,通过阵法加快体内已液化的灵力结丹。参加成人礼的这一百多只小鹰都是灵力达到四段,体内的灵力已全部液,就差结丹这一步。

原本这结丹通过个人修炼也是能够完成的,只是这过程会比较缓慢,需要的时间会比较长。后来不知道谁发明了一种魔法阵,能够辅助结丹。将结丹的时间大大缩短了。这个魔法阵也被称为结丹魔法阵。

结丹魔法阵并不算是秘密,东宵域六大族内都有一个,就是百族联盟内也有一个。只不过这魔法阵的构筑需要大量的能量晶石,耗资巨大。普通的小族没这个实力建造。

不得不说这发明这魔法阵的人真是天才,他将魔法和阵法相结合起来,至今为止所说的魔法阵也就这一个。至今世上真正的魔法阵师是没有的,据说这个魔法阵也是偶然间创造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时辰过去了,一百多只小鹰还没有一只小鹰结丹成功。不过这也正常,以往最快也要半个时辰后才会有人陆续结丹成功。

月台上由于绿色光幕笼照,台外的人看不清楚台内的情况。而由于魔法阵的阻挡,神识也是无法轻易探进去的。

台内一只只小鹰闭着眼睛,头上都隐隐冒着汗珠。这个时候谁也顾不上周围的情况。有些到了关键时候还服用了有助结丹的碧玉丹,不过碧玉丹虽然是一纹丹药,也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的。能常也是家底较雄厚,资质又稍差一点的人才会用碧玉丹。

在一群小鹰中最轻松的便算是旁边角落那只白色小鹰了,白滢早已脱离本体,此次来参加成人礼,也不过了走个程序,自然没什么压力。她现在也不急着脱离本体,枪打出头鸟,本就因为七岁脱离本体而惹人注意了,现在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做第一个脱离本体的人。

她悄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妮西,见她羽毛上虽然也冒了一层的汗珠,不过这会儿似乎放松了下来,应该是过了关键部分了。至少等她成功脱离本体再说吧,就让她去做这个第一,白滢暗想。要不是为了方便修炼,她也不至于要这么早暴露自己的实力。

闲着无事,白滢倒是有闲情研究起这魔法阵来,只是越研究越是心惊,这阵法之巧妙,她完全看不懂,只知道它的玄妙。在阵法宫里她也自认为阵法入了门,可是一看这魔法阵,她就有点汗颜了,心里的那点自豪感也消失得干干净净,再也不敢有丝毫的骄傲之心。

突然听到场外一阵骚动,白滢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有人结丹成功了,此刻台上一束白色光芒的冲天而起,照亮半边天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