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它的描述,这只白色的小动物很可能就是灵兽。白滢仔细观察,这只小动作,脸窄窄的,嘴尖尖,耳朵圆圆的,尾毛蓬松,全身毛色雪白,有点像是玄品低阶魔兽青面狐。但是和青面狐又有所不同。青面狐的毛色是棕色的,只有脸部的毛是青色的,所以称为青面狐。

但是这只小动物全身的毛是雪白的,没有一点杂质,乍一看像一团雪白的棉花。如果这只像棉花一样的小动物真是灵兽的话,那不炼化它也未尝不何,不过若真是灵兽,就这么放了它岂不可惜。何况它似乎还相当幼小。

白滢眼珠子一动,计上心来。于是她故作为难的说,“你说的太不可思议了,我怎么相信你?万一你欺骗我怎么办?我现在手上就这么一部灵技可以修炼,而且还是千辛万苦去闯聚灵塔才得来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发誓。”白色小兽见白滢不信它,急了,指天就要发誓。发誓对于修炼之人来说是相当重的,特别是对修炼魂力的人来说。

白滢摇了摇头说,“发誓对我们修炼的人类来说是很有用,可是对于魔兽来说就未必有用了。”白滢并未说灵兽,而是说魔兽。因为人们对灵兽的渴求,若是她表明自己一开始就知道它是灵兽,估计这小家伙会提高警惕,那么她接下来的计划就未必能够实施了。

“那你说,你怎么样才能相信。”白色小兽没撤了,气呼呼地说。白滢等的就是这句话。

“对于我们人类来说,一般发誓就可以了。可是发誓对魔兽来说未必有用。人类与魔兽之间要完全的信任只有签订契约。”白滢颇为难地看着白色小兽,眼睛透出来的也是相当无奈。

“签订契约?不行,不行。 我们是不会和人类签订契的。”白色小兽一听是签订契约,头摇得跟拔浪鼓似的。

“那就没办法了,我只好炼化你了。”说罢,白滢还自言自语地说,“我还是傻了,怎么会听一个技灵在这里胡诌呢。技灵本来就是拿来炼化的啊。”虽是自言自语,声音却足够让白色小兽听到了。

“啊,等等,你等等。”一听说要炼化它,白色小兽急了,“你再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好吧,那你再想想,不过,别想太久哦。我还得抓紧时间修炼呢。”说着白滢扬了扬手中的玉简,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再没想好,她可要修炼沧水经了,修炼沧水经自然要炼化技灵了。

见到白滢扬起玉简,白色小兽不禁缩了缩脖子,“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不能签订主仆契约。我们灵狐一族,从未和别人签订过主仆契约。我要是契定了主仆契约,祖先们死了也会爬起来把我一起拉下去。”白色小兽委屈地说。

“灵狐一族,原来你还真是狐啊。那不签订主仆契约还能签什么契约?”据白滢所知,人与魔兽只能签订主仆契约啊。

“你还真是孤陋寡闻啊。”小灵狐白了她一眼,白滢尴尬地红了脸,被一只小兽斥为孤陋寡闻还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在我的传承记忆中,最早被发明的可是伙伴之间的平等契约。只是后来你们人类不断改进,才变成了主仆契约。主仆契约是单方面强制签订的,而伙伴之间的平等契约却是要双方自愿签订。”

白滢汗颜,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平等契约怎么签订,白滢看向小灵狐,她可不会平等契的签订。

“放心吧,我的传承记忆里有平等契约的签订方法。你等等,我找找。”说完,小灵狐闭上眼睛,似在回忆。

过了半刻钟,小灵狐突然睁开眼睛,“有了!好了,你现在按着我说的做。”接着灵狐将平等契约的签订方法说了一遍。

原来所谓的平等契约其实是血契,以血为中介,将签订契约的两者灵魂联系起来。签订契约的双方就会如一个整体的两个部分。

也就是说当双方其中一方受了伤,另一方也会切实地感觉到痛苦。同样的,双方的灵力也是可以相互借用,提高整体的实力。在古代,血契只有非常亲密的伙伴才会签订,签订的双方作为最亲密的伙伴不分彼此。

后来改进的主仆契约其实是魂契,是分为主与仆。作为主的一方将灵魂印迹直接印在对方的灵魂上,而作为仆的一方只能完全听命与作为主的一方。

这是一种强者奴役弱者的方法。所以主仆契约的签订,要么是作为主方实力绝对强大,可以强制将对方烙上自己的灵魂印迹。

要么就是双方自愿,作为仆方自愿让主方将灵魂印迹烙在自己的灵魂上。主仆契约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如果实力相差太小,在签订时,仆方的强烈反抗有可能会造成反噬。

白滢和灵狐相互签订了平等契约。白滢立即感应到了灵狐的存在,只是怎么这么微弱。

“你们灵狐一族都这么弱么?”白滢开始不确定自己和灵狐签订平等契约是正确的做法了。

小灵狐尴尬地说:“我那是因为刚刚诞生灵核就被人炼化为技灵。连身体都来不及诞生,所以你才会感觉到我很弱。嗯,你只要帮我凝聚出身体,我的实力自然会强大了。我跟你说,我可是灵狐中,最强大的九尾狐一族。”说到后面,小灵狐又颇为得意。

“那你也真够倒霉的。只是怎么样才能让你凝聚身体。”白滢现在已经基本确定,这小灵狐就是灵兽的一种,只是比较悲催,才刚诞生灵核连身体都还来不及凝聚就被人当作魔核给炼化了。

“那个,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灵兽很少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灵核一诞生就会自然而然地凝聚身体。等身体凝聚完毕后,我们才会真正的苏醒。我被炼化成为技灵后,因为长时间没法凝聚身体,所以我的灵魂就自然苏醒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只有灵魂,没有身体。”小灵狐颇为郁闷的说,估计它是最为悲催的灵兽了吧。

“那怎么帮你凝聚身体呀。”白滢真是无奈,她就签了这么一只只有灵魂的灵兽,而且实力还如此弱小。

“嗯,估计我遇到了需要的东西,我就会知道了。”小灵狐小心翼翼地看着白滢,有些不确定地说。

“那只能这样了。那你说可以让我不炼化就获得沧水经的传承?”既然目前没办法让小灵狐凝聚身体,白滢也就先把这事放一边了。

“啊,这个简单啊。你现在和我签订了平等契约,我可以直接把传承传给你。”小灵狐眨眨眼,笑着说。

直到这一刻,白滢突然有种被设计的感觉。“你不会是一开始就是这个打算吧?”白滢狐疑地打量着眼前的小灵狐,怎么看怎么奸诈。

“嘿嘿!你不也是打着这主意么?”小灵狐笑着说,别以为它不知道,它不只过是把主仆契约改为了平等契约而已。

果然是狐族的啊,别看它还是幼年期,这狡猾奸诈的本色是天生的,白滢暗暗腹诽。

至于签订契约这一点倒也没什么后悔。原本的主仆契约改为平等契约这一点,她也不介意。原本她就没想过要奴役它。在她的眼里,这些都是她的伙伴而不是仆役,包括承影剑,包括流虹剑都是她的伙伴。

见白滢没有计较这一点,小灵狐暗自点头,看来它倒是挑了一个好伙伴。

很快,小灵狐就将沧水经的传承通过灵魂的联系,直接传给了白滢。当完成传承时,白滢不禁目瞪口呆,如此强大的一部灵技,怎么可能是下品中级。

“那个,其实是我使了点手段,所以你在灵武阁里查探时,以为是下品中级灵技,实际上这部灵技是上品中级。”小灵狐不好意思地说。

上品中级,就是白滢如此沉稳的性子,也被惊得不小。上品灵技啊,别说是鹰族了,放眼整个东宵域也极少。鹰族的四大家族之所以一直强盛不衰,就是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上品灵技。像水家的水元经注就是一部上品低级灵技,还有文家的梅花心经,腾家的腾氏剑典,林家的迷幻无影步也是上品低级灵技。

至于上品中级灵技,白滢都不知道整个鹰族里有没有。而如今她竟然传承了一部上品中级灵技。不得不说她的运气太好了。此次进入聚灵塔,虽说各人都有机遇,但是比白滢获得多的估计没有。无论是灵技焚阳,还是承影剑都是极珍贵的,更何况是上品中级灵技。

如果不是小灵狐搞鬼,把一部上品中级灵技硬是伪装成了下品中级灵技,族里肯定不会把它放在灵武阁。

获得了传承的白滢自然也知道这部灵技原名并不是叫沧水经,而是叫‘水术’。水术共分为两部分,一部为攻击,一部为防御。

攻击共有七大招:九重叠浪,九转斗漩,水滴石穿,蚀骨之寒,镜花水月,零度空间,润物无声。

防御共有三大招:天水一色,海纳百川,斗转星移。

光是九重叠浪,一浪叠一浪就其威力就不可小觑,完全炼成会形成九重叠浪,其威力却不是简单的叠加。白滢记得在进入聚灵塔前的资格赛上,水无痕就对文昊的梅花印时,就有类似的招式,形成一重一重的波浪,轻易就挡住是文昊的梅花印。

领悟了‘水术’的部分精髓后,白滢便闭上眼睛开始修炼。这一修炼就是一整天,直到夜色降临,天已全黑了下来。白滢才缓缓睁开眼睛。

右手轻抬,那灵力就如波浪般涌动。白滢用力一推,那灵力波浪就向前涌去,吓得在一旁观看了小灵狐连忙跳开,一边躲一边哇哇大叫。其实纯粹的灵力对灵魂的伤害并不大。不过那气势也足够惊人的。

顿时,那波浪打在一边的山体上,山体的被打凹了一片,一时间碎时乱飞。一浪的威力还未结束,二浪又接踵而来,接着是三浪,四浪。二浪的威力比一浪更大,而三浪又比二浪更大,如此到四浪时,那山体已被炸开足有三尺来宽,一尺来深。

白滢也被这威力给吓住了。不过随后又摇摇头。小灵狐漂过来(它现在没有实体只是灵魂所以一直是漂着的),见白滢摇头,不解地问道:“你干嘛摇头啊,你只修炼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能形成四重浪,已经相当不错了。”说完小灵狐还特意绕着那坑转了一圈。

“话虽这么说,可是你看,所有浪都打在同一地方才有这效果。但如果在与人战斗时,别人是不可能站在一个地方让你打的。所以你一浪过去,二浪还没到,人家就躲开了。所谓的叠浪,要相叠这威力才会大。可惜我这浪与浪之间相隔的时间太久了,一浪快结束了,二浪才到。即便是别人站着让你打,效果也不大。”

灵狐仔细一看还真是这个道理。“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再不回去,林西伯伯估计要急了。”说完白滢化为白色小鹰向山下飞去。小灵狐也快速跟上。

“林西伯伯,我回来了。”刚进门口,白滢便喊道。

“哦,滢儿回来了。饭菜马上准备好了,你先在桌旁等一下。”林西伯伯一边在厨房忙碌着,一边说道。

看着林西伯伯在厨房忙碌的背影,白滢胸前充了满满地温情,仿佛有一股暖流流进了心间。

“哦,对了,小灵狐。你这样出现没关系么?”坐在椅子上,白滢这才想起身边还跟着一只白色的小狐。

“切,现在才想起我。放心吧,我现在是灵魂状态。除非到了成灵期,否则他们都无法感觉到我的。若是周围有成灵期的高手在,我自然会躲进你体内。”说来说去,就是这小灵狐不想躲在白滢体内。

不过,既然别人也感觉不到它,白滢自然也不强求它回到自己体内。

“好咧,开饭哆!”林西伯伯叫道,左右手各端着一盘菜,放在桌上。白滢一看有自己喜欢吃的糖醋鱼,顿时食指大动。

“还是伯伯做的菜好吃,在聚灵塔里吃那些个丸子,真是难吃死了。”白滢一边吃,一边撒娇道。她说的丸子便是许多修炼之人为求方便提炼出来的是食谷丸,吃一颗能够维持几天不饿死。这种食谷丸提炼简单,所以不像丹药一样价格昂贵,一个幽币就可以买十几颗。

“来,好吃就多吃一点。”林西伯伯又夹了块鱼肉放在她碗里。

“滢儿,今天修炼怎么样了。”早上白滢便跟林西伯伯打了招呼说要去外边修炼。

“嗯,还不错,我从聚灵塔里得了一部灵技,今天正好拿出来修炼。”白滢一边吃一边说道。

“那就好,你天赋好,别浪费了你的天赋。再过一个月族里就要举行成人礼了。我已经给你报名参加了。等你脱离本体,我就回林家一趟,向家族申请传授你‘迷幻无影步’。”林西伯伯笑着说。

过了一会儿,林西伯伯似有想起了什么,问道:“滢儿,你现在开始修习灵技了?”不怪林西伯伯要这么问,因为只有脱离本体的人才可以修习灵技。

“那个,我只是参详参详,也没有正式炼。”白滢可爱的伸伸舌头,差点说漏嘴了。不是她不肯告诉林西伯伯,她实在不知道和伯伯怎么说,她其实已经脱离本体了。在内心深处,白滢是不愿意自己与族里人有太大的区别的。

“哦!”林西伯伯这才放心,没脱离本体就修习灵技是相当危险的,“对了,你那部灵技品级不低吧,需要什么辅助材料,尽管和林西伯伯说。”

“呃,需要水性的辅助材料。”白滢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来。毕竟靠她自己倒还真找不到好的水性材料。

“你等等!”说着林西伯伯就起身朝书房走去。过了一会儿,林西伯伯手里拿着一个玉盒回来,直接递给了白滢。

“伯伯,这是?”白滢不解地看着林西伯伯。

“滢儿,伯伯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块水玉是伯伯闯幽冥大陆时,偶然得到的。用于修习中品水性灵技应该是足够了。”林西伯伯说。

水玉其实是一种晶石,由水性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固化而成,这种属性纯净的晶石是极为难得的。就是市面上卖,至少也要一千幽币,还不一定买得到,这可相当于两枚二纹的丹药。

“伯伯,这太贵重了。”白滢欲拒绝。

“滢儿,伯伯没有子女,在伯伯的心里,你就是我的女儿。别再和伯伯客气了。”伯伯见白滢不收,有些生气道。

“伯伯,您别生气,我收下就是。”白滢乖巧地收下了水玉,心里默默地说道,伯伯,您在我心里也是我的父亲。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