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把剑名为‘流虹’,是著名炼器大师烛庸子采用天外陨石铸成,剑出无影,气若流虹,故取名为‘流虹’。此剑可刚可柔最适合女子使用,虽然只是中品低级,但是以你现在的实力也足够了。”说完小老虎爪子一挥,将剑挥到了白滢的面前。

白滢伸出翅膀稳稳将剑握住,只感觉入手一阵冰凉,如清清泉水流过。剑身澹澹兮似流水,光华皎皎兮若清辉。白滢暗暗点头,对这把剑也相当满意,只是面上却不显,对于小老虎的话,微微点头,算是接受了。

小老虎看她这般风清云淡的样子,嘴角抽了抽,心里一阵肉疼。这是它的私人收藏啊,虽说是中品低级,那也是中品啊,多少人求之不得。这心里不爽,脸上的表情就难堪了,有心刺她几句:“剑我是给了,只不过就凭你这未脱离本体的实力,收服不收服得了它就难说了。”说完小老虎‘傑傑’地坏笑起来。

对于小老虎连刺带讽的言语,白滢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它,只是将剑轻轻抬起,翅膀抹过剑刃,一滴血没入剑中。顿时,银色的剑突然白光大绽,发出一阵清亮的剑吟,嗡嗡地绕着白滢转了起来。

那欢快劲让小老虎都有些嫉妒,瞧那小样儿,不就是认个主么。

当白滢将血溶入剑的那一刻,她与剑就有了一种息息相连的感觉,心意一动,剑便随着她的心意而动。

“主人!”突然脑海里传来一个声音,白滢吓了一跳:“谁?”

“主人,是我,流虹剑!”那个声音又说,白滢盯着流虹剑半天,也没看出它是怎么说话的。

“嘻嘻,主人你别看了,你是看不到我的,我是剑灵。”说着流虹剑还欢快地蹦哒了一下,她这主人真有趣,看来它是她的第一件灵器呢。

“流虹,为什么我看不到你?像灵器堂的器灵,那只臭屁的小老虎都可以现身。”适应了之后,白滢和流虹剑交流就顺利多了。

“那个,主人,流虹只是中品低级灵器,器灵是无法化为实质的。至少得上品灵器的器灵才有可能现身。”上品?可能?白滢不禁多看一眼那只臭屁得不得了的小老虎,看来这灵器堂的等级不低,至少是上品,难怪臭屁得不得了。

“好了,流虹,以后你就是我白滢的伙伴了,我们一起变强。”白滢直视着流虹剑,面色严肃地说。

“好!我们一起变强!主人,你只要把我收进体内,时时用你的灵力和魂力蕴养,我就可以升级了。”

“什么?你还可以升级?”白滢说一起变强,本意并不是说让流虹剑升级,而是要增加自身实力充分发挥流虹剑的作用,没想到还得到这么一个爆炸性十足的信息。

灵器一般炼制出来是什么品级就是什么品级,然后靠主人慢慢蕴养,器灵慢慢长大,然后充分发挥出它的功能。灵器的威力会随器灵的成长而变强,但是都有个极限,一件下品灵器无论怎么成长都不可能发挥出上品灵器的威力,这就是品级的限制。

但是可以升级的灵器,白滢还是第一次听说。其实可升级的灵器本身就非常少,也难怪白滢没听过,即便是很多在幽冥大陆闯荡很久的人也不知道,估计小老虎也不知道流虹剑是可升级的,不然也不会那么轻易拿出来。

“是的,主人。我是可升级的,我的品级最高可达到上品高级,不过要达到上品高级,光靠灵力和魂力蕴养可不行,还需要一些珍贵的材料。”上品高级?流虹剑又是一次把白滢惊住了。

其实灵器决定品级最重要的因素是器灵,这种可升级的灵器一般是器灵的品质特别高,铸造的材料比较特殊,不但能够承载高品质的器灵,而且能够将威力压缩在一定范围。比如要炼制一件最高可升级到上品高级的灵器,这器灵的品质就不能低于上品高级。

可升级的灵器是比较难炼制的,材料也比较难找,升级空间越大,炼制难度也越大。炼制一柄中品低级的可升级灵器,比炼制一把上品高级灵器难多了。

所以炼器师很少炼制可升级灵器,炼制一件中品可升级灵器还不如直接炼制成上品灵器。除非是有特殊需求,如为族中后辈定制的灵器,可跟随族中后辈成长而升级。

灵器与人的配合是需要默契的,只有长期蕴养一件灵器,与之的契合度才会高,才能充分发挥它的威力。

一件从中品低级陪同你成长为上品高级的灵器其威力绝对数倍于直接得到的上品高级灵器。也只有实力雄厚的家族才会费神为后辈打造这样的灵器。而且这种灵器都是量身定制的。白滢能得到流虹剑也算是极为幸运了。

与流虹剑的交流说起来慢,其实也就一瞬间的事。交流了一会儿,白滢就收起了流虹剑。

既然利息已经收下了,该试试大头了。虽然流虹剑意外地让她极为满意。不过,她还是要尝试收服承影剑。

白滢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向放置承影剑的桌子。在离桌子大约五米左的位置停了下来。不是白滢不向前走了,而是承影剑方圆五米左右有一股强大的压力,让她前进不了。

白滢将神识慢慢地探进去,好在这股压力并不阻止神识的探索。白滢也不敢将神识一下伸进去,而是小心翼翼地前进。

“谁?”一道沉重又沧老的暴喝如雷般在她脑海中炸起,让她整个神庭都颤了颤。“原来是一只毛都没脱光的小雏鹰啊。”过了一会儿,沧老的声音又响起。

“前辈。”白滢倒是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光是声音就让她的神庭震荡,这声音的主人绝不简单。

“咦?”突然沧老的声音似乎发现了什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这小鹰倒不简单啊。”白滢小心肝一颤,感觉自身的秘密似乎要被揭开了。

白滢努力定了定神,依旧镇定地说:“不知道前辈可是承影剑的剑灵?”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沧老的声音似乎含着一丝捉弄的笑意。

“如果是,不知道前辈可否愿意与我一同闯荡这幽冥大陆?”其实白滢心里也没底,这沧老的声音太有气势了,让她感觉不像是剑灵。

“闯荡幽冥大陆啊!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啊!”沧老的声音似乎陷入了一种沉思。白滢也不催,耐心地等待。

过了约摸一刻钟的时间,“好!我就随你去闯一闯幽冥大陆。”沧老的声音突然豪气万丈。随即,放在桌上的木盒子自动打开了,一道锐利的光芒闪过。白滢面前的压力骤然消失了。

白滢抬步走向桌子的木盒,可是木盒里只有一把剑柄,却不见剑身。

“将你的血滴入剑柄就行了。”这时沧老的声音又响起。就这么简单?白滢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不是多年没人打开盒子么?不是从来没人收服得了承影剑么?这么就这么简单了?白滢将狐疑的目光转向小老虎。

小老虎这时也是双爪抱着脑袋抓狂啊,它哪知道怎么回事,这把破剑放在它这里多少年了,也没谁收服得了,别说收服了,连靠近都难。早知道这只小白鹰这么轻易就收服了,它就不送出那把流虹剑了。想起来就肉疼啊!

略一犹豫,白滢就照那沧老的声音,将血滴入剑柄中。顿时一种与剑息息相关的感觉传来,虽然看不见剑身,不过可以感觉得到。

白滢用双翅抱起剑柄,对着前方一挥。虽然没有剑身,不过一股无形强大的能量从空中划过,灵器堂的墙上便留下一道裂痕。吓得小老虎急忙跳开,一边跳,一边哇哇大叫:“你想谋财害命啊!啊,我的墙壁啊。”

小老虎这回真是急得跳脚,扑在那有轻微裂痕的墙壁哇哇大叫,就这么一下,它得费多少心力去弥补啊。

白滢对小老虎虽然有些歉意,不过也惊讶于这把剑的威力,只这么随便一挥,就把上品的灵器划出一道裂痕,这还是它受创的状态。那要是状态完好的情况下,威力得多大?当然,也不是没有弊端,就这么一下而已,她体内的灵力和魂力就流失了殆尽。

“呵呵,以你现在的实力,也就只能勉强使用一次。”那沧老的声音再次传来。

啊?别人不知道,可是白滢自己却清楚,虽然她表面上是未脱离本体的小鹰,实际上她的灵力可是达到了五段高级,也就是结丹中期。

结丹中期虽然没法完全使用上品灵器,但是挥几下还是可以的。可是对于这把剑却只能使用一次,这剑到底是什么品级?一般滴血认主后,剑的详细信息都会出现,可是她现在连这把剑的品级都不知道。

“呵呵,你也别多想,这把剑初造时也就是上品高级,不过是后来有些际遇。现在是受伤状态。”似乎知道白滢所想,那沧老的声音解释道。

听这语气,这沧老的声音和承影剑还不是一体的,“那你与这把剑是什么关系?”

“我么,你暂时可以把我当作这把剑的剑灵。”沧老的声音又笑呵呵地说。

“可以当作?那实际就不是了。”白滢抓住关键词语。

“也罢,既然你已滴血认主了,我就好好跟你说说吧。”沧老的声音幽幽地叹了口气,好一会儿后,才继续说道,“原名叫干璃,因中敌人的奸计,肉体受了重伤,就灵魂逃脱。因为我的灵魂也受了不小的伤。无意间遇到这把剑时,它正好是受了重创,剑灵已被消灭了。而我就因缘际会成了这把剑的剑灵。这把剑由于受了重伤,而我的灵魂也严重受创,所以我们一直沉睡。过去的几百年间,一直没有人收服我,一则是因为我重伤未愈,一直在养伤;二则也没有我看得上眼的人。”

“那你现在的伤好了么?”虽然干璃说得不清不楚,不过这不重要,每个人都有他不想说的事情,白滢也不勉强。她现在只关心这剑伤是否好了。

“没有,我休养生息近五百年,也不过是恢复少许,不用长期陷入沉睡中。要真正恢复还需要靠外物。”沧老的声音有些沮丧地说道。

白滢这才恍然大悟,她说呢,为啥她就这么简单收服了这传说中的承影剑。原来不是她有多厉害,而是她来的时间巧。而这把剑估计是需要借助她去找疗伤的材料。

“呵呵,小姑娘,你也别妄自菲薄,我也不是随便看个人就和他签订契约的。要不然这近百年来也是有不少的人来到这二楼。你潜力是我见过最好的一个,不出意外,再过个几十年,这幽冥大陆定是有你的一席之地。”

干璃这话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凭他强大的魂力早就看出这只小鹰虽然是本体的状态,实际上早已脱离本体。而以七岁之龄脱离本体,这在幽冥大陆绝对算得上天才中的天才。而刚刚他那声雷霆之喝,可是蕴含着强大的魂力攻击,一般人就算神庭不破裂也会晕死过去。可是这只小鹰的神庭却只是震了震。

“好了,说这么多,我要睡一下。”说完那沧老的声音就消失了。白滢还有很多话要问,也只好无奈作罢,心意一动,那承影剑便收入体内。顿时,整个二楼大厅内的气氛似乎都轻松了不少。

白滢和干璃的交流,小老虎是看不到,它所看到的是白滢真的收服了承影剑。看着那空荡荡地木盒,小老虎的心情极为复杂。这把剑放在这里吸了它不少灵气,这次终于被人拿走了,它又不舍得了。这可是它灵器堂的镇堂之宝啊。它现在是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好似丈母娘嫁女儿的感觉。

白滢收了承影剑之后,没在灵器堂停留,直接从二楼出去。出去时,小老虎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十八相送,就差点也跟着一起走了。

它是肉痛啊,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让她得了两把好剑。虽说是它自己上赶着要她去收服承影剑,可是白滢要是受点伤,吐点血什么的,它也好受一些,可是人家就是这么轻松收服了承影剑,外带还骗走了它的流虹剑,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怎么不把我也带走,人家也想去外面看看。鸣呜呜!”小老虎哭倒在地。

出了灵器堂后,离出塔的日子也就剩下不到十三天了。此时,四层也多了不少人。江沅,林文轩、文宇浩等人的名字也出现在了石碑的四层。而紫萝、妮西、文连、水律之、水墨元等人则进入了三层。

白滢看了一下剩下的三间石室没去看过:丹药轩和阵法宫,还有一个杂谈斋。先去阵法宫看看吧,白滢对阵法还是满有兴趣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