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水颜你又不是不知道,男人嘛!那个不偷腥?”落碧似一番了然的态度,水颜微微点头。“不过你也别看了,人家可是有主了!”落碧语气别扭的说着,当中含着一丝酸味。

“有主?是谁?”水颜一双媚眼顿时眯起来,让碧落感觉有丝阴冷。不过她也知道这水颜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儿。当年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当上这舞后,除了长了一狐媚子的脸,其余都是平平。而落碧猜测或许她的背后就是有大财主呢?

“哼!还能是谁啊?”落碧讥讽说道,眼神看着台上的那抹绿。水颜顿时了然了。怪不得其她女子都说秋慈运好,今儿个她才知道她运气好在哪里,感情是有这么个翩翩佳公子罩着啊!

也在同时秋慈的表演完毕,而台下也纷纷叫着她的名字,秋慈羞涩一笑,看着二楼的云非墨。见他也对自己笑来着。

不过……

门口的涌动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任是谁都没有料到朝堂赫赫有名的督厂督公回来这。众人纷纷紧张起来。

谁不知道督厂干的那些事,暗杀,查探,破案。权势如天,在这南朝估计也只有国师才能与之对抗。只是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国师就在他们头上看着呢!

“独孤昱?他怎么会在这里?”云非墨不由自问道,看着门口那个骚包的影子,本来还有些怀疑,此刻还真是坐实了。

“诶!督公怎么会来此?”她抓住为她斟茶的丫头直问道。小丫头许是第一次见着这么俊美的男儿不由有些说不出话。

云非墨有些不耐烦,直接甩出一百两银票给她。小丫头立刻回神“我听说,这次舞后比赛,督公会在其中选几名女子带回府上。”她看着周围没什么人,便大胆凑近她的耳旁小声说道。云非墨默默点头,那小丫头便拿起银票忙的离开了,深怕谁发现她手里的银票。

“难道……独孤昱那货真的缺女人?”她被自己这个想法给逗笑了,脑子中想象着一个太监和数位美女……

然后她真的是不小心笑出声了,虽然声音很小,但是独孤昱是谁?立马将视线转移到二楼的那人身上。

凤眼一眯,唇角不由泛起一丝笑意。

而这厢就是恰好不好的云非墨的视线与他给对上了,这货的确是够骚包的,出个门还穿着金丝密绣的飞龙,虽说是紫色不过可不比皇帝的逊色。他可真是够嚣张的啊!云非墨独自打量,丝毫不惧他的眼光。因为……云非墨知道独孤昱认出她了。

独孤昱唇角始终保持着笑意,直到这家歌舞坊的老板来到独孤昱身边,他才收回了视线。

不过这老板可就让云非墨失望了,果然与那青楼的妈妈出自一家呢!穿着鲜艳的玫红色纱衣,头上竟然还戴了两朵花。看那两颊的腮红,云非墨不由联想到猴子的屁股……

果然这家的主人实在有趣,有趣!装饰,服务,以及舞女可都是出挑的,怎么一到了老板人选就变了口味了呢?她依稀记得几年前招待的可是个男人啊!怎的如今成这德行了?

“督公您来了!今日的比赛已经差不多了”她满脸含着殷勤的笑容,看着独孤昱,世人都知独孤昱虽然是太监但是那脸可真真儿诱人呢!引得她这老妈子都不免多看几眼。

云非墨看着独孤昱一副子满脸嫌弃的看着台子,一点儿眼光都没有留给那老板。这样的情景实在好笑,顿时间让她的心情不知好了多少。

“把几个出挑的选上。”他旁边的太监出声,他自然是知道自家督公的习惯的。最讨厌那种胭脂味了,奈何这老板还偏偏撒了一身的胭脂香气。督公没下令把她扔到河里就已经不错了。

“诶!好好。”那老板到底是商场打滚的,自然懂得眼色,立刻叫人把刚才比赛中出挑的叫出来。

看这架势,这里的姑娘是不是要遭殃了。

其实在独孤昱眼中这里没有什么舞女妓女之分,都不过是给男人暖床的工具,当然不是给他暖床的。只是他养的暗卫也是需要沾一些荤腥吧!放眼整个京城也就这里品质好点。

而周遭的人,都不敢出声,心底只好为那些女孩子担忧了。

很快那老板就把人带来了,总共十人,外貌都属上乘。独孤昱统共描了一眼,将眼光放在台上那女子身上。

顿时带着翠玉扳指的手抬起来指着台上愣着秋慈“她呢?”似不经意一般。那老板看了眼秋慈,眼里闪过一丝心痛,她的招牌啊!就这么没了,不过还好还有个水颜,那女子她可一定不会交出来的。

“督公要是喜欢,也可带走。”她没有显露一丝不情愿,相反脸上还很自然。

但是台上的秋慈傻了,她有些不知所措,今日……今日她才见到日思夜想之人,难道这麽快就要永别了吗?她不是不知道督公府,可是从来没有哪位女子进了督公府还能出来的。那些太监凶残不已,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去督公府的。

但是独孤昱的眼色实在是太冷了,让她哆嗦得说不出一句话。也不敢看那位俊美无双的督公。但是现在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二楼的水颜开着微窗盯着下面的情景,也是大气也不敢出啊!要不是先前老板叫她比完赛就赶紧躲到自己的房间,不然此刻遭殃的怕就是她了。

秋慈终于稍稍稳定情绪,她现在什么也不能做,她不能连累临云阁。只好强着步子向先前选好的那些女子走去。她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的心碎了一块儿,一想到自己永远都不能再见到墨公子了,就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没有意义了。

结果她刚要下台子,接下来一幕让全场都惊呆了,当然除了独孤昱。

“啊!”随着秋慈的声音,一瞬间她便觉得自己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她微微抬眼,正是她日思夜想之人,她刚才不敢抬头看他,就是怕连累他。可是现在……

全场的焦点都在她俩身上“秋慈,回神了!”熟悉的嗓音让秋慈顿时清醒,也明白了此刻的处境,她有些焦虑,她怕独孤昱会处置云非墨。

云非墨自然看到她眼底的那丝慌张,不过……这世上还没有她云非墨不敢做的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