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男子看着他,亦是认同他这般话,眉头微拧,修长的指头轻轻在桌上一叩:

    “此女不简单!”

    他的声音很轻,一缕发丝从鬓边滑了下来,斜斜的掠过眼角,眼眸中忽然闪过了一丝深思的光芒!

    今天北宫魅雪的所做所为,确实让他惊讶万分,只怕是要亮瞎了所有人的狗眼!

    “确实不简单!”

    黑袍男子垂着眼眸,不置可否,只是径自敛了笑,神色一冷,那素来就不怎么笑的脸庞越发的面无表情,深幽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一个女子会生出这般大的变化,或许她是真的有奇遇,但也或许是曾经那一副痴傻的模样只是迷惑众人的假象,也就是说她以前的样子都是装的。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此女绝对要比他们想象的要高深得多,毕竟能欺骗世人十多年,这种功力可是无人能及的。

    可惜,他们费劲思索了这么久,却怎么也猜不到,其实那不过身体里换了另外一个灵魂而已。

    想了一会儿,黑袍男子朝暗处招了招手,房内暗处突然闪出一道迅捷灵敏的黑色身影,如鬼魅般突然悄无声息地立在他的身后。

    黑袍男子简短地命令着,语气冷冽,

    “将北宫魅雪的事情再查一遍,一件事都不准漏!”

    “是!”黑衣身影恭敬行礼,瞬间便又悄无声息地隐藏不见了。

    黑衣身影走后,红衣男子忽地托着腮有模有样地一脸古怪的审视着黑袍男子,然后笑嘻嘻地拉了椅子坐下,道:

    “本少爷还从未听你这般中肯的赞誉过一个女子,嘿嘿。你是不是……嗯?”

    说完,扬起满脸迷人的笑,他眉梢一弯,抛过去的也不知算不算媚眼,一脸神秘兮兮的古怪表情。

    “你想多了!”

    黑袍男子抬起脸,冷眼直视他,良久才淡淡地开了口,面无表情。

    以他冷心冷情的性子,怎么可能会随意的对一个女子产生想法呢?!至少到至今而言,这世间还从未出现过一个让他动心动情的女子。就连另眼相看的女子也是极少极少,而北宫魅雪就是那唯一的一个。

    红衣男子讪笑,随后又不怕死地继续口没遮拦。

    “其实你们俩看上去挺配的!你也清心寡欲了这么多年,再这样下去只怕就真的要成仙了。所以,还是早日找个女子作伴,不要总把自己搞得跟那种死气沉沉的老头子一样,不招人喜欢!”

    他们两人,一个风华绝代,一个艳绝无双,最是合适不过了。

    以前北宫魅雪痴傻的时候,即便长了一张绝世的脸,也很少引人可以关注。

    可如今却大为不同,不仅整个人身上有一种高雅灵动的气质不说,最为引人的是她的一双眼睛,那双紫色的眼睛就如同两颗紫色宝石嵌在白琉璃中,紫白分明,顾盼之间闪着灵动而慧黠的光辉,让人见了不由得眼前一亮。

    黑袍男子听后居然不恼,竟只是轻轻地轻轻地皱起了眉头,但他显然不愿意再多谈这个话题。而后微微仰头,闭上双眼,也掩去了浮现于那双幽黑瞳孔中浓重的寂寥。

    黑衣男子却并不在意,索性习惯性地把袖子一挽,完全不顾忌形象,继续喋喋不休的发表着他满腹的感慨:

    “不过,你那太子侄儿却当真是瞎了眼,错把鱼目当珍珠,以后可有得后悔了……”

………………

回到郡主府,,整个院落便如出去前寂静

    天气还有些燥热,大约是暴雨将来的前奏。

晚上,雪阁

     北宫魅雪沐浴过后,褪去了一身的汗味,然后等到春嬷嬷与水儿将内务都收拾好后,便拉着她们坐在院落里聊天。

    临睡前,北宫魅雪抿了抿唇,看似无意地问水儿:“水儿,我问你,,你在这丞相府府里也快呆了近七八年了吧?”

    “是,有七八年多了。”水儿想了想,神色迷惘,却有几分不加掩饰的哀愁。

夫人已离世多年,而她也因为自己的无能让小姐跟着受了十几年的苦。

    “七八年……”魅雪喃喃出声,眸光一转,笑道,“这么长时间,水儿,在郡主府习惯嘛?若是有朝一日,我要离开这郡主府,,水儿可愿意跟着我一起离开?会不会不舍得?”

    “小姐?”水儿惊愕的抬头,望着她,眼中有着她意料之中的不敢置信。随后神色中又有些苍茫迷离。她犹豫了一下,突然认真问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小姐,这郡主府是皇上赐的,也是夫人生前住的地方,为什么想要离开这里的?”小姐不喜欢嘛?

    “不是。很喜欢!”看着她那严肃非常的模样,北宫魅雪只能苦笑,安慰似的抓住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接下来,她的解释带着一种听似满不在乎,可实质却甚为认真的语调:“只是觉得,这郡主府始终不是我的家!”

    她理解水儿的想法,通常人都会这般以为。只是,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陌生人浪费任何的一丝情感呢?她如今做的这些都不过是因为自己占着北宫魅雪的身躯而所履行的责任与义务罢了。

    况且,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北宫魅雪,这郡主府中的人和事都与她没有半毛钱关系。

    “那……这……”水儿的眼底闪过一丝矛盾挣扎,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最终却没有说。

    北宫魅雪淡笑着,回望她,缓缓开了口:“此事还不急,水儿暂且考虑下……”

    水儿呆了呆,片刻之后,她垂下眼眸,眉眼落寞,说道:“不,只要小姐过得快乐,以后不管小姐去哪里,水儿都会一直相随!”

    “奴婢也是。”这时,亦连久未作声的春嬷嬷也咧嘴着急忙答道:“奴婢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就见过郡主的娘亲,经过这两天的相处,奴婢觉得郡主你和你的娘亲一样善良,如今奴婢有幸被皇上赐给郡主,来服侍郡主的衣食起居,这也算是缘分,,以后郡主走到哪,奴婢也跟到哪!”

    北宫魅雪抬眼望着她们,一时沉默了起来,心中更是涌上了千般说不清的滋味。

    然而只是一时,片刻过后,她又笑得一脸盈然。

    三人谈完之后便去了休息。

    果然,没过多久,天上便下起了滂沱大雨。

    接下来的两天,北宫魅雪都没有再出门,那天在酒楼的事也没人前来打搅,日子过得还算是惬意。

    时间自指缝间舒展地滑过,眨眼间,三天已去。也该是北宫魅雪按照约定去铁匠铺取物件的日子了。

    这一次,魅雪没有要人跟陪,走到铁匠铺的时候,依旧只看到上回遇见的那位壮实的中年男子正在门外淬火。

    那名铁匠见着魅雪出现后,神色明显要比上一次更和悦了些。

    “北宫小姐可是前来取东西?”他笑靥相待,态度恭敬非常,“您先稍等一下,我这就去给您拿来。”说罢,也不待北宫魅雪点头回应,就迅速的进了铁匠铺内。

    北宫魅雪微微一怔,看着他那张满是疤痕的脸笑得怪异非常,不禁有些讶异地挑起眉梢。她似乎在这名铁匠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殷勤之意。

    没错,的确是殷勤。

    半晌过后,就见那名铁匠拿着包裹好的物件走了出来。

    正当北宫魅雪伸手接过后,准备拆装查看之时,就听见那位铁匠粗糙低哑的的声音缓缓传来。

    “北宫小姐,我家主子想现下与您谈笔交易,不知北宫小姐可感兴趣?”

 “嗯?”北宫魅雪扬起眉梢,不经意地将双眸眯起,细细弯着,两道目光若上弦月的清浅,悠远而透明。

    交易?

    她早先就觉得这铁匠铺绝对不如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今天一来果真如此。

    最终,她有些动容地侧过身,犀利的眼看着铁匠不自觉一颤的身子,像是企图看出些什么端倪。

    “敢问贵主人是谁?”她的眼底划过一抹奇异的光辉,兴趣盎然地询问道。

    那名铁匠被她适才审视的目光看得心里咯噔一跳,不觉有些恍惚。

    主子当真说的一点都没错,跟这北宫大小姐打交道时,一定要打起十万分精神来。她这脱胎换骨不假,就连警觉性和戒备心都比一般人要强得多。

    “北宫小姐见了便知道了。”他颇为神秘的说道,随后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听他这么一说,北宫魅雪玩味地斜睨了他一眼,深敛在眸底的光芒让人难以臆测她的心思,倒是嘴角那抹笑,始终未曾褪去。

    她心知肚明,这背后之人既然会主动找上她,便说明那人早就将她的事情查的一清二楚。以前的北宫魅雪一无所有,也没什么值得拿出来做交易的东西。可现在却不一样,单凭她手中的这样东西,若是流传出去,只怕多的是人来抢。

    斟酌了一番之后,她便有了主意,抬起步子随着铁匠往店铺里面走,她决定去一探究竟。

    既然现在是别人想和做交易,那就说明主动权在她手中。如此,见一见又有何妨呢。说不定,她还真的能遇到一个很不一般的盟友呢。

    那位铁匠带路在前,北宫魅雪屡步悠闲地跟在其后。

    走过了一条长长的暗道之后,又穿过了几条回廊,魅雪边走边瞧,这才知道什么叫天地之差,甚至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慨,恁地谁也猜想不到,这陈旧的铁匠铺背后竟然还会有一座如此富丽奢华的府邸。而且,一路上机关重重,暗道各种。

    魅雪隐隐觉得这即将要见面的人应该会是一位大Boss,不过,能够吸引她的,更多的是因为好奇心。

    好半晌过后,两人终于来到花香四溢、清风怡人的一栋大院内。

    铁匠在院门外突然停下,转过头对北宫魅雪说道:“我家主子就在院内,北宫小姐进去便好,在下在门外候着,北宫小姐若有什么事情请随意吩咐。”顿了顿,他又添了一句,“北宫小姐,可以叫我老铁。”

    魅雪笑着点点头,径自走了进去。心道:这里的环境真不错,既清幽又雅净,这府邸的主人倒真会享受。

    院内,紫色的小花在屋檐下绽放,散发着清爽怡人的淡雅甜香。上午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斜斜地投了一地。

    一入院子,北宫魅雪便在一棵高大的树下看见了那一抹皎洁如月的身影。

    那男子背对着她,一身黑衣,看不清他的脸。

    阳光煦暖,光彩夺目,鹅黄璀璨的光线洒落他的周身,将他的身躯众星拱月般烘托得耀眼明朗。他凛然伫立,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墨发飞扬,好像在这白杨树一样挺秀的身材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