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铭与老汉闲聊了片刻之后,便是连连告退。毕竟说句实话,歌铭在拿到老汗所给的两样东西之后,早已就是没了同老汉继续攀谈下去的兴趣,所有的心思,都只是牵挂到了那两样神奇之物。

毕竟,那可是传说当中的有关于修行的物什啊!

歌铭自认为也算是读过很多的书的人,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但他读过这么多的多书,也能算得上是行几千里路了吧。也就是说,歌铭也算得上是有见识的人了,自然是知晓那些传说当中,那些能飞天遁地、力劈河山的修行者。

但是遗憾的是,他所能知道的,往往也只是有关神秘的修行之道的一鳞半爪。

他知道,修行,并不是随便拉一个人,就是可以说是骨骼清奇,必有大器,能够成仙成佛的。修行,除了必要的所要具备的根骨之外,有一件事也是极为重要的。那就是,有关于修行的法门。

就像是一道大河隔绝两岸,你明知对面是有着许多的珍藏,但是无桥可行、无船可渡,只能是望洋兴叹而已。

……

……

……

歌铭读过很多的书,见识过许许多多的所谓的凡俗当中苦苦寻觅的武功秘籍,他也看过道门的经典释义、佛门的奥义讲解、儒家的正气修行阐述,甚至他连有关神秘的魔修、妖修的书籍都全部背诵了下来。

但是非常遗憾的是,他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一本有关修行法门的书籍。

歌铭也问过自己的师傅,为何不给自己看那些系统阐述修行之道的书,为何连一本最最简单的法门也没有。

歌铭不笨,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师傅能够有这么多的书,肯定也非常人,或许也是那些传说当中飞天遁的修行大能。

但是对于歌铭的疑惑和追问,歌铭只记得自己的师傅当时,放下了那块正在雕刻的木头,看了他很久,然后摸了摸他的头,说道:“师傅不想你走上那条不归路,小歌铭,你也是知道的,修行一路,千军万马过,尚有几人回?做个平凡人,不也挺好的吗?”

“可是师傅,知己无知,继而求知,不对吗?”歌铭很坚持地问,那是因为,他很想知道,那些吟游诗人口中所说的,是怎样的世界。

“对,对于很多人来讲,很对。但是,对你而言,不对。”

“那为何您教导我对于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必须要上下而求索呢?”

师傅沉默,没有回答歌铭的问题。

“师傅,是我体质不行吗?还是,根骨不佳?”那时的歌铭感到很难过,所以他想很知道,那是为什么。于是,他选择了仍旧是追问自己的、不愿意开口的师傅。

“不是,你根骨可以,甚至可以说很好,而且,悟性也很高。”

“那,就应该是我的体质有问题了……”歌铭神情一黯,他,或许知道了些什么。

“不,倒不是有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你的体质,不适合修行。”

“为什么?”

……

师傅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小小的歌铭,伸出手,双指一捻,扯掉了歌铭衣服一个极其细小的线头,然后顺手摸摸歌铭的头,看着那张虽是稚嫩,但是满脸坚毅的小脸,长叹一口气。

“有些东西,不知道,反而更好……”

“师傅,为什么?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

“算是缺陷吧,一个先天的缺陷,弥补不了的,缺陷……”

“究竟……是什么缺陷?”

“在我抱到你时候,你的灵,就已经被击散了……”

“那,也就是说,我的修行所必须的……灵……不见了……”

……

……

……

在那天不停地追问之后,歌铭终于是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师傅,从来没有给自己看过,任何的有关于修行的法门。

歌铭知道,修行,是逆天之事。每个人的体内,都是拥有着一个穴窍,一个叫做灵窍的穴窍。而在那个穴窍里,自有一片神奇的叫做气海的存在。

修行者的修行,就是沟通体外的灵气,然后运转于大小周天,最后慢慢地吸纳入自身体内的气海,化作己身的灵力。凡人,却是怎样都无法同外界的灵气进行一丝一毫的沟通,就像是一块顽石,穴窍不通,怎生会有与外界进行交流的可能。

所以,资质、体质、根骨等等什么的,只不过讲的是能否更好的修行。而气海能否沟通于外界的灵气,恰恰就是决定了能否踏上修行之路。

气海之于体外的灵气,就相当于存在着沟壑的两处不相通之地。每个人的气海里面,自生而来,就是会存在着一种神奇之物,叫做灵。

灵,就是整个气海的核心,是决定气海能否沟通与体外灵气的关键,是决定能否修行之物。

于凡人而言,他们生来,气海里的灵就很弱。就像是一颗生来孱弱的种子,注定是无法健硕生长的。所以,凡人自然是没有足够的力量,用他们的灵,化作与外界沟通灵气的桥梁。外界的灵气,是根本无法通过吐纳和周天循环,进入气海之内。

而即便是资质最差的修行者,他们的灵,也是能够拥有足够的力量,突破桎梏,化作一座无形的,沟通于体外灵气的桥梁,能够吸纳灵气化作自身灵力。最后,蕴养于自身,化作那飞天遁地的力量。

总归而言,灵,就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决定气海沟通于体外灵气,能否修行的的至为关键之物。

而歌铭,他的灵,被击散了……

所以,他注定,是无法修行的……

……

歌铭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与生俱来的灵,会被击散。他向来只听说过,一个修行者变得无法修行,往往是被击破了蕴养自身气海的灵窍。但是气海当中的灵,是玄而又玄之物,外力是根本无法接触到的。

是怎样的玄奇力量,能够击散我气海里的灵?又是什么样的人,会出手把我的灵击散?那个人,究竟跟我又怎样的仇怨?

……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