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城建得很大,所以在建城之初,为了军民之间的划分,为了便于整个巨城的管理,建城者们就很干脆地,把渭城分作了东城和西城两个部分。东城嘛,高级一些,主要住的都是些渭城的军政要员,有钱的富商以及整个渭城所要蓄养的军队。所以,东城的街道显得规划得很好,毕竟多为达官贵人,整个东城,相较于西城,规格和档次都是高些的。

而西城,相较于东城,就略逊了好多。西城住得大都是平民,或者是卖苦力的贩夫走卒。所以,整个西城,显得很凌乱。当然,大唐的律法很严苛,震慑得很好。而渭城的各个统治者们,也不是那些只会拿拿朝廷发的银子,天天混吃混喝的。他们也很高兴自己所掌控的渭城现在的繁华。这种繁华,能够给自己带来良好的政绩,同时,他们也是能够在一定的权限之内,一定的程度之内,获得很多的好处。

所以,渭城的繁华,是个聚宝盆。唐人以文为尊,那是他们知道知书达理所能给自己提升很大的档次。但是,他们也很骄傲于自己的血性。那是一种讲究道理的同时,又讲究正直刚毅的品性。换句话说,就在这些投身军旅,满脑子都是肌肉的渭城的将军们看来,谁要是敢在渭城捣乱,就是跟他们作对。

而且天天又不打仗,除却赚钱之外,跟作对的人作对,对于已经不满足于饱暖思**的军中将领们,也不失为是一种很好消磨时间的方法。

所以,即便是在渭城的看去极为混乱,整天充斥着叫骂声的西城,治安也挺好的。虽说没有做到夜不闭户那样的上古奇迹,但是,居民们很满意了,歌铭也很满意了。

歌铭为了生存,就把自己的那匹骑到渭城来的黑马卖给了马行,可惜卖掉之后,也就只是拿到了六十两的银子。这价钱相较于大唐其他的很多地方都要低,当然歌铭也知道这是在渭城的缘故。渭城靠近北邙,而北邙盛产皮革和马匹,所以在通商之后,这儿的牲畜,卖得真的很便宜。

无可奈何地,歌铭也只能接受了这个现实。所以当他从车马行走出来的时候,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全身上下的流动资产,只有不足一百两,这可怎么活呢?

歌铭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捏了捏挂在腰间的那把长剑厚实的剑鞘,觉得自己以前真的很好笑。

觉得自己好笑,是因为歌铭记起来自己在流湖的时候,还在忧心出门的师傅会不会因为钱没带够而没有钱去买吃的。而这种担心,立马落到了自己的头上,真是好笑啊!

……

……

……

但是歌铭也不是那种知道错了之后死不悔改的迂腐之人,他知道现在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再过个没几天,自己就要饿肚子了。所以,他要快,要快点地去赚到钱,然后,再要能够修行……

这个愿望很不切实际,但是这也是多么的,朴素和美好啊……

……

歌铭要决定开医馆,这当然是件大事。当然,这件大事也是只相对于歌铭而言的。那位包子摊上辛勤地蒸着包子的圆脑袋粗短脖子的大师傅,肯定觉得这真是屁大点的事,自己今天的包子卖不出去才是大事哩!

这个决定,歌铭很慎重。他敢肯定自己不是突然之间拍脑袋决定的,当然从小到大,他也不喜欢拍自己的脑袋。他也可以肯定自己不是被那匹卖到车马行的时候看见母马一兴奋,而甩尾巴甩到自己头上的憨货给甩傻了。

究其原因,很简单,也很无耻。

因为歌铭觉得自己背过那么多的医书,也算是半个郎中了吧,只要不碰到那些考究医术,或者特别棘手的活,歌铭相信,自己能够糊弄过去。再加上在上宁村的时候,自己一剂药,救下了可爱的小石头儿,他就相信,自己,真的是可以的。

但是歌铭也很清楚,自己是个半吊子,只会背些医书药房而已,而病这个不好的东西,讲究很多。

譬如一眼扫去不同的人有着同样的症状,但往往是在其他地方,有着非细辨难以看清的不同情况,而这,恰恰就决定了这个疾病的真面目究竟何如。

不懂装懂,过于武断,是要害死人的。

在大唐这个地方,害死人,按照律法,是要有牢狱之灾的。所以,出现什么万一的话,后果会很不可想象……

可歌铭还是决定要开一个医馆,开一个因为他没有钱去买些什么药材,空空如也的医馆。

因为这个活计,现在在歌铭眼里看来,已经是不仅仅关乎于自己是否能够饱腹。更是关乎了自己,能不能结识更多的人,能不能进入稍稍上层些的圈子,能不能对于自己的修行有着更多的帮助,还有,找到关于自己师傅的消息……

……

……

……

歌铭现在很头痛,因为开医馆,是需要排场的。当然,歌铭也可以选择当一个赤脚医生,拿着一个布番,走街串巷地叫嚷自己的医术如何高明。这种做法,不需要花太多的钱,只需要嗓子和脚力。但是,除非是快要饿死,歌铭是肯定不会选择这个方法的。

因为他害臊,也就是说,怕丢人。

他是书生,要参加明年的春试的人,如果在西北十三边城里脱颖而出,那就可以去参加秋试。如果再考好了,他就可以直接去长安,进行最后的殿试了。那样,就不愁吃喝了……

当然,这个想法很美好,所有读书求仕的莘莘学子,也都是抱着像这样的想法然后头悬垂锥刺股寒窗苦读二十载,再然后大部分人怅然而叹名落孙山。

所以,歌铭也很想达到这样的境界,那样的话,即便真的是无法修行,自己也是愿意的。但是,歌铭还没有狂妄到小觑天下人。他倒是怕自己明年春试,就被刷落。所以,他得准备好后路。

读书可以,但是读了不能当饭吃,那就只能拿来当爱好了。

所以,歌铭燃气熊熊壮志,要去开医馆,赚钱!

这就是他要开医馆想赚钱的原因之一。可是他还是读过圣贤书的读书人,虽说赚钱没人会反对,但是当个赤脚医生,他还是觉得,臊得慌……

……

对于找店面这种活,歌铭是不懂的。但是,在他从那个圆脑袋粗短脖子的包子铺大师傅那儿买了五个包子,顺带问了一下这儿的牙行在哪之后,他就不慌了。

那位乐于助人的包子铺大师傅从生出来到长这么大,就是一直在渭城的西城活动。当然,他卖包子的时候,从南来北往的人也知晓了很多,所以,他很热心地根据歌铭提的要求,很切合实际地,指引了一个牙行。

这个在那位卖包子的大师傅嘴巴里很厉害的牙行,不仅仅是做着普通商品的掮客,也是很擅长中介一些便宜房子。所以,实话实说,这就是最现在最适合歌铭的情况的了。

这个牙行,在西城的深处。歌铭在穿过一条满是油水小巷,又路过好几个窜溜出老鼠的小水道口中,再七拐八拐之后,终于是寻到了这个听闻很厉害牙行。

……

牙行的管事在听说了歌铭的要求之后,很有职业道德,没有对歌铭说的那些要便宜、要干净、要客流量的条件有着任何的轻视或者鄙夷,只是拿出一幅西城的地图,掏了掏鼻屎,一弹,然后指点着几个空闲的铺面,很平静很诚恳很有生意人的基本素养地说:“这位小哥,只有前两个条件可以满足了。”

……

在七谈八谈之后,歌铭最后是花了七十两,从一个要出远门好久的年轻人那里,租下了一个店面。店面不大不小,连带后面两间房和一个小院。因为这个铺子以前是卖字画的,所以干净;因为主人家要出远门,估计要一年才回来,所以,算是以很低的价格拿下来了。

只不过,这个可以讲是临着大街的铺子,客流量,真的是很夸张的。

西城有十三条大街,除却那些小巷子之外,这些大街,宽敞得可以横着放下三辆马车。因为渭城以前是个军城,所以,街修得很宽。

可是,歌铭拿到的这个铺子,是在第十三条大街上,靠近了冰冰冷冷的城墙,人也很少,甚至,没有狗多。

……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铺子自己还是要开的。所以,在花了五两银子和两天的时间定制好了一个牌匾之后,歌铭的铺子,终于是开了。

在放了一串鞭炮热闹热闹了冷清的大街之后,歌铭的这个取名叫作药斋的小铺子,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正式营业了。

这个花了歌铭很大气力和还价口水的不大的牌匾,虽然用的是最普通的木头,漆的是最便宜的黒漆。但是歌铭还是觉得,这个牌匾很好。而且自己亲手写的药斋这两个字,结构舒逸有致,构架清奇,字体清秀当中自有一副铁画银钩,很好。

可是,这条大街,除却几只被鞭炮声吓到狂吠的狗在应喝之外,格外的空空落落。

所以,歌铭现在很忧心,这样的境况,自己究竟能不能赚到钱,然后很好地活下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