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那湖乃是忘情湖,湖中之水,乃是汇集天下众生的七情六欲之念而成的。

所谓物极必反,既是七情六欲所成,却能反克之。是以,喝下忘情湖之水,便可断去一切情念,望得久了也会渐渐淡化心中情念,直至忘却,甚至忘却自己。

玄空道人前去,即是与紫陌仙子有缘,当全缘法。

玄空道人辞了玄明道人,直往忘情湖而来,玄空道人心中明白,若是要将紫陌仙子唤醒,就必须要将她带离这忘情湖畔,不然被这忘情湖的个中业力牵绊,想要将她唤醒,却是千难万难了。

正当玄空道人要带紫陌仙子离去之时,却见那西方灵山处大力永驻二金刚驾云而来,便要将紫陌仙子带回灵山见佛,玄空道人自然不允,一言不合,便与那大力金刚动起手来。

这大力金刚虽是西方得护法,但是修为远不及玄空道人,当下就被刷了出去。

大力金刚被击退,慌忙之间自怀中取出一颗佛珠,一下祭起,定在头顶,这才稳住了身形,却依旧不肯罢手,借着佛珠的法力,催动法诀,打出一道金光直射玄空道人!

玄空道人知道这佛珠定是不凡,自然不敢大意,将手中拂尘一挥,一道白光与那佛珠所发金光撞在一处,如一颗岩石当空炸开一般,发出一声爆响,震彻九霄,就连那湖水也禁不住这战斗的余波,溅起了几百丈高的水柱!

大力金刚见此,心中大惊,手中连连掐动法诀,那佛珠的金光就像是一条千丈的金色瀑布一般,自上而下倾泻下来。

玄空道人虽是道行高深,但是这佛珠也是威力不小,被这佛珠连连攻击,倒也令这玄空道人有些无可奈何,只得将手中拂尘连连刷动,抗住那金光,不教它落到身上。

他可是明白,就凭这小小的佛门金刚,是无法祭炼出如此厉害的法宝的,这定是佛门的厉害佛陀的法宝,若是教这金光落到自己身上,那不死也得受些伤,到那时恐怕就真要交代在这了。

那边玄空道人与大力金刚斗得激烈,这边永驻金刚也早就提了降妖杖上来与紫陌仙子斗在一处,永驻金刚提杖向着紫陌仙子腰部打来,却被她侧身躲过,取了青锋剑在手,向着永驻金刚劈去,永驻金刚以杖架住,又是一荡,便将青锋剑荡开。

再提杖来取,却见那紫陌仙子用剑尖一挑,降妖杖被挑得一偏,紫陌仙子趁着这个空当,将青锋剑望着永驻金刚咽喉刺去,剑尖的寒气迸发,使得永驻金刚咽喉处一阵冰凉。

永驻金刚心中一惊,急忙抽身飞退,又将降妖杖一收,又是一扫,将青锋剑扫开,却施个遁术,到了紫陌仙子身侧,一杖打下。

紫陌仙子措不及防,只得匆忙用青锋剑挡下,但是却被那降妖杖的力道震得虎口发麻险些裂开。这永驻金刚论修为发力都要比那大力金刚弱上不少,比这紫陌仙子确实要强,只是一开始轻敌罢了,如今却是尽了全力,

二人又是拼斗了数十个回合,紫陌仙子便落了下风,渐渐不敌。

玄空道人虽是被那金光阻挡,却也将这边之事看得分明,心中大急,暗暗骂道:“可恶啊!这家伙哪来的这么强的法宝,如果再这样跟他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恐怕反倒吃亏,那紫陌仙子恐怕也撑不了多久,这该如何是好!”

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左手持拂尘猛力刷动,全力抵挡,右手掐动印诀,一个符文生出,玄空道人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符文之上。原本还有些模糊的符文一下变得清晰。

玄空道人见此,也不耽搁,抬手虚空一拍,那符文顿时闪现出了白光,直往那金色的佛珠而去,那大力金刚见此,知道难胜,将手探出,就要将那佛珠收回,免得失手令这法宝被收了或是被毁了,回去后不好交代。

但是却无论如何也收不回来了。

就见那符文直直地击在了佛珠之上,佛珠的金光顿时黯淡了不少,但是却依旧定在那里,落不下来。

大力金刚见此又是连施法力,想要将那符文破开,但是那符文依旧是死死地托住,不教那佛珠下来。

玄空道人又是一拍,法力涌动加持到了符文之上,那符文却像是撑不住这么强的法力,一下炸开,化作烟雾消散了开去。

那佛珠没了符文阻挡,便自落了下来,只是此时却是失了光彩,像一颗雨点一般,自几百丈的高空落下,好在那大力金刚伸出手去稳稳地接住,才不至于落入忘情湖中。

玄空道人冷哼一声,转身便要去助那紫陌仙子退敌。

却听得后方大力金刚大喝一声:“那道士休走!你落我法宝,今日定叫你不得善果!”

喝罢,又提伏魔棍朝玄空道人打来,玄空道人浑然不惧,提拂尘去挡,一下将那伏魔棍打开,冷笑道:“你的法宝都教我落了,还有何手段,敢与我争斗,我念你并无大恶,便饶你去吧!”

大力金刚一听,顿时大怒,大喝道:“狂妄!”又将手中法诀一掐,却又双手合十,道一声:“阿弥陀佛!”

玄空道人顿时感觉到不妙,将手中拂尘一抖,三千拂尘丝飘动,每一根都变得奇长无比,向着那大力金刚卷去,要将他一招杀死。

便见那拂尘丝向着大力金刚而去,大力金刚却不抵挡,更不闪躲,只是双手合十,微闭双眼,好似并未察觉一般,又像是凌空入定,稳如泰山。

任那拂尘丝将自己包裹。便见他的头顶生出一团光华,不是佛光,却是法宝发出的光华。

便见那光华渐渐凝成实体,乃是一个降魔杵,宝光闪烁,那降魔杵一下自大力金刚头顶脱出,飞了出去,发出无量的宝光,朝着四周的拂尘丝狠狠击打,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

只见四面火花四溅,势如破竹,不过一瞬的功夫,就将那无数的拂尘丝破开,又朝着玄空道人打来。

这降魔杵乃是大力金刚在西方灵山多年,用自身功德凝聚而成的,用于守护元神的本命法宝,威力极高,如今一经祭出便是要拼命了,若是打不到还好,打到了,就算是太乙天仙也要受伤。

玄空道人自然知道这法宝厉害,恐怕自己也是难以抵挡,但是如今也是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尽力挡下。

正待施法去挡之时,那降魔杵已经到了近前,玄空道人正值无法,却见一旁闪出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了自己身前,正是紫陌仙子。

原来刚刚紫陌仙子正与那永驻金刚争斗,忽然见得身旁宝光一闪,以为是这永驻金刚留了后手偷袭,忙以青锋剑架住降妖杖,转头看去,却见乃是大力金刚以降魔杵击向玄空道人。

而那玄空道人却是束手无策,心中焦急,是以尽了全力连刺永驻金刚三剑,这才将他逼开,跳出圈外,直往玄空道人这边而来,又见那降魔杵已到了玄空道人身前,也顾不得许多,直接以身去挡。

玄空道人见紫陌仙子挡在自己身前,顿时一惊,便要伸手将之推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见得那降魔杵闪着宝光,带着亿万斤的力道,毫不留情地打在了紫陌仙子的后背之上,她闭上了眼睛,鲜血自她的口中流了出来。

缓缓的,自嘴角滑落,滴到了忘情湖之中,被湖水花开没入了湖底,消失,但是那湖水依旧可见点点鲜红,紫陌仙子的身体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缓缓坠落做下去。

玄空道人见到这一幕,心中猛地一阵剧痛,像是整颗心都被撕裂了一般,他仰天一声咆哮,也不顾好歹,运起法力,奋起神通,将那降魔杵一把握在了手中,照着那大力金刚头顶砸去。

大力金刚慌忙用伏魔棍去接,但是那伏魔棍立时就被打成了两截。

大力金刚大惊,想要抵挡,但是手中法宝已然全失,若是用手去挡,那简直就是找死,正要施展遁术逃去,却见玄空道人又是一杵砸落,正中头顶,当即死绝!

玄空道人又将降魔杵往那永驻金刚掷去,永驻金刚措不及防,被打中后心,哪里还有命在?这一切说起来麻烦,其实也就一会儿工夫罢了。

玄空道人打杀了这两人,一纵身,伸手将那紫陌仙子抱在怀中,但没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双眸紧闭,似是熟睡一般,身体早已经被那降魔杵亿万斤的力道打得筋脉寸断,骨骼尽折,整个身体柔软得就像是一团棉花一样。

玄空道人不断地往她的体内输入真元法力,但是相对于子模型中的伤势,这点法力也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紫陌仙子此时双眸紧闭,脑海中却是忆起了前世今生的一切,灵雪、赵悦芸、紫陌,天庭、华岩寺、西天灵山与佛打赌,以及忘情湖畔几百上千年的等待。

一切的一切全都在脑海中呈现,恍如昨日,只是历历在目,却都深深地烙印在灵魂的深处,永远无法磨灭,也永远无法忘却。

许久,紫陌仙子微微睁开了双眼,忍着疼痛露出了笑容,她笑得很甜,很美。

将手放到了玄空道人的手上,握住,声音虚弱地道:“我……我与佛祖打赌……我……胜了……这世间……是……是有情……有爱的……”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