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惩罚?奖励?

“老族长,这万万不可啊,族藏阁乃是家族重要禁地。自从家族建立以来,从未有过将族藏阁当作禁闭之地。其中的族藏是我族的立族之本,是我族历代先辈呕心沥血,努力收集,才有了现在的族藏阁。所以还望老族长三思啊!”一听到老族长给予龙殇的惩罚方式,大厅内顿时就出现了异议,立即有人劝慰道。

“恬躁,我所做出的决定还轮不到你们来质疑。好了,都不必多说了,我心意已决。都散了吧。龙殒,你留一下,其他人都走吧。龙殇,你收拾一下,两天后会有人带你去族藏阁。”

“是,老族长!”众人齐声道。

言罢,众人无奈的退出了议事厅。退出大厅的众人没有因为老族长的斥责而有所愤怒的负面情绪,而是有些别样的好奇:到底为了什么值得老族长如此决绝?难道只是因为龙殇是家主的儿子吗?就算即便如此,也不用偏袒地这么明显吧。把族藏阁当作禁闭之地,那这到底是让龙殇去接受惩罚,闭门思过去了,还是让他随意翻看族中典籍,肆意修炼啊?谁能告诉我,这到底给予龙殇的是惩罚还是奖励啊?众人都不断地想着这个问题,可他们想破了脑袋终究没有得出答案。

……

待得众人都离开了,老族长才开口夸道:“殒儿,你有一个好儿子啊!”

“老族长,您谬赞了。”龙殒谦虚道。其实龙殒也不禁有些迷茫,为什么老族长这么的偏袒自己的儿子啊?让龙殇去族藏阁进行禁闭,这哪里是惩罚嘛,明明就是大大的奖励啊,而且还力排众议非得让龙殇进入族藏阁,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我有一个好儿子?这又是什么意思?龙殒百思不得其解。

“哈哈。你也别去想了,我让龙殇进入族藏阁去禁闭,最重要的是希望他能够多学点东西。这么年轻就能够一招击败龙云这个后天后期的武者,其前程不可限量啊,而且二长老与他境界相差之大,并在其威压之下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更能证明他的不凡了。所以我才破例让他进去族藏阁的。虽说是让他进去禁闭,但我想他还是会明白我的意思的。”老族长也看出了龙殒的疑惑,出言解释道。

“多谢老族长使得我儿龙殇有了活下去的机会!”很明显,龙殒以为自己的儿子能够脱离废体,一跃成为修炼天才,都是老族长在暗中帮忙,故而出口谢道。

毕竟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没有强大的实力,那么你就是一只弱小的蝼蚁,只能任人宰割。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傲笑世人。

“哈哈,都是一家人,无需如此多礼。其实龙殇能够摆脱废体,也并非我之功劳,当初他去测试殿进行测试,我见他天赋异禀,就将他带到了后山,对他进行教导。可没过多久,龙云的爷爷就带人到后山寻觅龙殇。在小木屋前,龙云的爷爷对其施加威压。当时我也想看看经过了我几天的特训,龙殇能够达到了什么程度,所以我没有出手,只是躲在暗中观察。在龙云爷爷的威压下,龙殇立如长枪,不卑不亢。见到龙殇如此,龙云的爷爷可能有些羞怒,便与龙殇定下了三拳之约。第一拳,龙浩(龙云的爷爷)大概出了三分力道,结果被龙殇轻松接下,第二拳,龙浩使出了八九分力道,将龙殇轰退了几步,最后一拳,在龙浩恼羞成怒之下,不禁爆发了全力,并使用上了武技七伤拳。结果被龙殇硬生生地扛了下来,还一直撑到了龙浩离开才不堪,重伤昏迷过去。其实,就在龙殇硬接下龙浩第二拳时,我就已经被惊呆了,故而没有能及时出手。但看着龙殇硬接下了龙浩的第三拳,我更是如同雷击,不敢相信。殇儿的身体防御实在是太强大了。”讲到龙殇对抗龙浩,老族长依旧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老族长,您的意思是殇儿接了龙浩三拳,而且龙浩最后一拳还用尽了全力和武技?最后,三拳之约,殇儿赢了?”龙殒也是一脸的不肯相信,自己的儿子,他自己还不了解吗?想当初在龙殇七岁时进行了元气测试,货真价实的天生废体,可如今不但摆脱了废体的称号,还如此的逆天。对,就是逆天。除了逆天这个词之外,龙殒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词可以形容自己的儿子了。

“哈哈,我就知道,老子的儿子怎么可能是废体。十四岁的后天境后期,还有谁?还有谁能够达到如此境界。”龙殒疯狂的大笑着,以此来发泄心中多年来的不快,和伤痛。

狂笑了许久,龙殒逐渐收敛了,对着面前的老族长,有些歉意:“让老族长见笑了。小子失态了。”

面对龙殒的疯狂颠笑,老族长也没有太在意,毕竟无论是谁,自己的儿子被欺压了这么久,时至今日,得以摆脱,都会有所癫狂之举的:“无事,殇儿被欺压了这么久,而你这个做父亲的也无法帮忙,还要被一群长老逼着,也实在为难你了啊。”老族长出言安慰道,“也没有什么外人,别老族长长,老族长短的了。就叫我祖父吧。”

“是,老……祖父。”龙殒还有些不太习惯,差点有些改不过口来。

“殒儿,殇儿潜力无限,你可要好好的培养他啊。要不惜一切代价,努力培养。说不定将来在殇儿的带领之下,我龙家能够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将是我龙家历代先祖竭尽其一生都无发达到的高度啊!”老族长郑重地讲到。

听到老族长对龙殇的评价,龙殒又是一呆。

“祖父,您确定是不计一切后果,不惜一切代价,努力培养嘛?”龙殒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老族长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龙殒见老族长点头示意了,立即答道:“我明白了。”听龙殒的语气,仿佛害怕老族长反悔似得,立刻应承下来了。嘿嘿,老东西们,接下来我会让你们看看,谁,才是这龙家现任的家主,谁,在这个龙家说了才算。

“好了,既然你们父子也多年未曾相见了,去找殇儿好好聚聚吧。”老族长和蔼的道。

“是,老族长!”说完,龙殒走出了议事厅。刚刚走出议事厅,龙殒就仿佛飞一般,朝着龙殇所住的院落奔驰而来。

……

“曾祖怎么还不来啊,我都等了好长时间了!”在一座大殿门前,一个少年正在东张西望,一会儿在台阶上坐下,一会儿有站起来看向远方。显然这个等人等的不耐烦的小伙子可不就是龙殇吗?

龙殇从台阶上站起来,朝着远方望去,终于,一个灰衣老者正慢悠悠的往着这边走来。

“曾祖!”看到老者悠哉悠哉的散着步,龙殇实在忍不住了,出声大喊道。

原先还在百步之外的老者,听到龙殇的喊声后,仿佛瞬移一般,直接出现在了龙殇的面前。

“曾祖,您怎么才来啊?殇儿都在这等您半天了。”龙殇对着瞬间出现在他面前的老者抱怨道。

“哎呦喂,小子,曾祖我有些事耽搁了一小会,就让你在这等了我老人家一小段时间,你还不乐意了啊?”被龙殇成为曾祖的老者在龙殇的脑袋上敲了一下,有些不悦道。

被曾祖在头上敲了一下,疼的龙殇直咧嘴,连忙叫到:“曾祖,我错了。”

见龙殇疼痛的那副模样,曾祖也是一乐,问道:“不回去准备准备,来找我干什么啊?”

“准备?有什么好准备的啊。我孑然一身,没什么重要东西。”龙殇自嘲似得说道。

“哦,是吗?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要跟你父亲说的吗?”看着龙殇自嘲的模样,老族长心中也是一痛。

“老爹?算了吧,老爹太忙了,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等以后我有了?能够帮助老爹的时候,就可以好好的陪伴着他了。现在去见老爹,只会让老爹更卡难做罢了。”龙殇犹豫了一会,无奈的说道。

“可你父亲他,很想你啊。刚刚从议事厅出来后,我见他就急匆匆地朝着你所住的院落疾驰而去了。”老族长有些心痛的道。

“啊!老爹他去了我的住处?这……曾祖,那我先回去了啊!”龙殇不禁有些惊喜之意,一句话还没说完,龙殇调头就往住处跑去。

“等等,等等,你急些什么啊?你还没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一听到你父亲在你那小破院里等你,你想丢下我老人家,回去了啊。”看着龙殇急忙的样子,曾祖有些打趣道。

“诶,曾祖,你也知道的啊,我和老爹都好久没见过了,我急着回去看看他,也是人之常情啊。您就先让我回去聊聊老爹吧。”龙殇祈求道。

“想要回去可以,但你要先跟我说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老族长依旧不肯就这么轻易放过龙殇。

“是这样的,我如今跟着您修炼也有一段时间了。我来测试殿前等您,就是想来测试一下,看我现在能达到什么境界了。”龙殇无奈的说道。

没办法啊,见到曾祖有种不弄明白自己到底所为何事,不肯罢休的模样,龙殇也唯有按捺下心中的急切,如实的向曾祖阐释清楚。

“哦,原来如此啊。那我们就想去测测吧。说实在的,我现在也挺想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境界。”说着,曾祖就径直走向测试殿大门,用力一推,就带着龙殇走了进去。

龙殇站在原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只能让老爹在院落里等一会了。边想,边朝着测试殿走了进去。

……

就在测试殿这边曾祖父俩还在进行测试时,另外一场测试快开始了。

走出议事厅,龙殒飞快的奔向龙殇所住的院落。一路上,越接近龙殇所住的院落,龙殒的心情越是激荡,多少年了,我有多少年没有见过殇儿了。他会怪我吗?倘若他责怪我,我该怎么办?矛盾的心情不断的骚扰着龙殒。

以龙殒的实力,没多久就出现在了龙殇的院落前。

站在龙殇的院落前,龙殒不禁有些心酸,这就是殇儿所住的地方吗?这么多年,殇儿都是怎么走过来的啊?我这个父亲做的也太不合格了吧。

也难免龙殒会感到心酸,眼前的院落实在是不敢让人感到恭维:大门早已破旧不堪,仿佛稍微一用力,这扇大门就会成为一堆木屑。推门而入,随处可见的野草参差不齐,杂乱的野草中还夹杂着些许让人叫不出名字的野花……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