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要嫁给他?”凌墨看着茶杯中飘着的绿色,眼瞳中却无半点聚焦。凌墨白皙的脖颈出,还隐约可见几道尚还泛着红的伤疤。

童卿轻轻颔首,道:“嗯。”“那——”凌墨突然笑了起来,问道:“妖族的婚契你知道多少?”

“灵魂不灭,婚契不毁。”短短的八个字,却让许多妖枯等万年,生生世世找寻着恋人的转世。

“你也知道啊……”凌墨的语气中似乎然上了一丝落寞,又摇头笑道:“即便如此……”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了——“是凌望同童卿成婚。”

对啊,是他们结婚呢。凌墨笑的更欢了,大笑道:“好,好啊。来人!下月,下月就举办童氏卿女与王爷的婚礼!”

童卿行过礼后退下,独留凌墨一人站在高台之上,显得格外寂寞。

……

若说是女孩的梦想便十里红妆,那童卿的出嫁可是遭到了无数的嫉妒。十里?怕是百里也有余,整个妖域最先入眼皆是一片浓艳的红。

八只通体雪白的异兽拉车,一顶鲜红的轿子恍若天边的流星般划过。

了看着那顶小轿子,心中更是激动万分。之见一只如同上等羊脂玉所铸的手缓缓挑起大红的轿帘来,在一片红之中,那白显得更是美丽万分。

凌望早已不是小孩的身躯,而是化作一翩翩少年郎,如精心雕琢般的面容上写的是激动与欢悦。过了今天,童卿就再也不会离开他了。生生世世,即使忘了彼此,也会因为婚契相识,相知,相恋,相守。

一路牵着童卿的手,两人来到圣象前祈祷。

凌望正激动的偷看着童卿,但以轿子为中心慢慢溢出了一些黑黝黝的裂缝。凌墨在高台上自斟自饮,看着那些黑黝黝的裂缝,似是解脱一般吐出一口气:“终于可以回去了。”

渐渐的,凌望也发现了不对,周围的一切全部凝固、扭曲、碎裂。甚至一片破碎的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弧度。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童卿掀起自己的盖头来,看着手背上凝了一半的婚契,微微一笑,手一伸,紧握长剑,踏着无数的碎片朝高处急速掠去。

凌望一下子呆住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化为九尾,去追童卿了。

凌墨仍然不慌不忙地倒着酒,又饮尽一杯,才眯着眼,仿佛听不见妖族的哀嚎一杯,目光追逐着留青。

留青四处找寻着,不见子陌棋碎片。四处崩塌的越来越厉害,留青也越来越心焦,突然看到凌望身后有一处异样,挥剑斩了过去。剑尖紧贴着凌望的脖子停住了,童卿取了碎片蹙眉问道:“为什么不躲?”

“因为我相信,你是不会伤害我的。”这是留青在这个世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再次从黑暗中醒来,就见相望一脸着急的问道:“你是童卿吗?”

“我是留青。”而你是相望。

两人的命运注定不会与凌望与童卿一般。

有你的噩梦,叫美梦——魇梦瓶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