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凌望的表情,童卿便知道大事不好了。果然凌望死死盯了童卿一会儿突然转身,从鼻尖发出一声轻哼。丢下一句“陪本王去逛花园。”便走出了大殿。

临到门口时,还故意磨磨蹭蹭,童卿一笑,赶忙小跑过去牵起了凌望的手,道:“走啦。”

凌望脸上的冷色瞬间如同初春的残雪遇到阳光一般,在倾刻之间融化。马上绽开笑魇,道:“那块走吧!”又忽然一怔,板起脸来,道:“好吧,陪本王过去。”

童卿在心底发笑,面上却不改丝毫表情。应了声“喏”后赶忙牵起了凌望的另一只手。

现下是冬天,御花园却仍然百花齐绽,趁着雪景,倒不失为一道别致的风景。

凌望的小脸越来越红,支支吾吾的不知想说些什么。一握拳,咬牙道:“童、童卿,你能不能……嫁给我!?”

童卿闻言一怔,随即道:“好呀。”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容,看的凌望直接呆住了。

但是下一句话却如同寒冬被泼了一盆冷水:“不过你经过成年礼了吗?”

童卿笑着离开了,之留下仍然呆在原地的凌望。

……

“给我办成年礼!!!”凌望的小手重重的拍在了凌墨的桌案上。这倒是把凌墨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是童卿出什么事了呢。卷起一缕墨发,语气慵懒“怎么突然想到了这个?”

凌望的小脸瞬间爆红,糯糯道:“我要娶童卿。”

这话在凌墨耳边与惊雷无异,他拍案而起“你说什么!?”

“反正他答应了!”留下这句话后凌望就摔门而去了。

凌墨笑道:“看来这只,还是没有明白成年礼是什么啊……”

妖族的成年礼,考核的并不是年龄,而是——灵力。若是灵力够了,即使是刚出生也可以举办成年礼,但是成年礼要传送到另一个“界”至于在哪里会经历什么谁也不知道。

一片寂静,半晌后凌墨沉声道:“来人……在下月十五,举办王爷的成年礼。”

……

“你真的要嫁给相望?”凌墨眼神莫名的看着童卿问道。

童卿一笑:“是童卿要嫁给凌望。”或许她现在是留青,她继续道:“这样,在他们成亲那天,就可以出去了。”

凌墨点头,毫不在意地说出了一个惊天消息:“在这个梦的深处,有子陌棋的碎片。”

留青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急忙问道:“在哪里!?”

凌墨却不再言语,看着留青笑的莫名。

端起茶杯,浅抿一口,留青长舒口气道:“在梦破碎时,才会出现吧?”

见凌墨点头 ,留青才算放学了自己心中的一块大石头。

正说着话,面前的传送门一阵剧烈的波动。一个浑身是血的身影走了出来。

“九尾血狐!”凌墨的眼瞳瞬间缩小入针尖。

只见那道身影瞬间扑了过来,一口咬住凌墨的脖子,利齿直接钳入了肉里。待那血红的眼眸中倒影出童卿的身影,他才停下了动作。

庞大的身躯渐渐消散,留下一道略显单薄的身影一头栽倒在了童卿怀里,耳边的呢喃虽风而散:“现在我通过成年礼了呢。”

“嗯,我嫁给你。”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