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等想吃的时候再让他们来吧,”颜忠看了看身边灯火阑珊下的妻子,忽思及两人好像很久没散过步了,回头看了看还在低头看肚子得颜浅墨,不由眉毛跳了跳,“墨儿,我和你娘亲,想去河边走走,你是继续逛还是陪我们?” 转头也向容良请示了一下。

颜浅墨看了看热闹非凡的夜市,又看了看颜父颜母,都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看来果然是真的,还在犹豫不决时,容良看到她望到集市时希翼的眼神直接就替她做了决定,“朕还想逛逛,自己一人太寂寞,让颜小姐陪着朕吧,不久就与将军在河边马车旁会合。”

“不好!”颜浅墨和颜母同时出声,可是却出于不同的原因,颜浅墨是经过刚才摔倒一事不想与容良在一起。

而颜母则考虑的比较多,毕竟颜浅墨黄花待嫁女一枚,本就男女授受不亲,不能因为对方是皇上就不避嫌了,“浅墨毕竟是女孩,男女授受不亲,还望公子见谅。”在外是不能叫皇上的,毕竟不是皇宫,人多眼杂。

容良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颜忠,这才开口,“姑母,”

只淡淡一声称呼,却另颜母脸色陡变,她深知她是外姓国戚,当年先祖之于开国皇帝有大恩,这才封了个外姓国戚,而这么多年过去,早已经开始没落,容良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姑母,让一向有礼有距的颜母也半晌作何回答。

颜浅墨是知道颜母是位郡主的,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脸色各异的几人,容良是淡漠,颜忠是一副意料之中,而颜母是惊慌失措,看来看去把眼神转向容良,心中直想这厮不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吧?

轻踢了一下容良的脚后跟,容良疑惑的转过头,惹来颜母和颜忠愕然的目光,一时之间缓解了紧张的氛围,而颜浅墨对这些顿然不觉,“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容良默不作声,深沉的看着颜浅墨,颜浅墨在这种目光下极其不自然的扭扭头晃晃脑,就差遁走时容良才语:“为什么不愿与我一起?”

颜浅墨低头有些气势不足,但声音却很坚定,“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和你一起,我要自己去,这样比较容易钓公子帅哥。”

容良听到了这句话,无奈的轻叹口气,伸手想轻抚她的头顶,颜浅墨却忽然发现地上少了两双脚,猛的抬头,容良的手正好覆在了她的脸颊,温润柔软的触感另容良微微失神,颜浅墨傻傻的站在原地仰着头,繁华的街市灯火在这一瞬间成了两人的背景。

“咳咳,”先反应过来的是颜浅墨,轻咳掩饰尴尬,然后想起抬头的正事,拔高嗓门,“爹爹娘亲呢?”

容良想起刚才眼睛余光看到的一幕,眼神复杂的颜母被颜忠轻搂肩膀推走了,“刚刚走了。”

“就剩我们俩了,不要太拘谨,走吧。”

颜浅墨不得不点头同意,两人一前一后,始终隔着半步的距离,看着前面伟岸挺拔的背影,颜浅墨一时不注意脚下,又往前趴了去,被转身的容良接了个正着,“投怀送抱?”

“你才投怀送抱!”颜浅墨趴在容良怀中,抬起头,凶巴巴的模样让两边路过的路人也不禁对这两人多投去了几缕目光。

容良看了看垫在颜浅墨胳膊下的手臂,又看了看颜浅墨凶巴巴的眼神,挑了挑眉耸耸肩,意思谁在谁怀里?

飞速般的起来,捋了捋衣袖,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本想潇洒的“哼”一声走人,眼光被前方一小摊上的东西给拉直了,慌忙的走向前去,还没走上前,就见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执起那东西,声音温柔如水,“老板,这怎么卖?”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