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身影慢慢转过,手掌上流转着一束若有若无的白色气流,淡淡地看着熊庆说道,“这就是元力麽?”

“怎么可能。”熊庆满脸震惊地看着测元石上亮起的十条刻痕,“这不是真的!”熊庆暗暗说道。不相信的擦了擦自己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测元石,可测元石上依旧亮着的刻痕,明晃晃的宣示着自己的存在。

“十二岁元力十段,踏入了入武境,果真是个天才啊!”,吴垢看着测元石上刻痕发出的亮光,喃喃地惊叹道。

“哇,没想到叶飞鸣那么的强。”,“真的好帅哦!”,“这下不用怕那个熊人妖了,以后他敢欺负我们,叫飞鸣帮我们揍他!”。

“咳咳,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之间的差距,你们都几乎是同样年龄的人,怎么就比人家相差这么多?好好的反省反省!”吴垢轻咳了声道,但并没有人有任何的反应。

“看什么看,还不敢快去训练!”一道厉声,把所有孩童的目光都统统收回,一阵惊叹和哀声后,孩童陆陆续续的走出了阁室。

夕阳西下,柔和的余晖,透过似火烧过的晚霞,照射着大地,顿时训练场上的数十个人的身影被映射在地上拉的修长。

“屏住呼吸,身体下沉,稳住脚步,双手抬起,平伸开来,好,就这样,身体保持别动,接下来把元气缓缓贯通全身,别松气,尽自己的全力让元气瞬间从身体上释放而出,要一口气做到。”严厉的声音,让数十个半蹲着身体的孩童,脸色逐渐变得通红,旋即数十股不同颜色的气体从身体表面喷发而出,顿时场内一股不小的能量浩荡开来。

看到这番景象,叶飞鸣不禁咂了咂嘴,暗暗地惊叹。

“身体要稳住,手脚不要抖,再来一边,深呼吸一次,屏住呼吸,元气贯通全身,集中精力,猛然释放!”

闻言,叶飞鸣也照着吴垢所说的去做,屏住呼吸,身体缓缓下沉,稳住脚步,双手平伸,把自己感应到的元气在体内缓缓运行,凝聚心神,最后猛然……

“咦,怎么回事?”叶飞鸣惊诧道,就在刚刚自己快把元气运行一周天,然后释放而出时,却感到了一层阻碍,让元气无法向全身释放而出。

叶飞鸣皱了皱了眉头,不甘心地再试了一次,发现又是同样的情况。“到底怎么回事?测试元力时元气都可以从手里释放,怎么向全身释放就不行呢?”

就在叶飞鸣百思不得其解时,吴垢走了过来,出声问道,“叶飞鸣,怎么啦?”

“额,吴垢大哥,我为什么不能像他们一样元气外放?”叶飞鸣问道。

“这个……?你是不是在元气释放时遇到层阻碍了?”,吴垢试问道。

“对呀!”,叶飞鸣回答道。

“那原因就是你的本源属性还未激发出来。“,吴垢断定道。“本源属性?什么是本源属性啊?”叶飞鸣挠了挠头问道。

“万物都有属于自己的本源属性,人也一样,很早之前人们就把本源属性称之为五行,五行是由金,木,水,火,土五大元素组成,五行相生相克,在天地间维持着平衡。缺一不可,一旦天地间少了一种,都会发生无法想象的灾难。”

“然而,人的本源属性是与生俱来的,大多数人只有一种本源属性,有少数人有两种本源属性,极少数人有三种甚至四种本源属性,而五种本源属性全聚集于一身的人,还从未听闻过。”

“所以,可以说五行就是本源属性,你只要激发自己的五行之力,也就是本源属性,那便可把元气运用自如了!”吴垢笑道。

“那怎样才可以激发出自己的本源属性呢?”,叶飞鸣疑惑道。

“激发出自己的本源属性很简单,只要把元气凝聚到一定程度,再运转几个周天,最后把元气全力从体内释放而出,反复几次,便可成功。”

“一时半会也很难成功,不要心急,慢慢地一步步来。只要时间足够,就可以成功的。”,吴垢笑着解释道。

听了吴垢的解释,叶飞鸣对这水辰大陆的武学可谓是更加了解了一些。这里的人原来是把先天元素与本源属性融为一体。关于五行之力,自己好像在中辰大陆时听大哥和父亲讲过?

叶飞鸣摇了摇头,讲过也可能是平常谈话时略微说了一下,并没有讲的如何详细。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关于五行之力的记忆。想不出来,索性就不再去想。

当下闭目沉神,元气入体,开始缓缓地在体内运转了起来。

时间一滴滴过去,大半个夕阳已没入了群山之中,一轮明月已在天空中高悬。天色有些昏暗,夜晚即将就要降临。

此时在训练场中央训练的孩童已经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地上,有的更是直接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去了一般。

所有孩童已在原地休息时,训练场的后方却有个萧瑟的身影,独自半蹲着,如同雕像一般,身体没有一丝的动静。

“叶飞鸣竟然还在坚持,也太厉害了吧!”,“他不会是睡着了吧,你看他眼睛都闭起来了。”,“这样也能睡着,不会吧!”

一大群孩童看着叶飞鸣,发出许多惊叹与赞许。正当有人已打算过去“叫醒”叶飞鸣时,身体刚刚站起来,还没走到一步,叶飞鸣久闭的眼眸便缓缓睁开。

元气已在体内运转了数个周天,猛然冲击,最后的那层屏障阻碍在叶飞鸣多次的冲击下已是薄如蝉翼。旋即体内“嘭”地一声,最后的屏障便如大坝决堤一般,体内的元气瞬间汹汹地释放。顿时,叶飞鸣的体外一股无行的气流缭绕周身。

“怎么回事?这种感觉……好像全身都充满了力量!”叶飞鸣手掌握了握,惊讶道。

“叶飞鸣,你还好吧。”马德走了过来,询问道。

“我很好啊,你为什么突然这样问?”叶飞鸣疑惑道。

“刚才看你一直闭着眼睛蹲马步,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怎么会,我刚才一直在和你们一样训练呢。”

“额,那好吧。”马德说道,心里却惊叹叶飞鸣的体力如此之强,蹲了那么久的马步,竟然没有一点也看不出他有半点疲惫的感觉。看来叶飞鸣真是强悍,自己能与他为伍,也不怎么会被人欺负了吧。想到这,马德不由的露出一丝微笑,“叶飞鸣,以后你要有事可以尽管说,我能帮会尽量帮你。”

“嗯,谢谢你阿德。”叶飞鸣也以微笑回应道。

“今天的训练就到此为止,明天一早,日出之时,再次到这里集合训练,一个也不能少。谁要是迟到,训练加倍!都给我听到了吗?”站在训练场最前方的吴垢,大声的喊道。

“听到了!”立刻场内便响起一大片的回应。

“好,全部都去休息吧。”吴垢说完,立即一大群原本疲倦的孩童变得精神焕发,兴高采烈地跑着离开训练场。

“这群孩子。”吴垢无奈地叹了口气,旋即走到叶飞鸣面前,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觉吗?”

“我好像突破了那层阻碍,你看看。”叶飞鸣把在体内流转的元气,悄然释放而出。一股无形的气流缭绕着周身,使得衣服胡乱的飞舞。

“不错啊,半天就激发了自己的本源属性,我们现在回去,用属性石测试一下,便知道你的是什么属性。”

“属性石?”叶飞鸣心里疑惑道。

青石镇外,一处府邸之中,一个刀疤壮汉拿着一个箱子,恭敬地站在一旁,看着大厅上座的冷面男子说道,“老大,这柄惊魂剑是在龙汇拍卖场买下来的,花了府内近两年的储蓄,请你看看。”说完,刀疤壮汉把箱子放在了桌上。

冷面男子伸手打开了箱子,取出里面放着的紫黑色的宝剑,旋即把剑身从剑鞘内拉开,目光在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猛一提气,手臂挥动,紫光绽放,空中便出现了道道剑影。动作停止,道道剑影归一。“兹~”

一道属相摩擦的清脆声响起,紫黑色的宝剑便收入了鞘内。

“这剑可谓是鸡肋,食之无肉,而弃之有味!胡烈,你说这柄剑花了一千五百万元币是吗?”冷面男子抬起头,看着胡烈问道。

“是~是的,府主。”胡烈低下头,紧张地应道。

“你还说是有人故意激你,你才把这柄剑买下的,对吗?”冰冷地吐出,让胡烈不禁浑身打了个抖,惊慌地说道,“属下一时糊涂,愿意接受府主任何惩罚!”

“惩罚?免了吧,此剑虽是鸡肋,可确实也是把极品宝剑。只是压制元气输入,用剑挥发出的威力要小了许多,待日后慢慢研究,或许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倒也不会怎么吃亏。”

闻言,胡烈大松了口气,还好府主不惩罚自己,不然自己绝对要遭殃。自己心里可是清楚,府主的实力有多麽强大的。

“不过敢这么挑衅我们烈牙府的那人是什么来头?”冷面男子疑问道。

“具体身份不是很清楚,不过经过我们这几天的暗暗跟踪,发现他好像与白沙城铁鹰府内的人有些来往。”胡烈略微凝重地回答道。

“铁鹰府?”冷面男子的眉头微皱,问道“那人现在身在何处?”

“那黑袍人在乌山脚下的一间客栈停留,据打听他要住上些时日,因为不知道他具体身份,我们也还没有动手。”胡烈慢慢地说道。

“还没有惊动他最好,我要亲自去会会他,看他到底是什么人!”冷面男子眼眸掠过一丝阴冷,森然地说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