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比试!”老管家一声高呼,仿佛在诠释着上一场的惊心动魄的战斗场面。

“嗖!”一道人影上台了,那人一袭黑衣,面色冷峻,眼睛死死地盯着梦天,充满了战意。

而梦天感受到了这股充满战意的目光,转身看着对方。

“你很厉害,我想和你比试!”那人露出一口白牙,缓缓说道,直接道出了本意,眼睛却死死的看着梦天。

“只要你能打败我,矿场就是宋家的。”那人好像想道什么似的接着说道。

“哦!阁下是谁?你又怎么能做主?”梦天“清风步法”运转,一步跨出,已是上台,两人对峙在了一起。

“天岚学院,剑痴,楚牧!”那人惜字如金的说道。

“至于矿场,谢栋不会不同意!”接着又说道。

梦天把目光投向了王镇长。

“是的,经过谢家决定,如果你能赢,那么谢家将退出争夺矿场。”王镇长站起身缓缓说道。

“来,战吧!”楚牧全身气势提升,修为也第一次呈现在梦天眼前。

“哗,这人居然是巅峰武灵强者,这么年轻,恐怕这人不过十七岁吧。”

“你没听到此人说自己是天岚学院的吗?天岚学院当然能培养这么厉害的人物,天之骄子,自然不足为奇。”

“巅峰武灵吗?有点意思!”梦天看出楚牧为巅峰武灵之后,心里也是一惊。不过想了想也就释然了,既然是天岚学院的,不足为奇。

巅峰武灵,天才?妖孽?

“童公子,不要答应他,他是天岚学院的剑痴,实力强横,我们清风门的师兄师姐都不是他的对手,普通的初级武宗也奈何不了他,不要答应他。”当宋萱听到剑痴楚牧这个名字的时候,想了想终于知道此人的来历,赶紧开口提醒梦天。

“什么?初级武宗也奈何不了他,我的乖乖!”有个胖乎乎的中年人心惊胆战的说道。

“只有学院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天才了!”一个依附于宋家的小家族说道。

“看看我家那些孙子,一个个纨绔无比,不学无术!”也有一些老头捶胸顿足的说道。

因为宋萱怕梦天听不到,所以说大声了,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那就来战吧,我也想见识见识你的实力!”梦天嘴角弯曲,喃喃自语道。

全身修为放开了,不再束缚。

中级武灵的修为第一次在这些人面前显示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那胖乎乎的胖子又睁大眼睛颤抖的说道。

“又是一个天才?妖孽?”王镇长觉得今天的震惊比几年加起来的还要多,已经坐不住了。

“这……”宋萱小嘴张得大大的,以此来表达自己的震惊。

“………”

“我姓斯名梦天!”梦天对着楚牧说道。

“不错,能做我的对手,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楚牧眉头一挑,沉声说道。

“你也不要让我失望。”梦天也回答道。

“喝,冲天拳!”楚牧灵力一提,使出了武技!

身形鬼魅般的移动,拳头带着无尽气势犹如陨石般飞速袭来。

“踏虎拳!”梦天运转踏虎拳带着雷霆之势对轰了过去。

“轰!!”

两只拳头对在了一起,空气被压迫的发出爆鸣!

梦天退了五步,而楚牧退了三步便稳住了步伐。

“不错!”楚牧邪魅一笑。

“不错的还在后头。”梦天也不甘示弱。

人群已经惊傻了,这么大的气势,自问如果他们在这中间的话,这里的除了巅峰武灵,以下的被这两股拳劲轰中的话,不死也要残废。

“再来!”梦天再次冲了上去。

“喝!”楚牧双拳也和梦天打斗在了一起。

“碰!”两人都退后了几步。

楚牧稳定身形之后,手一抹,从乾坤戒中拿出了一把宽厚的大剑!

此剑通体金光,有两米长左右,剑身仿佛有着一条金龙在环绕。

“此剑我叫他斫山剑。有劈山裂地之势,所以我叫他斫山。”楚牧抚摸着剑身,如同抚摸挚爱之人一般。不愧是剑痴!而斫山剑如同听到了楚牧的心声般发出了一声声厚重的声响。

梦天知道,如果不用赤焰的话,是铁定赢不了楚牧的,所以现在他手一抹从自己的乾坤戒中拿出了赤焰刀。

赤焰拿了出来,突然就使周围的空气火热起来。

现在赤焰刀身形宽厚,刀身犹如岩浆般火红,浑然天成。

“好久没有使用你了!”梦天喃喃自语。

“好刀,来吧,我已经听到了我的斫山剑渴望战斗的咆哮了。”楚牧在梦天拿出了赤焰刀之后就按耐不住想要和梦天一决高下。

“如你所愿!”梦天轻笑着说道。

两个天才妖孽,一刀一剑,一决高下。

“惊天斩!”楚牧双手握剑,一道金黄色的刀气凌空劈来。

“狂风刀决-闪!”梦天气定神闲的使出了童老送给他的《狂风刀决》第一式!

如同火红色的弯月竖劈出去,刀气形成了一股无匹的气势。

一股金黄色,一股火红色!

梦天已经把《狂风刀决》第一式练得熟悉无比,但是总是找不到第二式的修炼方式,总是失败。

“铛!”《惊天斩》《狂风刀决》两种不同的武技对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股震耳欲聋的声响。

“哈哈,爽快!”楚牧发出了一声发自肺腑的笑声。

“游龙斩!”楚牧再次变换招式,再次袭来。一条刀气所化的金黄色游龙张牙舞爪的出战

“喝,火龙斩-火龙升天!”梦天第一次在与人打斗中使出了云老所赠的《火龙斩》!

《火龙斩》第一式火龙升天,刀气化作一条火龙。

两条龙撞在了一起。

“轰!”

这次,造成的气势更加惊人,修为低下的人已经承受不住这股气势而被掀翻。

比赛台已经满目疮痍,轰然倒塌,激起了大片灰尘。

人们只能在灰尘中模模糊糊的看到一道金黄色,一道火红色拼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声刀剑相拼所特有的声响。

待到尘埃落定。

楚牧,梦天两人单手持武器对立!

秋风徐徐,两人的长袍被吹的呼呼作响,头发也已经散乱。

如果细心的观察的话,会发现,梦天持刀的手在微微颤抖。

严格来说,梦天已经败了。

楚牧在天岚学院学习,自身实力强横,臻至巅峰武灵,对战普通武宗而不落败,可想而知。

“你赢了,剑痴之名果然名不虚传!对剑的领悟非同一般!”梦天缓缓说道。

“呵呵,你以中级武灵的修为和我对战,你不弱!”楚牧却摇了摇头说道。

“我早晚会堂堂正正打败你!”梦天坚定的说道。

“那我期待你的挑战!”楚牧也正视着梦天说道。

武道正是这样,遇强则强,不进则退!!

…………………(未完待续)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