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梦天现在已经若无其事的下台了。

看着医师手忙脚乱地诊治着不知是生是死的谢丰,宋天罡心里总算是找到了平衡。差点没哼出小曲来。

不管谢丰是生是死,梦天知道,此人如果想要恢复,没有五六个月是不行的了,因为谢丰已经被自己“踏虎拳”的拳劲所伤,这也是梦天最后一刻手下留情了,收回了一些气力。毕竟谢丰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然的话,谢丰现在要么是一个死人,要么就是个废人了。

看着谢栋双眼快要喷出火来的样子,梦天就算不问也知道谢丰这次伤的很严重。

不过梦天还不怕他们报复,毕竟有一个条约在,就算他们偷袭自己,梦天我不会太担心,因为他现在是中级武灵,全力爆发,就算巅峰武灵也别想留下他。

这件事谢家并没有采取什么过激行为,比试还得继续。

第六场,谢家胜!

第七场,谢家胜!

…………………………

第十一场场,宋家惨胜!

终于,随着最后一场的宋家惨胜标志着比试完毕。

“下面由胜者上台抽签。”老管家看了看人群,宣布到。

宋家只有三人上台,他们在梦天之后赢了两场,不过宋家虽然有总共赢了五场,但是却有两人是惨胜,根本没有再战之力,所以现在只有梦天,宋萱和一个梦天不认识的宋家子弟上台抽签。

反观谢家,谢家除了谢桥受伤无力再战,其他五人都还好,而那黑衣少年也在其中,梦天观看他比赛,并没有发现什么新奇之处。

他们也只是上台了三人,其他两人轮空,黑衣少年就是轮空之一。

“好了,抽签吧。”老管家沉声说道。

梦天是第三场比试。

“童公子,我是一号!”宋萱拿着牌子像个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的说道。

“呵呵,加油。”梦天给宋萱打气道。

“嗯,我会的!”宋萱回答。

宋萱对阵的是谢家的一个高级武师。

两人刀光剑影,身法武技频频落下,都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没能击败对方,不得已,老管家判两人平手。

二号的那宋家子弟叫宋珂,是个高级武师。

而他的对手是谢震!

宋珂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想而知,只能被谢震一刀拍中打下了台。幸好无性命之忧。

轮到梦天了,梦天的对手也是高级武师,叫做谢颂,拳法很烈。

对于别人来说是个硬碴子,但是对于梦天来说,真的很一般般。

梦天一再利用“清风步法”躲避着谢颂的拳头,最后抓住机会一记重拳就把谢颂打翻在地。

梦天还想欺身而上,却不想谢颂居然认输了。

看着谢颂对自己拱手认输就下台了,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走下台。

现在宋家还有两人,而谢家还有四人。

“现在,不需要抽签了,直接挑战。”老管家可能已经和两家家主商量好了,再次上台宣布道。

“谢家谢震,谁挑战我?”谢震第一时间跳上台,霸气无比的说道。

“太过分了!”宋萱小嘴一嘟,就想要上台教训谢震。

“交给我吧!”梦天却先她一步上了台,临了说了这么句。

………………

“你确定要挑战我?”谢震眯着眼睛缓缓说道。

“怎么?你怕了!”梦天似笑非笑的回答道。

“哼,休要逞口舌之争!”谢震被梦天这样的态度激怒了。

“赤月斩!”谢震手提大刀,一刀劈来。

“雕虫小技!”梦天默默运转清风步法,并不与谢震面对面硬憾,也不想取出自己的赤焰刀,不然的话,谢震根本撑不住自己的一刀。

“你有什么本事,只知道躲!”谢震连砍十几刀都没有攻击到梦天,气急败坏的说道。他认为梦天这是打不过他,所以才会只知道躲。

“哦,你确定!”梦天也不想陪谢震玩了,戏谑的说道。

“伏魔斩!”谢震双手握刀,怒吼一声,一道似有似无的刀气凌空斩来。刀气仿佛要划破空气一般向着梦天劈来。

“谢震居然能够凝炼出刀气,就算是放在学院宗门里也是身居天才之列了。”王镇长唏嘘的说道。

“踏虎拳!”梦天灵力附着到拳头上,一记踏虎拳对着刀气轰去。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对上了刀气。

“刀气如何,一拳破之!破!”梦天怒吼一声。一往直前!

“什么?他居然徒手硬抗刀气!”有人惊叫到。

“这……这…”也有人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嘭!”一声巨响,在旁观战的一些修为低的人被这股力量碰撞散发出来的气浪掀翻。

现场一片混乱,狂风怒号。

“咳咳!”待的一切平静下来,这场风暴的中心终于发出一声细微的咳嗽,微不可闻。但是人群都在注视着这里,所以很多人都听到了。

宋天罡和谢栋两人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宋天罡是担心梦天帮自己家却葬送了性命。而谢栋却是担心谢震,毕竟这可是能够媲美谢桥的天才。损失一个都会伤筋动骨。

尘埃落定!

两人的身形露了出来。

谢震狼狈不堪的单脚跪地,捂着胸口,鲜红的血液因为咳嗽而从嘴角流了出来。

反观梦天,虽然一身白色长袍被刀气割破了,并且染上了灰尘。但是梦天却是笔直地站在那里,黑色长发随风飘荡,一身势气霸气凌然。

谁赢谁输!一眼就可以看出。

“呼,童公子!”宋天罡现在心终于放了下来。呼出了一口浊气。

梦天风轻云淡地下台了,而谢震却是步履蹒跚地下台。

“这童公子这么厉害?刀气一拳破之?”人群再次发出震撼的疑问。

“看来我们都小看他了。”王镇长苦笑着对着身旁的老管家说道。

“他一定是某个世家或者是学院的学员,但是却不知道他用的这武技是什么武技。”王镇长想了想说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