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口吧。”

“不了。”

“真的很补的,来一口吧。”

两人推搡来推搡去折腾了半天,最后君华脸色一沉,“咣”一声把碗摔在了桌子上,药汁飞溅的声音落在另外两位心头一颤。看脸色君华是真的生气了,清凉的眸子里烧着怒火。

天哪,这个女人简直是疯子啊啊啊,小狐狸在台阶下面欲哭无泪。这是个变态吧!会不会弄死我什么的!

夜泽不说话,贱笑僵在了脸上。

君华砰地一挥衣袖熄了炉火,转身看向被凉了很久某狐狸。捻诀吟咒,小狐狸身上的禁法解开了。

这个女人又在发疯了吗?这是善心大发还是在玩猫捉耗子?

“你走吧。”君华语气平静又坚定无比,“去人间,再也不要回来。”

小狐狸愣愣地看着她扔下一枚药丸,转身离去。

夜泽收起笑脸,轻叹。之后端起推搡了半天的药碗,仰头喝干。下亭台时看了一眼小狐狸,衣袖一甩再也没回头。

云梦泽重新回到了一片寂静,只剩下地上的瓶罐和混杂在空气中糯米桂花的香味。

该走的都走了,该散的也都散了。

世事分合圆缺,从无定数。但是有一种叫做缘分的东西从来只有分,没有散。

走也走不了,逃也逃不掉。

——————

是夜,云梦泽。

满天的辰星如同沉浸水底又映出光芒,把一处小苑的池塘映地梦幻飘渺。倒映的星空之中是一个白色的倒影,漆黑的眼睛映着沉在池中的晨星,又映进池水,美好的好像不在三千世界。

白莲摇曳,一池清香。

——————

“喂,我错了好不好!你快出来!喂!”远处回廊中脚步仓促,声音的主人反复喊着某人的名字。

“君——华!我错了好不好!”莫名的响亮的声音划过夜空,落入池边人的耳中。

很是穿脑呀。

池边的人在确实烦人的喊声中捻起一颗石子,华丽地扔了出去。石子在水面上啪啪地带起一大串波纹,最后沉入水中,只剩下一串气泡。

回廊中的男子跑地气喘吁吁,可是云梦泽实在是太大了。

“不行呀!”他心说

他抬起手,悠扬的鸟鸣划破夜空。金红的凤凰盘旋过天空,落在他的肩膀上。铜色的喙理了理赤金的羽毛,凤凰俯喙在他耳边宛若低语。

“哦,对了!”男子恍然大悟,随后凤凰化成一捧烟火消失在夜里。

。。。。。。

小苑,池塘。

君华被突然扑出来的人影一把抱住,之后对方开始用力地蹭她,还撒娇一样地抱怨个不停。

“君华,人家可找到你了。。。。。。”

“找我干嘛。”君华抬手一个肘击,“回你的花楼啃花糕去。”

“啊!打我!君华我有正事!”夜泽松开君华,脸上写着“我很正经”四个大字。

“少来,我不陪你干坏事。”君华一脸寒霜,“少说有正事,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我会不清楚。”

笑话,和他一起待了近九百年了,不知道他是多么烂的人就等于白活了。

“不是啊!”夜泽抓着自己的头发扯了一下,“你捡到的那只妖,啊啊那只狐狸,它晕倒了,在。。。。。。喂。。。。。。”

夜泽的话还没说完,君华就已经捻诀吟咒了,几乎是一瞬间消失在视野中。

“我!。。。。。。喂!君华!我还不如一只宠物吗!”夜泽促起咒法跟上,“那次。。。。。。还有那次!你有着急吗?!”

——————

夜里清风吹拂,天净水的烟气被风吹散。红色夹在其间与小苑不同,这里是一片红莲。

月华倾洒,红莲妖艳。

……

雾散开,确实是小狐狸倒在地上。

君华二话不说便抱起小狐狸放进了天净水中,说道天净水原不过是一处泉眼,引注瑶池之水天生一池红莲。这池在君华他们到来之前便在这里了,天地精华,吸收了千生万世。

怎么回事呀。。。。。。莫不是药出了问题?。。。。。。不应该呀!君华心下焦急的来回踱步,之后又躇地停下。左手伸出,空气中涟漪叠荡。片刻,蓝光中浮现一颗鸽蛋大的冰色宝石。切面纹路古朴,一面面棱光剔透。

“喂!”夜泽气喘吁吁地跟着赶到,看到那颗宝石,一下子变了脸色。

“寒冰魄!”夜泽厉声,劈手夺下了玉石,“君华,你疯了吧!”

“我知道我在干什么!”君华一把把玉石抢了回来,“难道你让我放着它不管吗?”

在君华看来,仙魔本无分别。只是在修仙路上要救济众生,否则就与魔族无异。无论是物是妖终究是一条性命。况且这只狐狸是自己带回来的。若是不救到底,与杀它无异。

手中的玉石蓝光瀑泻,掀地二人衣发翻飞。眨眼间一头青丝已蔓延生至脚底。如同河流倒泻,说不出的瑰丽又幻然。洁白的额头上仙印由蓝至红,在夜幕下妖艳无比。

寒冰入水,如同月色投上万里湖光。冰封了它的身体,却融化了她的心。

(分割线)

“君华。”夜泽无奈地看着君华有些憔悴的脸。“那冰魄可是。。。。。。”

“怎么会呢,是我。。。。。。弄错了?”君华轻声如同自言自语,双眸光彩全无,有点空洞地映着冰底的红莲。

“对了。”夜泽一拍脑袋,“修仙石!”

话说出口他就恨不得捂脸了,他脑子进水了吧!他都在帮这个女人干些什么呀!

君华矗立,面色依旧平静如水,但眼眸中却分明地闪着光彩。

可是,他会给我吗?君华颔黙,眼中的光华又淡了下去。

。。。。。。

东方孤岛上,是白鹿一族的世土。他们近仙道却不入仙界,像妖魔却不入魔道,世世代代隐居山林。传说能通晓天机的上古神器——昆仑镜,就是由他们保管。而修仙石,是他们本族的宝物。

“君华,百里轩前几天应天帝之邀上天庭去了。”夜泽说完又后悔地捂脸,他今天是咋了,咋老是找事干。白鹿族长百里轩,比他家君华还要冷上几倍。两人绝不能同时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否则别人一定会冻死的。。。。。。

“百里轩?”君华把这个陌生的名字重复了一遍,语调清冷。

她面色平静,可心里却在赌。

寒风吹过天净泉眼,她眼里的光芒比池中的冰还要冷

“夜泽,无论如何我要去试试。”突然君华望向夜泽,一双冰眸中流光异彩。

“。。。。。。好吧,你小心就好。”夜泽开始在心里小小的担心起来“唉,他家君华就一点不好,太倔,真希望他们不要碰到就好。”

“嗯,那夜泽它就麻烦你了照看了。对了,这个给你。”君华嘱咐完夜泽后,转身从自己腰间的佩剑上解下一枚玉佩,随后一个飞身离去直向天际。

“。。。。。。”夜泽看了一眼君华交给自己的东西,眼中迅速地闪过一道暗光。“君华,你与他之间的缘分,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