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市中心内一家宽敞明亮的高档商场内,若晴挽着母亲在悠闲地逛着街。回来A城也没有好好陪母亲一起逛街吃饭,每天就想着找工作。难道今天放下心来,好好的玩乐。

他们先是到了5楼的电影院了一场电影,接着就在2楼的餐厅吃午饭,午饭过后就在一楼的商铺衣服,她们自己有在卖衣服,所有都是看别人的款和今年流行的款式,网店和这些品牌店的衣服没法比。价格也是天壤之别。

走得累了,他们就在一家咖啡厅里面坐了下来,点了两杯咖啡,享受着休闲的时光。

“妈,这里的咖啡可以续杯”若晴指着桌上的餐卡说。

“嗯,肯定要续,一杯好贵的。”十年来生活的艰辛让他们学会了精打细算。

若晴开心地呵呵地笑着。

她的妈妈一直都是这么可爱的

“晴儿啊,回来这么久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你奶奶啊?她应该很想念你的”若兰已经放下心中的痛。说起往事来也不会有感觉了

“不去。”若晴不想看到那一对母子,若是可以,这辈子也不想见到那个女人。

“妈妈已经释怀了,你也不要太执着了吧,至少他们也是你至亲。”

若晴沉默了几秒说“以后吧,会有机会的。”她还没有做好要见他们的准备。她也害怕,见面后已经如同陌生人

而且她已经和古家没有任何关系的了。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若晴接起电话“喂。你好”

“是若晴小姐吗?”电话对面出现一个甜美的声音

“是的”

“若小姐,我们是爱喂服饰有限公司的,恭喜你简历通过初次面试,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来公司复试呢?”

若晴看了看时间,中午3点了,疑惑地问“你好,一般面试不是早上的吗?”

“是这样的,面试经理明天就要出差,今天内会把招聘员工给落实好,你方便就在下午6点前感到AA大厦9楼。如果你不来就是当做放弃这次复试权。”

“可以可以,我一定能赶上,谢谢你。”若晴开心地挂上电话。兴奋地捉着若兰的手说“妈妈,我快要找到工作了,有公司叫我去复试,”

“现在吗?”若兰摸着她的手,开心地问

“嗯,我要在6点钟之前赶过去,妈妈我不陪你了,你自己再坐会,到处逛逛。我走咯。”若晴拉起背包,在若兰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雀跃地走出咖啡店。

徐泽希推开咖啡店大门,感觉身边一个熟悉的身影擦肩而过,他走了两步,停下脚步往后面看,透着玻璃外面人来人往,也没有认识的,或许是错觉。

他大步走到咖啡厅前台“给我一杯美式咖啡,不放糖奶,打包走。”他刚从外面见完客户回公司,经过这里,就想起这里独一无二的醇香咖啡。

给完钱,拿着咖啡,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熟悉的样子映入眼帘。

虽然已过十年,但他依然记得,她样子也没有老很多,只是更沧桑了而已。徐泽希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若兰面前。紧张地问着“你是若兰阿姨吗?”

若兰抬头看着徐泽希,迷糊地点了点头,他印象中应该没见过前面这个男人。

徐泽希看到若兰一脸的茫然。连忙说“我是徐泽希。”

若兰一瞬间傻了眼,张大嘴巴久久出不了声,不敢想象的慢慢站了起来打量着徐泽希。“哎呦,,哎呦,,你真的是那个胖胖的徐泽希,那个很喜欢我们晴儿的小胖泽希吗?”

徐泽希微笑地点了点头。

“我的天啊,十年没见,你都从一个胖小子变成一个大帅哥了哦。阿姨真的一点都没认出来。”若兰惊讶地说着

“阿姨,你怎么会在这?”徐泽希恭敬地问

“我刚刚和晴儿在喝咖啡,对了,你进来有没有碰见她,她才刚刚走了出去,应该。。。。”

若兰话还没说完,徐泽希头也不回转身大步冲了出去,匆匆忙忙地跑进人群中。。

看着他慌张的身影,若兰无奈地傻笑着“傻孩子,都十年没见了,长大的样子还能认出几分,留个电话给你不就更方便吗?”

徐泽希一路的狂奔,走走停停看着路上的女生,满头大汗,手上的咖啡也洒出袋子里。心脏突然不停地在快速跳动,感觉她就在附件,却找不到。

拼命地跑了一段路,突然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会,开始傻傻地轻笑着。

久违的感觉,久违的心跳,原来他还有这样不理智的时候,只是听到她一个方向就像个疯子一样在人海中狂奔,这种感觉就像是她刚离开的时候,他漫无目的的在人海中找她一样。

还能认出来十年后她的样子吗?

见到面后要说什么?

见到面又能做什么?

到底为什么要执着地去找她?

被蒙蔽的理智慢慢地恢复正常,他现在应该做的是回去找若兰阿姨留个联系方式,以后要不要见她就随心吧。

徐泽希突然转身,嘭的一下,一个柔软的身躯撞了上来,手中的咖啡也被撞倒在地上。

若晴摸着被肉墙撞得疼痛前额后退了两步,被咖啡洒到满身都是,哭丧着脸生气地抬头,

对上徐泽希如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眸,若晴不由得火冒三丈“怎么又是你,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还是这辈子得罪过你,老是找我麻烦?”

徐泽希也有点惊愣,以为不会再见到,才没几天又碰上,真是冤家路窄。

“你衣服全是咖啡了。”

“我眼睛没瞎”若晴白了他一眼。这下该怎么办,她要赶着去面试。刚进了一路边餐厅的下洗手间出来就碰到瘟神了

“进里面换一件吧,”徐泽希指着旁边不远处的服装店。

若晴无奈地只好走向服装店,现在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面试重要。

“欢迎光临。”服务员热情地问候,看到若晴的衣服是有点惊愕。

若晴对服务员微笑地点点头,然后进到店内随便在衣架上拿起一件款式普通一点的衣服,习惯性地了看价格。不由得倒抽一口气,天啊,也太贵了吧,她身上不够钱里。,然后,她多拿两件看价格。一件比一件贵。

徐泽希审视着她的身材和样貌,一边看衣服一边打量着她。然后拿出一件米黄色短装连衣裙递给她“换上”

若晴接过衣服看了一下,觉得还可以,就跟着服务员去换衣服。

徐泽希站在试衣间门前等着

试衣间的门打开,若晴从里面走出来,清雅脱俗的容颜,配着米黄色裙子,如莲花般艳而不娇,秀而不媚,楚楚动人。

那种气质和神韵和古芷晴有几分相似。

若晴羞涩地低着头,被他炙热的眼神看得非常尴尬和不适应。

“你的名字叫什么。”看得入神的徐泽希突然问到。

若晴并不想告诉他名字,转过身去看镜子。选择沉默不语。

服务员走了过来,微笑地说“哇,这裙子穿在你身上真的很漂亮很合适你,你男朋友好会选衣服哦。”

“他不是我男朋友。”若晴立刻纠正。语气显得不悦

服务员尴尬地微笑了一下。

“就要这件吧。”徐泽希给服务员递上金卡。服务员开心的接过卡走去前台。

“你给我个账号,我明天还你钱。”

“不用。咖啡是我的,弄脏了你的衣服,这件算赔给你的。”徐泽希说完就拿着服务员给回他的卡离开,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若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得不感慨,这么器宇轩昂的帅哥为什么会是一个连礼貌都不懂还冷傲跋扈的家伙。太暴殄天物了。

若晴突然想起要面试,拖起背包,慌忙地往外跑。

赶上地铁,去到公司,面试刚好结束,面试的经理也走了,连一点滴的机会也没了,若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

刚进门,若兰就惊讶地看着她的这身装扮说“晴儿,你的衣服好漂亮。你买衣服了?是不是面试成功了?”

“别提了妈,一肚子火,面试没赶上。”她颓丧地瘫坐在沙发上。

“没关系的,这个没见成,我们慢慢找,不急,对了,我今天见到泽希了。”

若晴精神一抖,做起来来紧张地问“在那?”

“咖啡厅,你刚出去没多久,他就走过来了,若不是他认出我来,我都不知道是他,那个样子变化实在太大了。以前胖得看那都像个球,现在很帅气,好像有锻炼,身体也很强壮。”

“那你有跟他要联系方式吗?”

“没来得及,他一听到你刚走,就跑出去找你了。。我等了一会也没见他回来就回家了。”

若晴听到没拿联系方式,又瘫在沙发上,没劲了

“你想见他就到他家去找他,你应该还记得那个地址吧。”

若晴懒洋洋地说“不去,而且他也不一定还住在那了。”其实,她更多的是怕见到不想见的人,更多的是在逃避,有些人明明很想见,有怕见到不知道说什么。“不说了,我进房间了,对了,威哥呢?”

“他买菜 去了。”

“哦,那吃晚饭就叫我吧 ,累,我回房休息一下。”若晴说完就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房间。

一想到因为那个家伙弄得她工作都没见成,就连睡觉也做梦也想吧他给掐死。以后要是在见到他一定要躲得远远的才行。

简单个性的房间内,徐泽希拿着粉色芭比娃娃,已经快10 年没有碰过这个娃娃了,一直放在一个角落上,直到今天他见到了若兰,深切地感受到她回来了,而且离他也就这么近的时候。他平静了十年的心又涌起波涛斑斓。

为什么不来找我?就算在你心里我是不重要的人,那为什么连苗苗都不找?

你和你妈妈的不幸,难道我们也有错吗?

为什么连一句问候也没有,就这样躲在背后默默地活在。

年少懵懂时的感情我不知道是不是爱情,或者是亲情或者是友情,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很想念你。。。

徐泽希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把娃娃放回原来的位置,一天都在懊悔着没有拿到联系电话而闷闷不乐

突然脑袋里闪出今天在试衣间外的那一幕。美女他见过很多,但能让他有心猿意马的感觉的,她还是第一个。

庸脂俗粉见多了才对那种小清新有不一样的感觉了?

他不由自主地冷笑了一下,甩掉脑袋破天荒的想法。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