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休息了几天,体虚力竭的毛病倒是都好了。

这几天玩的倒还算开心,除了被金玉晓这个很会偷奸耍滑的胖子暗算了几次,自己的日子也是很滋润。

像什么饭菜有人端,喝水有人倒,出恭有人扶这种服务倒是一应俱全。

当然,自己老妈老爹都不方便,小牛又太小,所以这些工作都被李身僮嘿嘿直笑的留给了一直咬牙切齿的金玉晓。

金玉晓无奈,只能在心里佯作镇定的对自己说:“没事没事……我尊老爱幼,我就死扶伤,我重情重义,我他妈在为自己娶老婆投资……

没事,我很好,仔细一瞧,这人生竟是如此美妙……“

李身僮明显也知道金玉晓在心里说什么,就一直双眼含笑,看着金玉晓低头不语。闷声发大财的享受着金玉晓周到的服务。

有了金玉晓的逗乐,这几天倒也不显得无趣。

可这种温柔的服务,总有一天会到头的。伴着金玉晓的欢呼,李身僮的病倒是都好了,只不过让他遗憾的是,自己似乎很难再找到像这样的机会来戏耍金玉晓了。

*******

青一色的高头大马在寨子门前站好,让这小寨显得有些怪异。

显然,这些马不可能是小寨所有,肯定是金玉晓不知在啥时候弄来的。

李身僮本想将就一下,想跟金玉晓一起乘坐一匹马来着。

但金玉晓这厮似乎是怕了李身僮,竟然直接从家里调来了几匹大青马。这种马匹并不是普通人家所能拥有的。传说,这种马是由以往的大宛名驹,在跟西北苦寒之地混合了妖血的烈马交合后,产生的一种神骏马匹。

这种马匹具有极强的适应能力,可横穿沙漠似骆驼,可横渡雪岭不皱眉,可顶住强风送重货,可以说是在商运中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事实上,金家能够在小城站稳,还能进军灿武城,这种大青马实在功不可没。

看金玉晓都弄来这么多大青马了,李身僮也不好再吆喝着跟金玉晓同乘一马了。

“喂喂喂,准备走的都快点了!咱们可要出发了!”

这一次,走的人不光是李身僮和金玉晓,还有金玉晓的四个贴身仆从兼护卫,外加两个小寨里的人。

前些日子,小寨挖的那些山参还没有卖出去,此次这两人跟金玉晓一块前往倒是能省他们不少事,至少是不用再走着去了。因此,小寨里的人看到这种机会,求金玉晓多弄两匹马,这才有了现在这两人与李身僮一道的事。

几人听金玉晓似乎不耐烦了。赶紧就到了马跟前,准备启程。

那四名仆从倒很礼貌,先过来道了一声少爷才自己上马。李身僮则是毫不忌讳自己这便宜大舅哥,自顾自的上马。旁边的两个村民很机灵,过来跟金玉晓说了一大通,无非就是些什么如果没有你,我们怎样怎样,多谢您怎样怎样,还望怎样怎样……

这种冠冕堂皇,人畜无害的场面话,金玉晓听得多了去了,就淡淡的答应了一声,至于其中的意思就不得而知了。

这两个村民一个叫赵铁胆,一个叫张大柱,两人都是机灵鬼,倒也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所以也不多问。

李身僮跟自己的老爹老妈道别,在马上不断的回首,似乎终于有些“游子志在四方,出门就是霞光”的感觉了。

他却没有看到自己老妈眼里的温柔和担忧,还有老爹眼里的无所谓和深埋眼底的那抹一丝不变的阴沉。

“不管事情如何变化,事情总算是走上正轨了,计划,也终于要开始了……”

******

李身僮骑着足有一人高的大青马,看着眼前只能容两马并肩的小路,心里终于激动了起来。这就是自己的第一次征程了吗?

这时的天很不错,就是有些三伏的征兆,虽说热了点,可这样的天气却是行走山野的好天气。

至少,夏日炎炎,阳气很重,一些鬼怪还是出不来的,就是那些低级的妖怪也不会挑选这个时候来害人。

毕竟,鬼怪的性质偏阴,最是见不得阳光,妖怪的妖力也多少有些阴气,低级的妖怪只要一到阳光下就会妖力下降。

如此一来,就算是再笨的妖怪,鬼物也不会在这种天气下出来鬼混吧。但,却不排除有一些发疯的东西,或者,是一些被追杀的东西……

李身僮心想第二次出寨就能见识一下山林中的奇地,倒也不枉我受了老牛的传承。这三次机会一定得慎用,排除掉自己得在进入大阵中心后得使用一次,就还剩下两次的机会,也就是说,自己只要不被一瞬间秒杀,就相当于多了两条命啊。

不过,这山里能秒杀自己的妖怪似乎不少,就拿那匹巨狼来说,自己半截身子还不过人家一口的,而且,他似乎还不是最强的,还得带小弟去埋伏人家……

山里还有那么多禁忌,万一自己触碰到了哪一个,哈哈,毫无疑问,都是死的不能再死的结果。

从小城到寨子也就两天马程,而云雾山与小城同路的地方似乎只有一天马程。所以李身僮必须得在那里找个理由与金玉晓分开。

正在李身僮想办法时,他却突然感到一阵香气扑鼻而来,自己全身似乎都在这香气中变得酥软了,变得很轻,很舒服。

他看看别人,其他人似乎也都是这样,只不过却比自己要陶醉的多。金玉晓倒还好,那四个护卫却是更加近乎痴迷,而那两个村民则是有些……淫邪。

护卫头子叫王超,是这四人里面功夫最高,内功最好的人,此刻也是醒了过来。看了看周围的人,赶忙把大家叫醒。

一行人很是吃惊,为何会有这种事发生呢?

金玉晓这时候先说:“我看那气味就是一阵风里带过来的,应该没啥大碍,你们看,这时候不是没有了吗?”

心里却暗自思忖,为什么我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可是,我似乎又想不到那里遇到过这种动人心魄的香。

王超点点头说:“我看少爷说的不错,应该就是风里的味道,不过,凭我多年经验,却是在这风中感觉到了一股女儿香。”

这话一出,其他三个护卫都看向老大,自己老大还没成亲,怎么就有这种经验……

而李身僮则是很怪异的看着他和金玉晓,似乎再跟金玉晓交谈着,说你怎么要这种护卫。

金玉晓瞥了一眼王超,发现这厮真的很认真的在说这件事,虽说自己知道他很正直,不可能去那种地方增长自己多年的经验,但现在似乎就是他让自己丢脸了。然后看看李身僮,又看了看天空,说道:“天气真好啊。”

似乎在说,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那两个村民听了王超的话,却是老脸羞得发红,他们刚刚就是看到自己在与几名漂亮女子嬉戏。

这件事倒是为旅途增加了几分笑料,之后也没有什么异常发生。

只是走了大概半天的时候,众人的大青马突然之间似乎就不听话了,停在一个地方再也不前进,全身都开始颤抖,甚至有的胆小的已经开始屎尿齐下。随后,所有的马匹竟然都变成这样了。

突然发生这种事情,众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好端端的,咋就变成这样了呢?一看就是吃坏肚子的样,像是吃了几十斤巴豆,一个劲的往外狂涌。

可也不能一下全这样吧。

往周围看看,也没啥妖怪的样啊。

这下可好了,马匹成了大爷,自己这些人要背它们了。

当天众人就在那里安营扎寨,弄好了帐篷,但回去一看马匹,却发现,马竟然死了一匹。

这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死一匹这个可是很贵的。

王超检查了一下,发现马是吓死的,它嘴角挂着一些花花绿绿的液体,很明显是胆囊破裂之后的胆水。

这时候,从李身僮他们安营之处前方不远处的草丛里钻出来一个人,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捂着肚子发牢骚,“真他妈饿,之前让那小娘们儿给跑了,下一次,老子一定把她给逮住,哼哼。”

这时候的李身僮他们正照看马呢,发现马匹变得更激动了,直接又死了两匹。

这样的话,原本的马就只剩五匹了。似乎又得有人同乘一匹马了。

王超走到营地外看了看,发现竟有一个人在向自己这边走来。他知道,一般能在这种道路上单独行走的,不是牛逼到了极点,就是运气好到了极点。

就上去问好:“兄台,不知是何方高人?”

那人一张有些脏乱的脸上写着的满满都是惊讶,想不到这人竟然敢跟自己搭话,不过,随后,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就释然了。

就上前说:“本……人,呃,本人。本人刚刚好送货,路过此地,恰好看到兄台这里有营帐,特来求宿一宿,还望成全。”

但他心里却在想,要不是闻到了这里有马肉,我才不来这鬼地方呢。人又他妈不能吃。

王超看了看那人,又去请示了一下金玉晓,结果这胖子二话不说就亲自去把人给请来了。

王超等近了再看那人,发现这人穿得破破烂烂,身上还有一股怪味,头上还有两根从草丛里带出来的树枝。完全不像啥高人,倒像是个蹭饭的。

金玉晓仔细一瞧,却发现这人眼中有一丝很淡的王者气概。

上前一躬,对那人说:“先生可否告知姓名?”

那人也不推辞,想了想就说:“朗达”。

“先生可否与我等共餐?”

“正有此意。”

“如此倒是多谢先生了。”

“没事。”

这直接看的王超一愣一愣的,这情况不对啊,自己少爷请人吃饭,咋还对人说谢谢?

他却不知,金玉晓把这人当做了功夫高手,认为跟自己吃饭是看得起自己,在之后还能保自己性命。

那人却也在想,难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可能啊。自己这幅样子才几天啊?但却也只好答应。佯装一副高人样子。

金玉晓这时建议道:“我们的晚餐,不如就地取材,吃些……”

还没等说完,那朗达就开口了:“马肉,就马肉好了。”

王超却是不解,问道:“为什么是马肉啊?”

朗达却说:“你们死了马,不吃马肉,难道还留着他们背回家?”

金玉晓点点头,却又猛的一怔,这人咋知道自己这里死了马?心里对朗达更佩服了。

对王超说:“去弄些马肉来吧,反正也带不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