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那我有啥好处?”大牛有些不满意,这头牛似乎很精,一直在把自己往他的火坑里推。自己啥都没做,咋能就让这头牛对自己另眼相看呢?而且,他还说自己传承。

现在转念一想,自己为啥会来到这里?还有自己不饿的时候,这头老牛不来啊?偏偏在自己饿的快透支的时候才出现。再者说,这头牛这么妖异,说不定会有什么诡计,自己现在可没有武器,全身上下最厉害的牙齿都伤害不了他分毫,若他有什么想法的话,自己只能听之任之,估计到时候就只能干瞪眼了。就算他所言是真的话,那他也没必要非要自己来做啊,大牛可不信凭一头会说话的妖牛的力量,抓不了一个人来。退一步说,就算大牛真的接受了这头牛的传承又能怎样?万一老牛说的家乡很危险呢?万一自己没到地方就挂了呢?在这里可没人给自己买保险!

就算大牛再笨,这些也是能明白过来的。

老牛说:“放心,,老祖我还没卑鄙到会害一个后世的娃娃。”

大牛才不信,充分发挥了自己在树林当中的惜命才能,嗤笑一声,对老牛说:“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老黄牛叹口气,看了看大牛,决定还是不要逼他了。反而主动跟大牛聊起来,“话说回来,小娃娃,你叫啥名字啊。”

大牛小眼一转,心想,说不定还有啥陷阱。就道:“李大牛!”心里说,谅你再厉害,也不可能知道我叫“李身僮”。

老黄牛眼珠一转,对大牛说:“谁说我不知道你叫‘李身僮’?”

大牛正得意呢,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当真是五雷轰顶,吓的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惊骇的说:“你怎么知道我心里说啥!”

老黄牛这时候却扯起了段子,“老祖我当年一世英名,在远古时期也是赫赫有名。

哈!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的世界好像很热闹,总有一些人来挑衅我,说我就是一头吃草的牛,根本没有啥本事。

比如说有两个叫做秀春娘,花石雨的家伙好像挺厉害,总在老祖我面前逛游,取笑我,还说吃了老祖我的肉能延年益寿。

也亏得老祖我脾气好,不跟他们计较,自己转头就走。作为一头牛,我可以说是很尽职责,那时候从不杀生,就连吃草前,还得给草念上两遍往生咒。

别人来伤害我,我也不打回去,任凭他们铁一样的拳头敲击着我的脊梁。于是,老祖我就在被打伤,慢慢恢复,再被人打伤之间循环。

但老祖我见到自己总被打伤,心想这不是办法啊。可老牛我只会吃草,这辈子除了吃草,还真没干过别的。”

老牛看了看大牛,发现他也看过来了,心想这小子是有兴趣了,嘿,有戏!有兴趣那就有感觉,有感觉就有心思,有心思还怕他不学吗?

继续说:“于是老祖我一边躲,一边想个法子让自己不被打得那么惨,顺带着让自己恢复的也快一点。可老祖我不会功法啊,这叫我咋想办法?

老祖我就想,我自己受伤时是怎么恢复的,可我东想西想就觉得,我一受伤,身体就又饿又累,那时候我就吃草,之后就没事了。

多亏老祖我这一哆嗦,嗨,真就把自己的功法想出来了。”

大牛这时候正听得入迷,突然听老黄牛不说了,心想,索性就听他全说完。开口道:“老牛,赶快说呀。”

老黄牛听他毫不客气的叫自己“老牛”,也不怒,对大牛继续说:“老祖我自创了一套功法,叫做《枯木逢春诀》。凭借这部功法,我把那些看不惯我的人统统吓跑了,最终还叱咤远古时代。单说这个,这部功法,就有着无穷的价值。

这套功法,可以说是天上地下独一份,而且,威力可以说是在整片星海都无与伦比。运转这套功法,可以吸收外界的能量,当然,必须是外界中你能用的能量,全都可以吸收为己用。然后,可以将这些能量完全转化为自己体内需要的能量甚至是生机。

甚至可以将生机传给别人,在危难时机救他人一命。

最逆天的是,老祖我的这套功法,只要你能练,无论境界高低,能力大小,全能用,当你练到最后一层的大成境界时还能自动运转,就算你昏迷了,这功法也能自己运转,将你体内一切内外的伤恢复,甚至还能主动吸收外界能量在你体表形成一层保护膜,替你暂时挡住外界一定程度的攻击!”

大牛早就听的张大了嘴巴,心里满满的都是这《枯木逢春诀》,从现在来看,这功法似乎是这世界上最牛逼的了吧,还能有比这更牛的功法吗?

尤其是自己这么惜命,这部功法可以说是特意为自己打造的一样。不过大牛还是有些不太相信,要是这玩意儿这么牛逼,你现在怎么快要死了呢?这牛啊,完全不像自己想的那么老实。他肯定还有事瞒着自己!

大牛却是很聪明的问了一句:“照这般说的话,那你岂不是随便找个人都能替你完成任务?为啥非得要我啊?别说你老人家这些年来就欣赏我自己一人,我才不信呢。我想,这功法也应该还有缺陷吧?我才不信随便找一个人就能这般练你的功法。”

大牛刚刚很细心的捕捉到一点,这老东西说,“只要你能练”,那也就是说还有不能练的喽。所以,这个功法一定有什么必须的外界条件,或者说,是硬件。那么既然硬件出了问题,在硬件里的软件又怎会这般容易的就让你得手呢?

因此,这看似完美的功法却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的内外矛盾,除非,自己能够完美的符合功法的要求,并且还能完全抵挡得住这功法自身带来的伤害!不过,大牛就算再自恋也不会相信自己就这么符合了要求。

老牛似有些尴尬,咳嗽了咳嗽,道:“呃……这个,功法嘛,本身是没有多大的毛病,就是有一点点痛,呃……不过吧,忍忍就能过去……”

大牛一听老家伙吞吞吐吐,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而且,大牛可以断定,要是自己真的没问清楚,就马马虎虎的练了这什么《枯木逢春诀》的话,说不定自己就在啥时候吃个大亏!到时候,自己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牛一想到这里,赶紧问老牛:“把话说清楚,不然我可没工夫陪你在这鬼地方陪你唠嗑,又饿又累的。”

老牛看自己被识破,马上回道:“呃……的确,我找你是有原因的,因为你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能够在这里看到我的人。而我残存的力量,似乎也不足以等到下一个有缘人了。所以,不论好坏,有你就行!你要相信一句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牛之将死,其鸣也哀。我一个快死的老牛,只是想培养一个能够依托的小辈,让他真的能够将我的骸骨送回我的家乡。

而那部功法,也是真的有些缺陷,只有在我事先安排好的地方得到一些东西,经历十分痛苦的事情,才能堪堪掌握这《枯木逢春诀》。至于是什么事情,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不过,你应该相信我不会害你,毕竟,我有求于你,不会用自己的事来开玩笑。你也知道拿自己的事情冒险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再说,我守护了这寨子那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不能就这样看着我临死了,自己的脑袋还被挂在木杆子上吧?”

大牛一愣,若说之前自己对这老黄牛还有些戒惧的话,那么有了老黄牛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将这种关系微妙的变化了。

之前,大牛也有猜测,自己明明在磕头,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呢?这分明是这老黄牛在作怪。但老黄牛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只是苦苦相求,让自己学习他的功法,送他的骨骸归乡。

现在想一想,若自己是老黄牛说的那个曾经叱咤远古的牛的话,断然也不会想就这样死在一个没人能知道自己的犄角旮旯里,让自己的英明散尽,自己的逆天功法不能流传,甚至连骨骸都无法回归。

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听老黄牛说 他曾保护这个寨子许多年,那他就是牛神喽?这样理解的话,或许没有老黄牛,自己也早就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山里的野兽给叼走了。毕竟,野兽偷袭宅子吃人这种事情在大山里不是没有发生。那也就是说,自己在道义上还欠老黄牛一个人情。于情于理,自己似乎都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大牛看了看老黄牛,它瘦削的脊梁在此时草原夕阳的映衬下显的是如此的孤寂。大牛仿佛看到了一个在黄昏中行走的老人,那老人脚步蹒跚,一举一动中满满的全是暮态。暮气滚滚,将这位放荡不羁,曾叱咤远古的存在伤的无法自助,就连回乡还要征求一个小辈的同意,可偏偏在他的脸上流露着让一般年轻人都不敢直视的乐观与决然。一念及此,大牛没由来的心中一阵不知是同情还是敬佩的感情悄然滑过。

大牛整理了整理自己的仪态,对着老黄牛深深地鞠了一躬。这一躬,不为别的,就为自己体会到了老黄牛的宽容还有理解,还有他那种绝不强逼的高德。他自问,自己要是在这种情况下,是决计不会像老黄牛一样那么有耐心的一遍遍的请求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小辈的。并且在其间还要忍受这个小辈的种种不恭,种种责难,甚至是羞辱,自己还不能动怒。

大牛心里对大黄牛都不禁升起一种德高望重的感觉。鞠完躬,他笔直的站好,对老黄牛说:“前辈,我愿意替您送骨回乡。”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