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位于修真界之外的剑圣大陆内,一道黑影闪过。

剑圣大陆,与修真界不属于一个世界,剑圣大陆属于低级大陆,其上的修士与修真界的修士,不同于一个层次,而修真界,却属于中级大陆,其上灵气充足,适合修士修练。

剑圣大陆分为大陆东部,中部,西部,三部分。唯有大陆中部的修士众多,大陆东部属于一片丛林,是妖兽的世界,大陆西部是一片汪洋,唯有不多的岛屿,是高手闭关的地方,唯有大陆中部的地理条件,才适合修士。

再说黑影,近一看,是一黑衣男子,一身全黑,冷冷的注视着前方,一闪而过。

男子动作轻快,背后背有一把长剑。

剑,是剑圣大陆的标志。

斜发挡住了半张脸,但还是可以看出一丝冷酷的外表。

男子口中喃喃道,“难道,有宝物么?”

看方向,男子应该是向着大陆东部,再看男子的表情,几乎从未变过,冷冷的,让人望而生畏。

不久,男子便到了丛林内,隐约有妖兽之声传来,再看男子,几乎眉头都没皱。

前方,一白衣男子躺在地上,一头白发,眼角留着未干的泪痕。

“莹儿,莹儿,你别走,别走……”白衣男子喃喃。

忽然,男子睁开眼,手向虚空一抓,什么都没抓住。

梦中梦佳人,醒来却是空。

站起身,一眼便看见黑衣男子,再看身边的环境,瞳孔不由一缩,“这,是哪?”

这男子正是修真界的花羽漠,不知为何,到了剑圣大陆,原本的黑发,在灵气不浓厚的环境中,白了。

黑衣男子冷笑,“你不知道么?”

花羽漠摇头,原本的悲伤在陌生人的面前,被隐藏的一丝不漏。

“不知道友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我面前?”花羽漠问,手朝背后一摸,脸色一变,剑早已交给紫夜了。

男子冷冷的看着花羽漠,“放心吧,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不然,我们就不会这样说话了。”

“这里是剑圣大陆东部,你是何人?”男子冷冷的问,同是冷漠之人,与之交流不防会有些冷淡。

花羽漠脸色一变,“剑圣大陆?是修真界的某一处吗?”之后一望四周,没有发现有任何魔,仙的气息,但妖的气息不少。再看满头白发,倒是一惊。

“修真界?没听说过,不知道友的话是什么意思。见道友刚刚一直叫着一个人的名字,是令爱吧?”

花羽漠脸色一变,低下了头,“人已死,何必再提。”

男子瞳孔一缩,语气忽然一变,“你好,我叫伏魔,见你初来,可否能到寒舍一聚,虽不豪华,但也倒清净。”

花羽漠脚尖轻点,元婴期的修为散发了出来,瞬间内便来到了伏魔身前,“谢道友,不过,我看不用了,我是个将死之人,留在这世上还有何用,不如早死早脱身。”

伏魔冷冷一笑,“不知道友叫什么名字?”

“花羽漠。”

“为何要死?”伏魔问。

花羽漠苦笑,“心已死,人何留。”

……

不知过了多久,花羽漠低头,同伏魔离去。

剑圣大陆虽不大,但也不小,若想随意穿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待二人来到山脚时,天已黑。

“漠兄,到山脚了,走吧。”伏魔说,见花羽漠独站街头,似乎在聆听着什么。

花羽漠闭眼倾听,轻念,“魔兄,你听,是何音。”

只听不远处,女子声,好似在唱,又好似在呤。声音很细,配加琴音,如春雨绵绵,如雪花漫漫。

伏魔一笑,“漠兄,我们走吧。”

花羽漠点头,“这声音,像我一位,故人。”

话音未落,两人消失在了原地。

忽然,琴声停。

“小姐,怎么不弹了?”

“无心,如何弹”

“对了,小姐,你曾多次唱过羽,漠两字,是人名吗?”

“不知道,又可能,知道。”

……

山之上,两人同站在一间茅屋旁,这就是所谓的,寒舍。

伏魔一脸苦笑的看着花羽漠,“漠兄,真是不好意思,寒舍并不豪华,让漠兄受委屈了。”

花羽漠看了一眼茅屋,说,“没事,魔兄都能住,我为何委屈?如此,甚好。”

两人对视,都笑了。

知音同在,怕何茅屋。

半夜,两人纷纷睡去,灯火已灭,不知何处传来蝉叫声,独自叫着,再配上今晚的雪光,皎洁如雪,照在茅屋的墙上,带着淡淡的凉意,让人不禁鼻酸。

待两人睡后,屋外下起绵绵小雪,如鹅毛一般,飞舞在空中,慢慢落下,沉积在地上,为大地铺上一层薄纱。

待到清晨,雪已厚,门外忽起风。

此时山下昨日女子,身穿白衣,青丝垂腰,洁白的脸颊上流露出一丝不愿。

“小姐,我们真的要走么?”

“不走?难道可以留下么?”女子说,回头看了一眼,便准备离去。

丫鬟跟在女子身后,低着头,有一丝不愿。

女子同样,虽然表面上很是自然,可内心却是极度的不舍。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