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的夜里总是很难过,这里又是农村,晚上的蚊子也特别多。还有那出来觅食的老鼠更是让人烦心。对于言崇,于斯,佟通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只是楚翘是个女孩子。蚊虫的叮咬本来就很让人不舒服,还有老鼠也从自己的身上爬过真的有点让她无法忍受。但现在个个都被绑在这里。连活动手脚的机会都没有。何况嘴里还被塞着毛巾。这样的夜里,怎么会叫人好受。唯一的唯一就是静静的等候。只希望这样的天明早点到来。无奈的夜晚,无奈的被绑着。当他们听到村里的公鸡打鸣后。发现此刻的夜似乎更黑了。但心情却稍微好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离天明就不远了。看到初升的太阳,看到门外孩子们上学的聊天声。还有农户其他的忙碌的声音。声音一直不断,就是听不到开门的声音。接着又是孩子们放学回家的声音。看着头上的太阳,接着就是满脸的汗水。

门外终于听到开锁的声音。但是感觉就是慢腾腾。门终于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中年妇女看年纪应该有四十多岁。她看见怎么有人被绑在里面马上就出去了。看到她又跑出去了,大家又失望了。过了不久,中,年妇女带来了两个男人进来了。也都是四十来岁。两个男人过去先给他们把嘴上的毛巾给拿了出来。这时候他们倍感轻松,用力的呼吸着空气。为首的中年男人道:“你们怎么被绑在这里”。

佟通道:“我们昨天来这里消费。晚上准备走的时候。被他们绑在这里,还抢走我们部分东西,这家是黑店”。

那个中年妇女:“这个是我们的村长,旁边那个是治安部主任。刚才看到你们绑在这里。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所以就叫村长过来了。

于斯这时候说道:”谢谢大妹子,要不是你发现我们,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过了“。

这时候治安主任从里屋拿出了把剪刀,慢慢帮四个人松了绑。这时候四个人,一下子舒服许多。都在那里活动四肢。由于被绑了太久,血液流通没有那么好所以看他们活动起来就没有那么正常。

此时,村长问那中年妇女道:“雪梅,到底怎么回事”。

那中年妇女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昨天晚上张老板来我家叫我帮他店里打扫下卫被困的夜里总是很难过,这里又是农村,晚上的蚊子也特别多。还有那出来觅食的老鼠更是让人烦心。对于言崇,于斯,佟通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只是楚翘是个女孩子。蚊虫的叮咬本来就很让人不舒服,还有老鼠也从自己的身上爬过真的有点让她无法忍受。但现在个个都被绑在这里。连活动手脚的机会都没有。何况嘴里还被塞着毛巾。这样的夜里,怎么会生。他们来到这里后,卫生都是我包的。他还强调不要太早过去,在下午四点前打扫好就可以了。所以我就在家里吃过了饭,才过来的。来的时候发现他们绑在这里,就过去找你们了。事情就是这样子”。

楚翘听到他们说到个张老板。就问道:“这张老板是什么人啊,怎么可以这样的啊。要不我们报警吧”。

村长正准备说话,被治安主任给拉了过去在耳边悄悄说了什么。然后就过来说道:“还是不要报警了吧。一旦报警就很麻烦的”。

楚翘:“,都是你们一个村的,难道你想包庇罪犯”。

村长道:“姑娘,你可搞错了,这个张老板来这里也还不到两个月。他不是我们村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报警”。

村长也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在想如何来回答。

于斯和佟通显然不想将事情闹大,见这样一个时机。就开口对楚翘道:“小林啊,村长肯定有其他的理由,其实我们也没有掉什么贵重的物品。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就没有必要去报警吧”。

楚翘姓林,因为言崇习惯叫她的名字。这时候楚翘还想说什么。也被言崇给拉了过来然后就没有说什么了。这时候村长握着于斯的手说,谢谢老先生的理解,不然村里会又惹起不必要的麻烦。哪里哪里也要谢谢你们把我们给救了出来。你们这些都饿了吧,让我带你们先去吃点东西。言崇看了看表,确实有2,点多钟了,不说饿了还真没有什么关系。一旦说道饿了,还真的有点饿了。

于是就对治安主任说道:“你先去准备下,等下我们就过去”。

然后治安主任出了院子。

村长又对中年妇女道:“雪梅,你进入去找个脸盆,找几条毛巾让几位客人梳洗下”。

这时候他们四人才看了下自己,确实有点狼狈。然后大家就轮流去房间里去清理了下。等大家都清理好了后。村长就带着大家去了另外一个店里去吃饭。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哪有什么心思去吃饭啊。等大家都吃完了后,村长又叫来了一俩车子。叫人把他们送回去,还说了很多对不起的话。整个行程,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已经吃过了两次亏了。很快车子就来到了佟通住的酒店。大家下了车后,司机就直接把车给开走了。然后佟通就邀了他们三个去酒店去谈。

来到酒店的房间,第一时间,佟通就给窦如平去了个电话叫他赶紧过来趟。然后就把电话放在了茶几上。愤愤的说:“本来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谁知又惹了麻烦。以后大家有什么事,尽量说话做事都小心点”。

于斯说道:“生气不能解决问题。现在是如何把玉佩给找回来”。

言崇道:“这次应该不像上次那么简单了恐怕不是几天的事情了”。

佟通道:“不管用什么代价,我们一定把它找回来”。

言崇道;”关键我们在明,他们在暗“。

于斯道:“其实你们错了,玉在他们手上用处不大,迟早他们会过来找我们的”。

楚翘也说道:“玉对于一般人来说,只是个普通的挂件而已。他们应该会拿出来给其他古董商去鉴定。在确定没有多少价值后。他们只有对我们抱有希望了”。

佟通道:“话虽如此,但别人究竟怎么想,我们也不知道。只有边找边等了”。

言崇道:,反正我现在帮不上忙,不如我回趟家长,打听下我的身世,顺便看看有没有宝藏的其他方面的东西”。回家是真的,查找身世也是真的。但说找宝藏其他方面的东西那也就只能随缘了。

佟通此时也没有了主意。对着于斯说道:“于老师你怎么看”。

于斯道:“如果不出这个茬子,我们本来也该去他故乡的,但现在出了这个事。我们还要继续找到玉佩,肯定去不了了,既然于兄弟执意要回去。那我们也不能强人所难。就希望你早去早回,有什么发现及时联系我们。我们这边有什么事情也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言崇道:”好的,我们保持联系“。

于是又和他们握了下手。道了声珍重。然后就拉着楚翘的手,出了酒店。而他们的对面却是窦如平四个,但彼此都比较着急。都没有看到对方。言崇他们两个打的而去。窦如平他们朝就得奔去。

欲知后事如何,咱们下回分解。

(喜欢的朋友可以加qq群288098816,一起来共同探讨)。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