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是四个人的聚会。言崇带着楚翘,于斯和佟通。见面没有太多的说话。因为今天他们约在了一个偏远的郊区,在一个农家小院。院子里面还有口古井。佟通包下了整个场地。这里很多都是这样操作的,城市里好多人来这里消遣。因为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他们都显的比较紧张。因为他们不知道书上记载的是不是真的。佟通来到井边,把木桶放入水中,慢慢拉着木桶上的绳索,然后满满的一桶井水就被打了上来。用手指轻轻的过去沾了下,很是清凉。这时候于斯拿过来一个器皿,叫佟通把水倒满器皿。这边言崇在身上取下了那块玉佩,小心的吧玉佩放在器皿中。见证奇迹的时候开始了,大家都用两眼紧紧的盯着器皿,连呼吸都不敢大声。时间在滴滴答答中行走,热情在不断的减退。当一个多小时都过去了,玉佩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几个人的心此刻犹如那木桶中的井水,拔凉拔凉的。

言崇道:“书上说的是寒水,可能井水还不够冰吧。我们可以把水放在冰箱中结成冰后再试试”。

其他几个人都同意这个做法。于是叫来屋住,叫他把器皿放到冰箱的冷冻室。等结成冰后在拿出来。顺便叫他再做点好菜,大家可以边吃饭边等。屋主已经得了佟通的很多好处的。所以很乐意的去办那些事情的。在等候的时间里,大家心情总算稍微有了点平复。

言崇问于斯道:“于老上次你们研究那首诗后,有没有什么新发现啊”。

:“你走后,大家又研究了一会,但还是以前那种说法”。

佟通道:“难道言兄弟有什么突破”。

楚翘道:'看出了一点,但不知道算不算“。

这时候佟通和于斯才把目光转向了楚翘。然后佟通对着言崇道:”这位美女是谁,是言兄弟的女朋友“。

言崇道:“是我的前同事,现在也失业了,我和她说了宝藏的事,她不相信,所以就带她来见识下”。

:“宝藏的事情都可以说,恐怕不是同事那么简单吧”。言崇的脸又是一阵发红。

于斯道:“刚才你说,看出了一点东西,你发现了什么”。

楚翘道:“你把每句诗的前一个字,连在一起。就会看到了”。

于是于斯把诗拿了出来。用笔把每句诗的第一个字连了起来。江西抚洲,原来如此。佟通也是眼前一亮。

:“为何洲字会多出水呢“。佟通道:”难道还和水有关”。

:“这个当然,你在把诗的最后一个字连在一起看看”。楚翘道。前面那一个字连在一起,是她无意识看到的。后面这最后一个字,是她在来的路上想到的。

此时于斯又用笔把后面的四个字联系在一起。就见,水中寻找四个字。然后再整个连起来,就是江西抚州,水中寻找。于斯向楚翘翘了下拇指。

这时候屋主端出了一些菜出来了,放在了他们聊天的桌上。又问大家要不要来点酒。于斯知道等下还有事情要做。就说不需要了。

:“宝藏的地址知道了,地图也有了,今天的第二重机关是最关键的了。如果不能启动的话,做多大的努力也是无用功“。于斯道

说的大家又一下紧张起来。言崇本来就没有什么心机,宝藏对他也没有太多吸引,只是觉的整个过程有太多的巧合,然后自己又对事物比较好奇,所以一路都是配合着。至于等下能不能开启,他真的没有太大信心,当然对他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所以他一直保持着愉快的旅行,何况还有楚翘在自己身边随行。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有些微风,大家吃饭了饭后。就问屋主,那器皿结冰了没。屋主说,其实刚才就好了,见你们在吃饭。我就没有拿过来。我现在就去拿。佟通怒目圆睁,就想要开口,但他的手被于斯给压了下去。佟通马上就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很快屋主就从冰箱里把器皿给端了出来,放到隔壁的一张小的桌子上。然后大家都移步过了去。言崇又从身上取下玉佩,把玉佩放在了器皿的冰上。触手后,确实觉得那冰确实比较刺骨。他们都在等待玉的变化,可是看到的却是冰在一点一点的融化。等了好久,当冰融化到只有部分冰块浮在水面上的时候。突然一阵寒风吹来,明朗的夜空一下变的昏沉起来。玉佩在水里抖了抖。突的一道亮光从玉兔身上射出。然后慢慢的退弱,擦下眼睛在看时,已然没有任何异样。他们都以为自己眼花了。但他们在把玉佩取出时,确发现玉佩上面好像有两个小字。于斯拿出自己随身的放大镜。仔细看了看,是宝藏两个字。然后又把放大镜交给其他各位,大家轮流看了下。没过多久,就发现那字慢慢的变小,最后成了个黑点。

此时天空依旧是明朗,一切如旧。当他们在看玉兔时,只是看见玉兔身上有两个黑点。他们异常兴奋着,楚翘还高兴的大叫道好好玩。他们都知道已经顺利开启第二道机关了。

他们高兴可能过了头。没有发现小院内的异样。此时只听见外面有很多人的脚步声。屋主说我出去看下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就把门打了开来。屋子的四周都围上了好多年轻人,手上都拿着7,8十公分的钢管。

屋主随即转面,朝着佟通他们道:”快点把玉佩交出来“。

佟通假装问道:”什么玉佩“。

:”还跟我装糊涂,刚才你们的举动我看的一清二楚。这些人也是我叫来的。快点老实把玉佩交出来“。

于斯知道这下上了贼船。硬拼是没有办法的。只好和他们慢慢拖延时间。说道:”我们哪有什么玉佩啊。我们刚才只是在做化学实验“。

屋主可没有理他那么多,叫前面几个小伙拿出几条绳索,把他们几个绑了起来。然后在屋子里面拿出几条毛巾塞到了他们四个人的口中。任你怎么喊叫,也发不出多大的声音。于是开始在他们身上开始摸索。最开始摸索的就是佟通,因为他是老板,贵重的东西应该就在他身上。但是并没有搜到玉佩。搜过了于斯,就搜到了言崇身上,结果在言崇的脖子上找到了玉佩。然后就把玉佩取走了。

最后留下了几句话,我们只是图财,不要人性命。明天早上自然有人放你们出去。你们就在这里委屈一晚上,有缘咱们下次再见。于是就领着一帮年轻人走了,就听见锁门的声音。而在院子里的四个人,今天的心情可谓大为起落。但此时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祈求明天快点来临。

究竟后面如何,咱们下回再说。

(喜欢的朋友可以加qq群288098816,一起来共同探讨)。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