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为明还在那里做着财富梦。而在佟通的酒店里,却聚着一群人。不用说,大家也知道是谁了。

时间再往回切,江湖海和窦嫣然上了出租车,他们也是在城市里转了一圈。发现时为明没有跟踪他们后,就叫司机开到了酒店。房号他是知道的,于是他敲了敲房间的门。开门的是佟通,看见佟通江湖海的面色就不那么自然就了。见到江湖海后就请了他们进入。

:“赛李三怎么没有来”。佟通道

:“我师父还在后面,出了点小情况,叫我们先过来”。江湖害道。他朝房间里看了看,发现于斯也在房间里面。

:“好吧,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等他吧”。

于是江湖海就给窦如平打了电话,说他们已经到达地点,见道佟先生了。叫师父快点过来。于是窦如平加快了行驶速度,在一个加油站那里停留一下。然后他就舍车而去。出了加油站后,他就另外叫了俩出租,朝酒店方向而去。很快他就到了酒店,来到了指定的房间,敲了门进去了。

:“‘赛李三,你来了”。佟通上去就给了他个拥抱。

赛李三也连说久违久违。窦如平,用眼睛看了下,发现于斯也在房间。于是朝于斯走去,正想说些什么,却见于斯用手摆了摆。然后就没有说什么,上去握了下手。人都到了,沙发是不够坐的。所以江湖海和窦嫣然就坐在旁边的藤椅上。窦如平叫江湖海把那个地图拿了出来然后小心的接过。

对于斯道:“上次真是个误会,我的两个徒弟来偷你们的东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也是我的管教无方,在这里我专程来给您二位陪个不是。

:“不知者不罪”。 于斯道。:“听我朋友说他那块玉佩不见了,是不是你们做的啊”。

:”是的,但是我今天没有能把玉佩带来。因为那玉佩被我那不孝徒弟给带走了,本来我想把他一起带来谢罪的。我会尽快把他挖出来,把玉佩给带过来“。

于斯点了点头。这时候窦如平对江湖海说,你带嫣然在下面四处走走,我有事情要和他们二位说。于是窦嫣然很高兴的跟着江湖海出去了。见他们走后,窦如平就在于斯和佟通面前跪了下来,谢谢当年的救命之恩。

对于斯道:”要不是当年佟先生您救了我,那有我的现在。为什么刚才我想叫你,你却不让我叫你“。

于斯道:”我现在是通儿的老师的身份。于斯是我现在用的名字,以后在有外人的的情况下,你也叫我于斯。为什么要这样”。窦如平不明。于斯知道他的疑问,就对他说。:“以前的佟仁虽然做事低调,但多少还是得罪过一些人。自从那次我们盗墓后,道内人都以为墓穴里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我出来后发现行动不是很方便,又怕有人知道我这样后,过来寻仇。就借此机会,把自己装做了死去。如是叫我通儿,假做了一个灵堂。几个仇人见了以后,认为佟家只有个小不点大的孩子,也没有什么威胁。 就在也没有对佟家采取行动。于是我就在幕后栽培着通儿,我们没有再做任何盗墓事情。我和通儿以后就是在商业上奋斗。现在有一家公司和几个古董店铺。所以你以后就不要再提佟仁这个人”。

窦如平此时明白了內里原因。但不知道他们这次又出来行动。

就说佟仁说道:“佟大哥既然在商业上那么好,为什么这次还要复出了”。

:“纠正你下,请叫我于斯或者是于先生。因为这次这个玉佩的出现,确实使我惊奇。我们佟家代代相传,其他墓可以不理,但是此墓必须要盗。但从我先祖佟有心见过后,我佟氏子孙就没有一个有缘人找到过。但家训如此,所以我们这次就的出山了。

窦如平知道此事应该比较重大,所以也没有继续去问。

只是对佟仁道:”于兄,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我一定尽力而办,我这条命就是于兄你的。刚才我支走徒弟和女儿,就是想叫给你一样东西。 但现在你们别的东西都没有兴趣的了,我不知道该不该松给你们。

于斯没有开口。

佟通却说道:“是什么东西,拿出来看看”。显然他并没有像于斯那样稳定。

于是窦如平把地图拿了出来,摊开在桌子上。然后开口道:“具体我不知道什么,但听说是个宝藏图,我费了好大劲才给弄到的,而且保存了很多年,就是想他日见到佟先生,以报当年的救命之恩的。今天你们对其他宝藏没有了兴趣,不知道还需不需要”。

于斯看了下地图,似曾相识,但又不知到从哪里见过。就问道:“你这地图是从哪里弄来的”。

:“那应该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自从墓穴出来后,我就很少出来偷盗了。那时候我收养了两个孤儿。静心的过着日子,就开始教导他们东西,以便发扬下去。有天一个道上朋友出高价叫我出去偷副名画。谁知我进去指定房子之后,发现有人已经快我一步。我就只好在比较隐秘的地方先躲了起来。谁知道那个人不小心触动了机关,顿时整个屋子都亮了起来,还响起了刺耳的铃声。那个人发现不对,拿了那画就即刻朝大门奔去,但很快就出现了两个大汉,手里还拿着手枪。朝着那人射去。那个人还是逃了出去,我也只好跟着他出去了。想找个机会把画给偷过来。跟着跟着发现那人速度越来越慢了。在仔细一看,路上有一路的血。他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胡同内倒了下来,我跟了过去。发现他是胸口中了枪。准备把他手中的画给拿走。谁知此时他紧紧的拉着我的手,眼里有很哀求的目光。弱弱的说道,兄弟,画你可以拿走,但我求你帮忙办点事。我急着要走,但又被他拉住。只好说好。然后他从衣服里拿出了巴掌大的地图和一张小孩照片,说叫我把这张地图交给那小孩,说小孩名字叫方如悔。我正想问他小孩在什么地方。可是他此时已经没有了断了气。于是我就把画和地图一起带走了。后来把画交给了朋友,得了很可观的一笔收入。于是我就派人四下去寻找那个姓方的小孩。可是没有地址,找了好久也没有了消息。于是就渐渐淡忘了,想起了那个地图,于是我找朋友看了那地图,他们说有可能是宝藏图,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想他在临死的那一刻还记挂的东西。应该是个不简单的东西。于是我就慢慢的保存下来。已图找到方姓小孩,好还给他。刚好恩人你们出现了,又是寻宝的能手。就准备带过来送给你们。窦如平一口气说完了地图来历。然后在那里喝水。

于斯想着地图,又想着姓方的,还想着巴掌大小。然后对佟通道:”通儿快把祖先的那本书拿过来“。

于是佟通就把书拿了过来。于斯打开书,看着书上巴掌大的空洞,就把窦如平的地图贴了上去。刚好完整的贴合上去了。

不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还是要做什么,咱们下回再说。

(喜欢的朋友可以加qq群288098816,一起来共同探讨)。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