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他们三人就出了饭店,于斯是有出租车的。所以他准备先送言崇回家,然后再和佟通去酒店。他们在路上开着车,却不知后面一直跟着两个人。

当于斯把言崇送到住处后,就驱车带佟通望酒店方向使去。后面的跟车上也下来一个人。然后车子就跟着于斯车子而去。

言崇回到家后,就洗完澡后去睡觉了。其实他一点睡意也没有,在想着自己身份的问题。到底佟家又藏着怎样的秘密,墓穴里又有什么宝贝,宝藏的信息到底可信度有多少。很多问题在脑海里不断出现,而都是些没有答案的问题。渐渐的眼睛开始打架了,慢慢的就睡去了。他不知道怎么睡去的,更不知道睡后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他睡后不久,就有个人悄悄溜进来了。在房间里不断的翻找着什么。在漆黑的房间里,只有那微弱的一束光,在那里胡乱的移动着,和整个夜里是那么的不协调 。翻了很久也没有什么发现。最后,只剩下言崇的卧室没有进去过了 。这时候他来到言崇的卧室,也是找了一会,也没有找到。他现在的唯一希望就在言崇的身上了。来到床前,把电筒的光又調低了一点 。慢慢的光线在言崇身上游走,最后发现目标就在言崇的脖子上。他慢慢的解开连着的红绳,慢慢的将玉兔带走。何以他行动那么镇定。其实他早已在进来前,在房间里放入了迷香。

这里该交代下,来盗窃的是什么人,又怎么会偷到言崇的家里。我们在把时间回到昨天言崇三人聊天的房间。当时他们是在房间的菊花厅,而在菊花厅房间的隔壁就是莲花厅。而莲花厅在晚上这段时间经常是被一个叫江湖海的人给包的。江湖海是道上的惯偷,今天他们是为了前两天成功窃取到名画而庆祝的。他们在房间里打开了盗听装置,他们在几个房间里都安装了监听设备。他们是经常这样做的,因为这个饭店是这个地方比较出名的,大的聚会和商业谈判几乎都是在这里进行的 。他们通过这样的窃听,已得到了莫大的好处。今天他们本来是庆祝的,打开窃听的时候,刚好听到言崇他们在谈宝藏的内容。真是无心插柳,财从天降。房间里这时候有四个人,江湖海,时为明,窦如平,窦嫣然。江湖海和时为明都是窦如平的徒弟,而窦嫣然却是窦如平的女儿。很多偷窃都是他们四人组合完成的。当今天偷听到隔壁屋的谈话时他们就开始分工了。窦如平安排时为明负责偷玉佩,江湖海负责偷盗古书 。自己和女儿负责打听对方信息。

时间切回来,江湖海跟着于斯的的士而去,跟他们进了酒店 。在确定他们所住的房间后,由于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他就在附近找了个酒吧,却没有叫酒,在那里无聊着打发时间。看着别人在那里疯狂的胡嗨,他也在那里胡乱的跳了起来。人渐渐的少了,江湖海觉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就离开了酒吧,来到酒店前。检查下随身带来的物品,确认完成无误后,就向酒店里走去。坐上了电梯,来到于斯他们所住的楼层。找到房间号码后,轻轻拿出迷香,向房间里吹去。刚好听到拐角处那边传来声音,他就装着喝了酒的样子,在那里东瞧西望。嘴里还在说着是哪个房间呢。拐角处走过来一个保安,看着是个醉酒的人,问了点什么,然后就走了。等保安走后,江湖海就走到那个房间在门上敲了几下,看里面有什么反应。在确定里面没有任何声音时,他就掏出来万能钥匙,没有几下就把酒店的房门打开。进入后他把门给关了起来,从很小的工具袋里,拿出了电筒。电筒事先就调好了光线强度的。然后就开始翻腾起来,东找找,西找找。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什么书本类的东西。此时他也没有发现有两对眼睛,四只眼球在注视着他。在确定好没有任何东西后,他又像卧室行进,到卧室后,发现床上并没有人。在准备继续寻找时,却发现卧室的灯突然亮了。这时候突然出来两个人,吓了江湖海一跳。出来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是于斯和佟通。江湖海此时也不知所措,因为现在是在酒店,不像普通的民宅,所以只能做出最后的反抗 。他腾的从身上抽出了下匕首,猛的向佟通扎去。他想必须先把身材高大的制度才好处理身材瘦小的。可是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么顺利 。在争斗没有多久的时间里,他不但占不到上风,后来还被对方擒住。于斯找来了绳子,把江湖海给绑在房间的椅子上。

:“你是什么人,偷东西都偷到了我的身上,你也不打听我在这个城市的地位“。佟通说道。

:”我是青橙帮的江湖海,现在被你们抓到了也无话可说,私处还是报警,随你们的便“。

:”你青橙帮的,你们的帮主窦如平见到我还要给我倒茶呢“。

江湖海一听,对方一下就道出了他师傅的名字,知道今天这祸闯的不小。知道对方不是省油的的灯。就说道:”我师傅在道上也是个不小的人物,既然你知道他老人家的名字。大概也是道上的人物。兄弟没有打听清楚,就来做事,是兄弟的不对。请两位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咱们有事好商量“。

:”你来偷我什么的“。

:”刚你们在饭店的谈话,被我们无意识的听到了,知道你们有什么宝藏的东西,所以就过来想偷你的记录书“。

:”被你们无意识的听到了,难道你还不是一个人,难道是老窦和你一起来的“?

江湖海知道自己一下说错了话,想翻口是已经很难。对方说是师父。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如果和师父有过节那就更不好了。于是就把时为明去偷言崇的事说了出来 。

:”你们的胆够肥的啊。从你进酒店门后,我就发现你一直在关注着我们。我在酒店定的是两间连通的房间,我和于老发现你跟踪后,就选择进了一间房间。当你发现我们的房间后,我们却从另个房间观察你 。我们到现在都没有睡觉,就是为你等到现在。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你到你师父面前,就说你今天偷的是佟通的东西,让他自己看着办。我在这酒店还要待几天,你的能耐还不行,我坐等他自己来偷。这话你必须带到,否则,我一在道里说话,恐怕到时候你师父的面子上就很不好看了”。

说着就用江湖海的匕首割断了绳子。放他出了房间。而整个过程于斯都是冷冷的表情,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言崇失去玉佩后会怎么样,窦如平会不会偷佟通。笔者也很着急,但是广告时间到,只能留到下回书。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