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你想好毕业去哪家医院实习了么?”寝室“暖手宝”阮荫荫一手拿着薯片往嘴里塞,一手敲着电脑一心三用道。

她们就读的是医学系,现在都已经大四了,该考虑去哪里就业的问题了。

“你有什么打算?”白晓头都没抬看书答道。

“晓峰说他找到工作了,然后可能我打算和他一起去。但是,我毕业论文还没个结果啊!!”阮荫荫说出她的打算,晓峰是他男朋友,当然该理所应当和男票混。

“噢,看看吧”白晓清冷的抛出这几个字,继续埋头看书。

“喂,小白,你可不能那样啊,要是出来找不到工作怎么办?我们这行竞争力那么大,要努力把握住每个可能的机会。再说了,我们念的可是医生而不是护士啊!”阮荫荫碎碎念操心道。

本来医生这饭碗就不好端,她们要是念的是护士就容易些,偏偏她们寝室四个奇葩都念了医生。然后这一届就她们四个是妹子,其余大都是戴着“酒瓶底”一样厚眼镜的男士了。

白晓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该死,怎么她认识的人都有一副”碎碎念”的特殊技能,果然,真特么心好累啊。

“没事,找不到工作的话姐姐带着你们去挖番薯发家致富哈!”寝室门被推开,走进四大奇葩的最后一位舒淑。

“得了吧,还挖番薯,难不成你受得了要天天天不亮就下地干活然后一把屎一把尿伺候着啊”阮荫荫翻了个白眼果断反驳舒淑的“发家致富”方法。

“嘁,你那么懂怎么种番薯一定是有经验了吧,姐几个啥时候落魄真的种番薯了还要靠你指点呢。”舒淑也不甘示弱回嘴调侃。

“你。。。”阮荫荫语塞,无法,只得向白晓求救“小白”顺便附上可怜兮兮眼神一枚。

“我饿了”说出来的话完全根本和阮荫荫希望她帮助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白饿啦?走吧,刚刚我看到学校门口有家餐厅刚开张,第二份半价呦!”舒淑狗腿的把白晓手中的书放下,并不停附带得意洋洋的眼神给阮荫荫。

“哼。”阮荫荫用鼻子哼了一声随即放下手里空空如也的薯片袋子。也跟着蹭饭吃了。

“你说的刚开张的餐厅就是介个?什么鬼?还追求自然的味道?”阮荫荫看着牌子上简明的“自然”二字依旧不遗余力的打击舒淑的眼光。

“没文化,也就你这种粗人天天喜欢吃猪肉喝洋酒。”舒淑赏了个白眼给阮荫荫。

“哼,哼,我就是个大俗人”阮荫荫把头转过去哼了几声。

“走吧!”白晓感觉自己的太阳穴又疼了。这两个家伙,就不能消停点?

“好的!”异口同声的声音出自两个明明互相都不爽的人口里。然后,两人对视一眼,嘁,讨厌这种默契。

进餐厅内就被惊吓住了,尼玛,哪个餐厅墙 上挂着各种爬虫还有蜘蛛啥的标本,就不怕影响食客的胃口么?

不过,这家餐厅的生意还是蛮好的。倒是让人觉得意外。

各自点了些毛骨悚然的食物,等待的过程中舒淑和阮荫荫又忍不住唠嗑起来。

“这餐厅老板谁啊?挺有创意的哈!”阮荫荫感叹道。“你们不知道么?”这可是我们医院系的大神的!”舒淑一副“你孤陋寡闻”的样子。“大神?哪只?”阮荫荫拿起桌子上泡的虫茶饮了一口问道。“还能是哪只,当然是君熵人了”舒淑慢条斯理的说着。

“医生改行当厨子?”白晓拿着盛着虫茶的杯子看了一眼淡淡地插了一句。

“噗”阮荫荫果断喷了。

“阮荫荫。。。泥够了”舒淑黑线的拿些纸巾擦拭桌子上的水渍。

“ok,不说话了,先吃东西吧”阮荫荫选择闭嘴。

“喂,boss居然有人说你坏话,哈哈哈”店主耳尖地听到她们的讨论果断打小报告。

“小度,看来在上班时间你也很闲。那么这个月的抽成就算了。”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里透露出来,可表达的意思却如此恶劣。

“我错了。”小度低声道歉可以电话却出现忙音。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