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人的骨头吧?”顾风芷不确信问道。天呐,那么多的骨头,得死多少人啊。

“目测应该和我们目的一样人的尸骨。”白晓淡然开口,桃花眼看着前面有一根根人骨镶嵌而成的桥若有所思。

“不论是不是,先去看看。”君熵人脸色正经道。

众人走到桥头,由于白晓和君熵人顾风芷都是学医的很容易分辨骨头的年份。

“骨龄大都在四五十年左右,而且还混杂着其他什么东西。”白晓先开口解说,由于骨头很多还有类似于粘合剂之类的东西使她不太好分辨。

“上面有些裂纹,目测可能还有人行走过。”顾风芷盯着骨头上裂纹。

“那么两个人一组,尽量减少对桥的压迫力。”君熵人做好决定分配。

于是队形就是白晓和君熵人一组,顾风芷和柏景然一组,男女搭配可以减轻桥的负担。而小一和温赫一组,这让小一很不开森。其余自行分配。

白晓的手被君熵人紧紧地牵着,其实她一开始是不愿意的,但转念一想如果出了事还有一个垫背的感觉也不错。而君熵人那嘴角从牵着白晓的手开始就一直翘着也足以说明他心情也是好的不得了。

“大家小心一点,尽量走路减轻自身重量。”柏景然更是十指相扣住顾风芷的手,他的小公主果然不应该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走在桥上每一步都得异常小心,众人都保持一定距离以减轻重量使力量集中在一处导致桥裂或者直接崩塌。但是意外这种东西就是你怕什么就会来什么。

白晓虽然一步步有的特别小心,但是却也走的异常艰难。突然脚下一踩,踩中的那块骨头却不知什么原因发出“咔嚓”一声裂了。

“晓晓”君熵人反应迅速地靠近并紧紧握住白晓的手。只是本就看起来脆弱的尸骨桥因为君熵人往白晓那边方向移动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发出“喀嚓”这种让人心慌的声音并伴随着断裂。

“小白”顾风芷惊呼,脚也欲往前踏入。“顾风芷,别过来。”白晓大声喊道,淡定早就印在了骨子里,即使会万劫不复她也不愿意拖累旁人。尤其是她觉得不可以拖累的人。

此时一阵风吹来,桥上残留的尸骨被风吹的摇摇欲坠。显得苍凉和悲伤。

白晓和君熵人坠入了桥的下面不知死活,而顾风芷和小一还有温赫他们在桥开始断裂的时候就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走。

所幸,他们往回走桥并没有断裂,整座桥除了前面,后面基本无损。

而此时的白晓却在不断的往下掉的过程中,风像开了刃的刀子一般。但是手中的力量却又紧紧抓着她。突然就感觉不是很恐怖了。

君熵人在往下掉的过程中紧紧抓住白晓的手,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非得抓住不可。他只能心中称为人遇到危险而紧紧抓住任何物体的本能吧。

痛,这是掉下去昏迷之前白晓唯一的感觉。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