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轩夜把白小姐三个字咬得很重,李颜夕的脑袋嗡的一声,似乎酒劲儿都散了,怪不得她听着女人的声音很耳熟,原来是白暮翾。

等一等……厉轩夜和白暮翾……

李颜夕皱眉,他们的对话她都清楚的听到,厉轩夜平时再怎么宠她,还是要求她叫他王爷,但是刚才他跟白暮翾的对话中,他却从不在意她直呼‘你’字,而且也是自称的‘我’。

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提上来似的,李颜夕微张着唇瓣,几乎不能言语。

隔着一座假山,厉轩夜跟白暮翾的对话还没有结束。

“你在怪我,你始终还是怪我的……”

白暮翾的声音忽然软了下去,带着一丝楚楚可怜。

厉轩夜沉默半晌,然后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走吧,让别人看到不好”。

厉轩夜似乎迈步了,一阵衣服之间摩擦的窸窣声传来,接近着就听到白暮翾的声音道,“轩夜,不要生我的气,真的不是我想的,你别生气,我求你了……”

厉轩夜没说话,一座假山之隔,李颜夕想象力丰富,他们现在是什么姿势?她从后面抱着他?还是他回身抱住了她?他们接吻了吗?他们……

脑中出现无数缠绵悱恻的画面,忽然一阵晕眩,不知道是不是酒劲儿上涌了,李颜夕身子一歪,险些栽倒,好在她伸手扶住了假山,只是她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安静的用力,发出一声咯吱声。

“谁?!”

马上,假山另一侧就传来厉轩夜警惕的声音,李颜夕闭了下眼睛,想着还真是天要绝她,这要是她走出去,该怎么解释?说她不是故意偷听的,他们都不相信吧?

正在李颜夕迈步要往出走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响起,“王爷,是妾身”。

紧接着,回廊的一处,安惜语跟她的丫鬟出现了,李颜夕看到厉轩夜迎上去,但却没见白暮翾。

厉轩夜走到安惜语面前,见她揉着太阳穴,他出声道,“怎么了?”

安惜语道,“妾身不胜酒力,想着先回去休息,刚才不小心绊到了石阶处,惊扰了王爷”。

厉轩夜道,“恩,那就先回吧”。

“是,妾身告退”。

安惜语带着丫头走后,厉轩夜才叫过白暮翾,两人站在回廊下,从李颜夕的角度,她清楚的看到白暮翾走到厉轩夜身边,将头抵在他胸口。

厉轩夜出声道,“好了,先回去吧,丞相府的人不见你会来寻的”。

白暮翾出声道,“那你不许生气”。

厉轩夜伸手摸了摸白暮翾的头顶,叹了口气,出声道,“傻丫头”。

两人前后脚离开,李颜夕却还是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她不是不想走,只是……双腿如生根了一般。

“还想要躲多久啊?出来吧”。

安静的夜,这样的声音自然会让人吓一跳,不多时,李颜夕从假山后出来,无一例外的,她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安惜语,她哪里有酒醉的模样,清醒的不得了。

安惜语看着李颜夕,似笑非笑的道,“八妹,你可是欠了我一个人情啊”。

李颜夕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只是安静的站着。

安惜语迈步来到李颜夕身前,见她神情楞充,她淡笑着道,“怎么了,八妹?你该不是听到了什么不该听到的,所以才会这样的吧?”

李颜夕喉咙微动,终是忍不住道,“你也看见了?”

安惜语不答反问道,“看到什么了?”

李颜夕皱眉,“我知道你看到了,难道你都不惊讶的吗?”

安惜语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她出声道,“八妹啊八妹,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不是丞相府出来的吗?怎么会连这点事情都不知道?”

李颜夕迷茫的看向安惜语,安惜语见宝嫣不是装的,她挑眉道,“别说我没告诉你,整个曜城有点身份的人都知道,原来咱们王爷喜欢的人是丞相府的白暮翾,可是后来太师把现在的侧福晋嫁进了王府,太师跟丞相素来不合,所以丞相就一怒之下,把白暮翾许给了当今圣上,也就是王爷一母同胞的亲哥哥”。

看着李颜夕一脸的愕然,安惜语淡笑着道,“八妹,我真的是好心提醒你,你要看清楚,王爷为什么把你接到王府”。

说罢,安惜语拍了拍李颜夕的手,转身离开。

李颜夕脑中响起白暮翾说的那句话,你就是为了气我,所以才随便在丞相府娶了一个丫头。

原来一直都是她在自以为是,她所以为的宠爱,也不过是厉轩夜对白暮翾的变相置气而已。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