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北冥轩王府格外热闹,朝中各大官员和曜城中有头有脸的人全都过来捧场。

李颜夕坐在梳妆镜前,身后的红果正在给她仔细的插着簪子,对面青黎站在衣柜前头,拎出一套玫红色的长裙,出声道,“主子,这件怎么样?”

李颜夕抽空抬眼一瞧,一看到那鲜艳的颜色,马上就道,“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喜福呢,算了,拿一件别的颜色的吧”。

青黎道,“王爷这么大的排场,就是希望主子能风风光光的,有王爷在上头担着,主子还怕什么,我就觉得这件很好”。

红果也出声道,“是啊,主子,既然王爷有心抬举咱们,咱们也不能给王爷丢脸了不是?”

李颜夕想想也是,随即点头。

在几个丫头近一个时辰的捣腾下,李颜夕看着镜中的自己,一身玫红色的长裙,腰间系着白金色的腰带,外面罩着一件泛金色的轻纱外衫,本来只算是中等之姿的小脸上,被红果用丹蔻点上,泛着异样的光彩,她眼睛很大,顾盼之间,像是星辰闪过。

青黎出声道,“看看我们主子,打扮起来也是美人一个嘛”。

李颜夕故意扫眼过去,佯装不悦的道,“难道我平时看起来真的很丑吗?”

青黎自知失言,马上垂头道,“主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李颜夕笑着道,“跟你开玩笑呢”。

青黎抬起头,嘟着嘴道,“主子真是的,就知道欺负奴婢”。

李颜夕道,“不过你说的也是,我要是长得好看一点就好了”。

暗自叹气,她要是有现代的那模样,直接秒杀其他几个夫人啊,可是只能怪她穿越而来的这具身子不争气,顶多算得上是小家碧玉,说的再好听一点就是甜美可人。

青黎开口道,“主子,您可别这么想,光是漂亮有什么用?人这一辈子看的就是命,再漂亮的未必得宠,就更别说是像咱们王爷对您这般的宠爱,奴婢们看在眼中,都是真真为您高兴地”。

李颜夕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是啊,厉轩夜对她,那算是顶好的。

一切都打点好之后,外面有小厮进来通传,说是宾客都到的差不多了,王爷让宝嫣出去。

李颜夕在红果和青黎的陪伴之下,一路出了漪澜阁,迈步往宴客的后花园走去。

沿途中看到的丫头小厮皆是手中端着托盘,见到李颜夕,他们马上躬身福礼,“给主子请安,恭贺主子”。

李颜夕淡笑着道,“起来吧”。

来到后花园,李颜夕看到前面一处空地架起了高台,台上正在唱戏,戏台之下分为四排,足足上百桌,宾客乌泱泱的坐了一片。

因为人太多,多少有些混乱,李颜夕侧头对红果道,“王爷呢?”

红果也在人群中搜寻,她出声回道,“还没看到”。

“八妹”。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女声,李颜夕回身看去,不远处鱼贯而来一群人,为首的是慕容荨,而开口叫她的则是三夫人苏若。

李颜夕迈步上前,礼数周全的给几人行了礼,苏若笑着道,“八妹今晚真漂亮”。

李颜夕笑着回道,“谢谢三姐”。

安惜语一身淡粉色的长裙,衬托出她的面若桃花,看着李颜夕,她笑眯眯的道,“八妹这身还真像是喜福呢,就是不知道王爷有没有准备拜天地的东西啊”。

众所周知,宝嫣是什么出身,就算厉轩夜再宠她,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跟她拜天地,事实上,除了迎娶慕容荨的时候,厉轩夜跟她拜了天地,剩下的几位夫人,也就是下了聘礼,走了过场就来了王府。

安惜语这么说,摆明的让李颜夕难堪,李颜夕身后的青黎低头瞥了一眼,敢怒不敢言,毕竟宝嫣再得宠,也敌不过安惜语的父亲是岭南总督的身份。

李颜夕也不傻,她听出安惜语话中的揶揄,呵呵一笑,装作听不懂,她出声回道,“是么?如果王爷真准备了拜天地的东西,那我还得回去正经八百的换一身喜福呢”。

安惜语睨着李颜夕,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穿着一袭雍容紫色长裙的荣菡摆了摆手中的扇子,有些不耐烦的道,“你们先聊着吧,我哥哥来了,我先去那边了”。

荣菡明显不给李颜夕面子,甚至连其他几人的账都不买,带着自己的丫头径自离开。

慕容荨开口道,“宝嫣,今天你是主角,也快去准备吧,我们就先走了”。

慕容荨都发了话,其他人也就不了了之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