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魂山脉,外围,层峦叠嶂,深壑幽谷万千。

森林,无边无际,莽莽苍苍。

太阳越过远处山脊,霞光盈映,七彩又染山林。渐渐地,山林里,气雾升腾。群山,森林,在乳白色的轻雾中,迷迷茫茫。

……

一棵巨松,三十余丈高,树梢是一个盖状梢冠。半月前,唐刀找到这颗巨松,观察一阵后,就选定它做瞭望树用。

树冠内,唐刀搭了一间小草屋。草屋外,用巨松枝叶覆盖,从外面看,草屋与巨松几乎融为一体。

这片区域,王兽一般不会来这儿闲逛。然而,地面上,有不少中高阶妖兽众多,十分危险,巨松上,反而更安全。这几天,唐刀就住在草屋里,透过枝叶,偷偷观望对面的一处崖洞。

崖洞在草屋数百米外的巨崖下,是一个天然洞穴。洞穴外几米,是一片灌木丛,灌木丛外,巨树无数。灌木丛与山崖上空,巨树树冠为其留出一块空间,恰似在树冠层上开了一扇窗。从草屋望去,崖洞周围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据洞而居的狼群,也早已全部出动,寻猎去了。

轻雾逐渐浓起来,对面数百米外的崖洞不再清晰可见。唐刀不由一喜:薄雾转浓后,又将降下暴雨,至少持续半个多时辰。这个时候,占据对面崖洞的那群白极荒狼,一般会停止洞外活动,回洞避雨。这将是他暴雨中伏杀群狼的机会。

那群白极荒狼,共十一头,在这片无垠山林里,不算小。头狼是一头七阶的白极荒狼,统领一头六阶狼和其余九头狼。这群白极荒狼,实力强,占据了方圆近百里的领地。

唐刀仔仔细细计算狼群实力,每一头狼的习惯,和其它可用因素。骤雨中袭杀,雨声,可以掩去一些打斗声音。雨风,可以淡化吹散气息和血猩味。那片靠近洞口的灌木丛,却是隐蔽身形的好地方。

这次伏杀计划,对唐刀,是一个大考验。四年前,他还是十一岁,就在他要晋入炼意境时,他果断碎去刀胆破毁刀势,重头修起。如今,穷海境也已经淬炼了两年,刀体强大。若是这次考验通过,他就可以再次淬筑刀胆,晋入筑胆境。

对面的那群狼,虽说比炼意境武修更强大,但在出其不意下,以琢磨演练了千百次的伏袭,他的胜率还是相当高。

雾已经相当浓厚,细柔的雨,开始飘扬。

群狼将要归洞避雨,是时候了。

唐刀将捣碎的巨树叶汁抹在身上,又洒了些其它药汁,掩去自己气味。这些药汁效用,在暴雨中,至少能坚持一个时辰。现在,他身上就如是巨树气息。

下到地面,趁着巨树枝叶尚未滴落水滴,唐刀迅速掩入灌木丛里,后退着往洞口接近,将钻入的痕迹掩饰掉。在临近崖洞口的丛里,停了下来。出击口选在靠近那几株孤独的灌木,出击口与那几株灌木间,不过三两米距离,折断出击口的丛枝,又把出击恢复原样。断刀也入鞘,它散发出的冷冽,会惊扰到狼群。

白极荒狼,凶残,狡猾,机警,是同阶妖兽中的佼佼者。唐刀任何一点疏忽,都可能使伏袭功亏于篑,面对有七阶白极荒狼群的围攻,他只有逃。

沉下气息,唐刀静静等待群狼回洞。

细雨渐渐大了,又变成暴雨。

雨水淋透了衣衫,暴雨带起的风,吹散唐刀呼出的气息。唐刀,与风雨中灌木丛浑然一体。

灌木丛的尽头,七阶头狼出现在巨树林边缘,高大身躯停在那儿,审视着灌木丛和洞口周围。而后,头狼带领另外十头白极荒狼,如箭般往崖洞奔去。

唐刀屏住呼吸,纹丝不动,双眸余光里,十一头白极荒狼已奔到洞口外,向洞内急促地嗅着。十一头两米左右高三四米长的白极荒狼,挤满了洞口外的狭小空地。一会儿,众狼低鸣数声后,七阶头狼带头入洞。

唐刀缓缓地微吐口气。狼群终于进洞了,伏杀计划已成功了第一步。

一会儿,两头白极荒狼走出洞口,一头四阶,往洞口左边凹壁而去,一头二阶,往右边的那几株灌木而去,一左一右,警戒着洞口。两狼望望四周,又伏地蜷缩在凹壁和灌木下,避起暴雨。

狼群和两狼行动,恰如观察到的一样。

骤雨依然如注。

雨水顺着双眉滴下,唐刀双眸冰寒,丹田灵元向经脉狂涌,微微曲身蓄力。

藻木下的二阶白极荒狼,望向空中还不停歇的雨,不满地低嚎一声。凹壁下的四阶白极荒狼,干脆闭上硕大双眼,假寐起来。二阶白极荒狼也感到毫无趣味,低下头颅。

灌木丛边,双眸锁住两狼,唐刀轻轻将折断的灌木枝放在一边,哗哗的雨声,掩盖了细微的簌簌声。两狼并无异状,继续低着头假寐。

唐刀从灌木口飚射而出,冲向灌木株下的二阶白极荒狼。

“噌……”

一声刀鸣,墨光闪,断刀显。刀鸣声,夹杂在哗哗的雨声中,逐渐变淡,又消失在雨声中。

感觉到有阴影罩面,二阶白极荒狼睁开眼,抬起头颅,狼颈却迎上一闪而过的墨光,想嚎鸣示警,却已无法出声。鲜血,激射而出。

不管倒下的二阶白极荒狼,双脚沾地,一拧身,足尖一点,唐刀疾飚向凹壁下的四阶狼。

突然夹杂在雨中的异声,让四阶白极荒狼警觉地站起来。迎面扑来的身影,让这头四阶白极荒狼悚然一惊,却毫不示弱,纵身一跃扑向来影。

唐刀身形顺势而错,墨光瞬间划过四阶白极荒狼的颈脖。血红,从脖颈处喷射向空中。四阶狼跃扑之势并未减弱,重重跌落在二阶白极荒狼边上。

呼息之间,血不沾身,两刀,两狼毙。

唐刀身影闪烁,将两狼尸体收进储物袋,迅速回到隐匿处,复原好出击口。

血,混着雨水,迅速消失不见,血猩味散发在雨风中,快速变淡消散。

崖洞外,暴雨哗哗声依旧。

唐刀刚复原好出击口的灌木枝,洞口又出现四头白极荒狼身躯。正如唐刀计划中那样,断刀出鞘的刀鸣声,突兀出现在骤雨哗哗声里,依然会让头狼警惕。果然,头狼又派出了一头五阶白极荒狼和其它四头低阶白极荒狼出来查探。

唐刀愈发沉静,双瞳里,波澜不起,寒光冷烈。

洞外两狼不见踪影,五阶白极荒狼和其它四头白极荒狼,在洞口来来回回地嗅着气息,相互看看,甚是迷惑。五阶白极荒狼命其它四狼往其它方向寻找,自己却似发现了什么,往唐刀隐藏处,一路嗅过来。断刀上,唐刀故意留下了一丝血迹。

断刀慢慢出鞘,刀鸣声细不可闻。

五阶白极荒狼嗅到唐刀藏处,断刀的冷冽,让它惊寒不已,周身狼毛竖立。迟疑一阵后,五阶白极荒狼警惕着,缓缓靠近灌木,嗅着枝叶。

蓦然,一道墨光闪出,断刀进入五阶白极荒狼微张巨嘴,没入头颅两寸。刀劲入脑,五阶白极荒狼瞬间被刀劲震毙,旋即,它又消失在灌木丛前。

其它四头低阶白极荒狼注意到五阶狼突然消失,一阵疑惑,都往五阶白极荒狼消失处奔来。

五米,三米。

唐刀暴射而出,身影忽闪,墨光在四头低阶白极荒狼中穿过,四头白极荒狼如被雕塑一般,定住了身躯,保持奔跑之势。血红,从四头狼脖上飞流而出。嘴里发出急促的喘息声,一会儿,四头狼躯纷纷倒地,重重砸在雨水中,红色雨花四溅飞起。

地上雨水,越积越深,红色变淡,又转成清亮水色。

伏袭的第二步,功成。

还剩四头白极荒狼:七阶头狼,一头六阶,另一头五阶,一头三阶。

也不管隐藏处散落的枝叶,唐刀转身奔向山崖。

唐刀手与断刀并用,向洞口上方的一块突出岩石,迅速攀游而上。这块前突岩石,是狼群的盲区。唐刀用岩石碎末包裹断刀,在这块岩石上埋伏下来,一边调息,一边等待剩下四狼出洞。

前面出洞的几头白极荒狼,久久的不见回到洞里,头狼感觉到不对劲,领着其余三狼,出洞一探究竟。

四狼的身躯慢慢伸出洞口,警觉地观察四周。渐渐地,四头硕大狼躯完全进入唐刀视线,又慢慢往前走了数米,正是唐刀凌空下击的最佳距离。

刹那间,唐刀运转全部灵元,曲腿一蹬崖壁,突然暴起,身影快到他的极限,断刀前指头狼。

空中,杀气森冷,骤雨更寒。

十数米距离,唐刀带着被激荡四射的雨水,留下无数残影,瞬息即至头狼上空。

空中、雨中的异常,陡然罩体的寒意,让警醒的头狼,迅速回头。凌空忽闪而至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双瞳前,头狼浑身狼毛陡然炸立。墨色断刀散发出的森森冷冽,刺得头狼心胆冰寒,死亡召唤充盈在它的眼底。

头狼拼死往前一扑。断刀横闪,墨光倏地横过头狼脊背。

“嗤吱嗤……”

“嗷呜……”

头狼惨嚎,它的背已被断刀割开,内腑沾着血红,从裂开的后背上挤出来。

唐刀不减前冲之势,猛一沉身,借势踢出数十道腿影。

“砰砰砰……”

腿影击中头狼腹部,若被重力击中皮革一般。

霎时,头狼身躯翻飞起来,硕大狼头无力耷拉着,双瞳散乱,狰狞之光也逐渐暗淡,带着腹部数十道印痕,向灌木丛中坠去,洒下一路的血和内腑。

唐刀双足尚未沾地,背后,两狼凌空跃扑劲风已然临体。唐刀双眸不见一丝波动,身影骤然再沉,向后急仰,身躯贴地,双足一蹬,身形向后疾射而去,地面上的积水向两侧纷纷飞洒,双眸却紧紧锁定凌空下扑的六阶白极荒狼。

六阶白极荒狼下扑气势将要尽时,唐刀身躯微微上起,头一偏,躲过两只狼爪下击,断刀上扬,人和刀从六阶狼腹下电射而过。

两道渗寒心底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嗤……”

如利刃快速割破皮革。

“嘶……”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