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大陆,浩瀚无际。

在这个世界上,人们崇尚武道,武风盛行,以武为尊。

普通武者可用有千斤之力,可断木碎石。强大的武者可凌空飞渡,移山填海。更有神境强者,可破碎虚空,挥手间扭转乾坤,覆灭苍穹。

……

出云国,星陨城。

星陨城作为出云国二十八城之一,因为实力最弱,所以排名最末。

星陨城人口大约有二十万,其中,以两大家族为首,分别是苏家和李家。

苏家,后院。

“真武大陆第一武神?苏恒?”

苏恒躺在床上,突然感觉头部一阵刺痛,半晌,这才渐渐缓和下来,最后恢复正常。

恍惚的,在苏恒的记忆中,突然出现这两个称呼,紧接着,一股巨大的信息如泉水般灌入了苏恒头中。

“原来我是真武大陆第一武神苏恒,只不过在千年之前天道浩劫降临,为了拯救苍生,我牺牲了自己,开辟出一条时空裂缝,将天道浩劫转入时空裂缝,灵魂转世重生,成了现在星陨城苏家少主苏恒!”

良久,苏恒终于将前世的记忆完全读取,“我现在的身份,是苏家的少主,修炼天赋极差,如今还只是蜕凡境二重的修为。”

“影响我修炼速度的,应该是体质的问题……”

苏恒略一沉吟,查看了一下自身,结果让他哭笑不得。

筋脉堵塞!

苏恒筋脉本来就狭窄无比,修炼速度自然就十分缓慢,但是苏家家主苏云天却不懂,为了提升苏恒的修炼速度,给他服用了太多的灵药。

这些灵药中蕴含的灵力很深厚,以苏恒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完全吸收,结果久而久之,筋脉就被灵药剩余的部分堵塞了。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说不定会因为筋脉堵塞,一辈子一事无成。但苏恒不同,前世的他,可是真武大陆第一武神,这些堵塞筋脉的灵药,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如果我将这些贮存了十几年的灵力全部炼化,厚积薄发,说不定能够连接突破几个小境界。”

苏恒前世身为武神,所修炼的功法自然足够强横,而且等级颇高,达到了圣品。

真武大陆,功法的等级分为凡、灵、地、天、圣。

但是苏恒这一世并不打算修炼前世的那部圣品功法,因为他前世,曾在一处太古遗迹中,得到过一部功法,苏恒估计,那部功法的等级,可能还要在圣品之上。

但是修炼这部功法要从最为基础的蜕凡境开始,而当时的苏恒已经是武神修为,修炼这部功法就意味着要废除修为,苏恒历经不知多少次生死才修炼到武神之境,自然不愿再去从头修炼。

所以,这部功法他一直留着,没有修炼,只是在无聊的时候拿出来随便看看,到了现在,他已经记得滚瓜烂熟。

想不到,上天竟然让他转世重生,给了他一个修炼这部功法的机会。

“九转星辰诀!”

脑海中,“九转星辰诀”的修炼口诀不断浮现,苏恒也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按照功法的灵力运行路线运转起来。

功法运转后,苏恒感觉到浑身发热,皮肤变得越来越红,好像身体中有一团火,正在由内而外的燃烧。

这是筋脉中,灵力正在被炼化的现象!

时间在修炼之中缓缓流逝,一个时辰转眼之间就已过去。

“砰!”

突然,苏恒丹田处,突然发出一道白光,传出一声闷音。

突破了!

“蜕凡境三重!”

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得到大幅度的增长,苏恒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然而,他并没有停止下来,而是继续炼化剩余的灵药之力,因为他感觉到筋脉之中,灵药的剩余物还有很多。

炼化灵药的剩余之力是一项艰苦的工作,苏恒用了足足一个晚上,毕竟,这是整整十几年日积月累堆积而成的。

在这个夜晚,苏恒所居住的房屋偶尔会发出一阵白光,若是有细心人细数的话,就会发现,那白光一共闪耀了两次。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房屋的窗台,照射到地上时,苏恒的身体突然再次闪出一道白光,然后恢复平静。

“炼化了所有的灵药之力,居然达到了蜕凡境六重!”

苏恒轻轻吐了一口浊气,却发现自己的丹田中,一枚晶莹剔透的晶核正散发出淡淡的幽光。

“这应该就是修炼‘九转星辰诀’后,在体内形成的星核了。”

苏恒调动了一下体内的灵力,却发现灵力的深厚度完全超过了一般的普通武者,足以和蜕凡境九重的武者媲美。

苏恒满意的一笑,赞叹道:“这应该就是修炼‘九转星辰诀’的强大之处,晶核可以将天地灵气炼化得更加精纯,然后反馈给自身……”

“在房间里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也该出去透透气了。”

苏恒下了床,打开门,呼吸了一口和着青草泥土芳香的空气,脸上露出享受之情。

“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懂得生命的可贵!”

说着,苏寒走出房间,向着外面走去。

……

春天,是一个美丽的花园,鲜花漫山遍野,蜂蝶围绕,树木小草抽发新芽,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季节。

前世苏恒是一个武痴,除了修炼追求武道极致之外,对什么也不敢兴趣,导致了他伫立在武道巅峰时,身边却没有一个知心的人。

这一世,他决定,要修炼享受人生两不误。

一路上,看着鲜花和绿叶,苏恒感觉心旷神怡,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一处巨大的广场。

广场上,大约有些数百名少年,和苏恒年纪差不多,有的单独在练拳、练剑,有的在两两对战,练习战斗技巧。

其中,以广场中心对战的两人极为耀眼。

对战的两人为一男一女,苏恒都认识,男的名叫苏寒,是蜕凡境六重的境界,女的叫苏倩,境界也是蜕凡境六重。

苏寒使用的,是一部名为“天云掌”的武技,属于凡品中阶,苏倩的武技“碧波掌”也是凡品中阶,再加上二人境界都差不多,所以对战起来,格外激烈,打了半天依旧是不分上下。

慢慢的,两人周围围观的弟子越来越多,看着越战越勇的二人,不少苏家弟子都露出羡慕的眼神。

“苏寒哥,加油,我顶你!”

“苏倩姐,你是最棒的!”

“滚,苏寒哥才是最棒的!”

“……”

二人的战斗也许在其余人眼中十分凌厉,招招都是向着人体最为脆弱的部位,但在苏恒这个经历过万千战斗的武神看来,空具其形却不具备该拥有的爆发力。

苏恒摇摇头,就要转身离去,就在这时,突然从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苏大天才,怎么,今天竟然有心情来演武场?”

苏恒循声望去,发现是一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

这少年他认识,叫苏远,境界在蜕凡境四重。

虽然自己是苏家少主,但是因为修炼天资太差,境界不高,而且族中也没有明令禁止族中弟子相互争斗,只要不死不残,族中高层就不会出动。一些低微低下的苏家弟子就会嫉妒他的少主身份,经常找他麻烦。

这苏远正是其中之一。

淡淡的看了苏远一眼,苏恒没有说话,转身就走,就像没有看见他一样。

可那苏远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苏恒,快速走到苏恒面前,拦住去路,冷笑着说道:“苏大天才,既然来了演武场,怎么能空手而归呢?不如我陪你练习练习吧?”

苏恒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确定?”

不知为什么,被苏恒顶着,苏远突然感觉浑身冰冷,仿佛坠入了无尽冰窟,身体变得有些僵硬。

怕什么?他不过是个废物而已!

这么想着,苏远感觉底气足了不少,说道:“我当然确定,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

“你确定就好!”

苏寒说道,转身向着演武场中心的石台走去。

苏远紧随其后。

看着两人向着石台走去,周围的人也发现了异常。

“这是怎么回事?”

“听说苏恒少爷要和苏远比试。”

“什么?不是听说苏恒是个废物,现在还只是蜕凡境二重吗,怎么回事蜕凡境四重的苏远的对手?”

“我也不知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