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这家伙除了战天还有谁!

“你...你醒了?”薛武惊愕的问道。

“你没事吧?什么时候醒来的?”薛文的声音中也透着一股惊异。

望着身后已然翻身坐在担架上的战天,薛文兄弟俩可是大大地吃惊了:这家伙可是被倒吊在树上整整两天的时间,前天 临出发时才被教官准许放了下来,当时可是昏迷不醒,一副要断气了的模样,但是看他现在的模样好像并无大碍一般?

突然醒了,而且看上去一切不错!

怎么可能?

战天先是打了个呵欠,接着挠了挠头望着两人问道:“有吃的吗?饿了!”

“有,虽然不多了!不过你才刚刚醒过来就多吃点吧!”说着,薛文将怀里仅存不多的食物拿出了大半给了战天,望着薛 武说道:“你那里还有水吗?”

“有!”回答着,薛武蹲下身解开了身上的皮囊递了过去,然后急急打量着战天:“你......真的没事?”

一边毫不客气地大口吞着本来就很少量的食物,战天喝了口水轻轻点了点头——没事!

“没事?”

“没事!好啊,嗬嗬嗬嗬......”

顿时,两兄弟笑了!

望着他们,战天也还了一个真心的微笑:这两兄弟不错......这应该算是自己来到这块大陆之后除了战叔外值得 相交的两个家伙!

当然了,能够教导出这样的合战天胃口的好孙子,他们的那位爷爷现在也成了战天期待一见的存在了!

一个同伴一杆枪,死了一起晒晒光——呵呵,不但押韵而且经典啊!

不凭别的,光是他们对同伴的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的坚定决心就叫战天很是欣赏,曾经的特战队员的生涯里那些可爱的 战友和一幕幕叫他温暖的画面似乎在这一刻又回来了一般。

“对了,你现在伤势好到什么程度了?能够爬树吗?”薛武看了一眼战天问道。

“额......薛武你说什么呢?战天这才刚刚醒过来而已,他怎么可能自己爬树?不如这样吧,我们两先帮他爬到一 个合适的树上去吧!”

“额......”

战天这才想起自己还在被这两兄弟当成重伤员和“累赘”受到特别照顾着呢,不过这感觉......真他奈奈的好!

......

不知道是不是战天真的好运冲天,这一夜虽然四周都是令人闻听之后不寒而栗的凶兽吼叫,但是战天和两兄弟一起藏身 的巨树四周却一直没有任何的凶兽经过。

原本薛文说要三个人轮流休息和警戒的,但是战天拒绝了。

“嘿嘿,怎么好意思呢?你们兄弟俩照顾我一天了,现在你们都累了吧?还是你们休息,反正我可是睡太久了就来负责警戒吧!”

听着这话也有道理,毕竟战天可是昏迷了四天时间的人了,等于熟睡了四天时间,就算是头猪也该是睡饱了吧!

而且兄弟俩也发觉了战天身上的“重伤”居然神奇地痊愈了,光是看他爬树的那个灵敏劲就叫兄弟俩震惊得张大了嘴巴半 天合不拢。

薛文更是当场就发誓说,他这一生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见到过比战天爬树更快的猴子!

跟猴子相比......冏!

那不等于说战天比禽兽厉害了吗?但至少比禽兽不如稍好一点吧!

于是不再推辞,这一夜兄弟俩睡得深沉极了。

深沉到了战天的离开他们也没有丝毫的察觉!

至于之所以要离开,战天倒也不是丢下这兄弟两不管了,这对兄弟他现在可舍不得丢下。

他离开是到了另外一棵更加巨大的巨树树梢之上:警戒的话不管明哨暗哨了,但是至少站得高看得远也是重要滴!再说 了,醒来之后的战天心里还有一个急迫的期待,那就是试试自己在战魂空间里花了整整四天时间修炼的战魂游的秘技。

当初,战天以为装吓晕过去躲过了穆匈的铁拳便算躲过了一劫,但没曾想在两个小时之后,无所事事的穆匈觉得光是训 斥那般汗流浃背收割牧草的学员不过瘾,又想起了还有一名晕死在草地上的废物,如是,接连两大蓬术法变化出来的冰 水直接浇在了战天的身上,就这样战天被硬生生的“浇醒”!

收割完牧草之后,穆匈还觉得折腾这践踏了他威严的废物还不过,于是,可怜的战天便被倒吊在初玄学院那破落的操场 旁的一株歪脖子树上,美其名曰:以儆效尤!

前面两个时辰,战天还不觉得什么,毕竟他现在可是元力师的修为,但两个时辰一过,那滋味可就越来越难忍受!

而今,在这事关生死,无人可以依靠之际,战天第一时间想到了战魂空间,只是此刻战天双手双足均被绑,形成一个倒 着的大字,而且随着血液的倒流,战天的意识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模糊,既无法触摸右手那黑色戒指所形成的 蛇行纹身标志,更无法集中意念和心神进入战魂空间。

事实上,自打那一次从战魂大殿出来之后,战天便再没有能够进入到那战魂空间之中,在进入初玄学院的前一个月,战 天几乎是天天都要集中意念想要再次进入那神秘的战魂空间之中,但没有一次成功过,幸好,他没有忘记那战魂心法, 每日勤修不拙,在出发道初玄学院之前,战天已经能够施展出一道完整的葵水刃,而且威力相当不错,一记葵水刃飞 出,可以将十米外一株手臂粗的小树一击而断。

但在这一刻,战天还是只能寄希望于战魂七界。

搅动脑汁想有什么办法能够进入那战魂七界,不知不觉,时间到了第四个小时,战天的意识也是越来越模糊,双眸更是 出现了多重影像,但依旧没有找到进入战魂七界的犯法,,战天细细回忆着当天的情景,蓦地,迷糊的意识猛然一振, 血!第一次莫名其妙的进入到那战魂空间不正是因为血嘛?

战天的情绪蓦地如同打了一针鸡血般亢奋起来,血,自己此前怎么没有想到了,是血,不是抚摸和意念!

没有丝毫的犹豫,用力一咬,已然将舌尖咬破,奋力偏转脑袋,噗!一大口鲜血朝着被绑着的右手喷了过去!

“战魂七界,给哥打开!”,所有的心神全都化作这一句从牙缝中迸发出来的低吼!

一团红芒从战天的手指上哧然亮出!迷蒙中,战天感到自己眼前亮起一蓬虹影,然后迷蒙中战天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一个诡异的梦,在梦中他看到了一个怪异的生物体——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却长有一条滑溜溜青碧碧的蛇 尾,并且最为荒诞的是自己好似还和这条怪异的生物体有了一个颇为亲密的关系。事后清醒过来之后,就连战天自己都 分不清!在梦中他们之间是有了肌肤之亲?还是有了类似于血液交流之类的,甚至梦境是真还是假!都是一个谜!

战天只记得,当他清醒过来之后,他的的确确是在那战魂大殿之中!但是他的手上脚上却并没有绑着牛皮索,自己也没 有倒吊,而是盘腿坐着!

但奇特的是,他却分明能够感觉到身体的疼痛,是那种剧烈撕扯般的疼痛!

很快,战天便明白过来,自己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本体进入这战魂空间,只不过是一缕心神进入到了这个奇异的空间,既 然自己有感觉,那就说明自己没有死,有戏!

想要活命,看来惟有好好修炼这战魂七界中的功法才行!只要自己的这缕心神不灭,自己就死不了!

想到这,战天顾不得身体撕裂的疼痛,奋力挣扎着进入到战魂第一界的房间中。

“战魂七界,一界得元!战魂四绝,游识劫婴;一界一绝,战魂游起,阴阳气逆,牢关破除,透出乾坤,直契真体,入则 为缚、出则超脱,出入自在,圆通无碍......”

这是刻在了战魂一界正面石壁上的一段文字,前一次进入战魂一界时,战天只在意了前面“战魂七界,一界得元”这八个字,当时这八个字带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大了,使得他直接忽略了后面的文字。

此刻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战天是打醒十二分精神,唯恐落下一个字。

细细的遍读了石壁上的文字,再经过和脑海中有关战魂心法的口诀两相一对照,战天顿时幡然省悟:

战魂四绝,游识劫婴——说的乃是战魂空间中一共有四大秘技!分别是战魂游、战魂识、战魂劫和战魂婴。

而后面的备注说明中更是提到了战魂一界中四大秘技之一的战魂游只要身具元力便可以修炼。

而后面所描述的:阴阳气逆,牢关破除,透出乾坤,直契真体,入则为缚、出则超脱,出入自在,圆通无 碍......

说的正是四大秘技中最基本的技能——战魂游的修炼心法!

(敬请关注《玄决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