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逐渐转凉,昨夜儿下了一晚雨,只听到水声打在房檐上滴答的声音,索性倒有一个好,闷了这么多日后,终于有了个比较清爽的早晨。

嬴政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当然随着他一同渐长的还有与我斗嘴的精神,一切似乎又如常进行,他每天都去找他的阿姒,而我也只在邯郸城中徘徊,后来我再问起大乘寺中僧人东岛之事,他们并不愿透露,每每只能扫兴而归。

我坐在小亭子里,百无聊赖的看着府中难得的几株鲜花绿草,突然只闻琴声悠扬,我转过头,看向红玉,显然她也不知道是谁。说在成安候府上舞刀弄枪,我信,可是在这弄些琴棋书画,就不得不去看看了。

我立马站起来,跟着琴声一同寻找他的主人,只听琴声轻重缓急,似流水划过心间,抑或曲风相变,听者也随琴师心绪跌宕起伏,似越过九九八十一难。

那琴声在我耳边逐渐增强,更让我充满期待,想一会这抚琴之人,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只见槐花树下,那人一袭青衫,手抚古琴,温文尔雅,润色如玉。一时间都不忍心去打扰。

一曲毕,他才抬头,见到我似乎是吓了一跳,显然他并未想到会有客人到来,忙作揖道:“大嫂。”

大嫂?我反问,这样说来,莫非眼前之人乃嬴政的弟弟?我小心翼翼开口问:“你是?嬴政的弟弟?”

他一听先是有些疑惑,过了一会就像得到了解答一样,了然一笑道:“成峤只拜访过大嫂一次,大嫂不记得也情有可原。”

我听他一口一个大嫂,再想到我跟嬴政的关系,只觉得格外别扭,急忙纠正道:“你还是叫我姜婠吧。”随即咬了咬嘴唇:“这样我比较习惯。”

他可能以为我害羞了,稍一思量,便道:“好,只要姜婠你不忌讳。”

我心里噗嗤一笑,我巴不得跟嬴政撇开关系,还谈什么忌讳?顺势低头便看到被成峤搁在草地上的古琴,忙想到先前的问题:“你先前弹得是什么曲子?”

:“湘妃怨。”他淡漠道,目光望向远方,眼神中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以我八卦的直觉,眼前的成峤一定是有心生人了,想到这里我就像破获了一起大案一样,升起了浓浓的自豪感,随即开口问:“难怪这首曲子你弹得如泣如诉,原来…”我脸上扬起一丝暧昧的笑容,故意放慢了语速:“心里住了个小美人儿啊~”

估计是被我说了个正着,他先是惊慌失措了几秒,随后又恢复之前的神色,倒也没否认我的话,而是直接扯开话题说:“只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湘妃怨》乃残谱,另外半边估计是很难才能看到了。”

:“为什么?”我急忙发问,毕竟这首曲子我很喜欢。

:“因为余下的半边在赵王王宫里。”他语气中带着遗憾,想来那剩下的谱子对他有着巨大的吸引力,随即他又接着自言自语:“赵王王宫的天人阁藏着各式各样的古文杂谈,只要你想知道的,听说那里都能找得到,我本意来赵国便是为寻得那剩余琴谱,没想到…”他叹口气,显然事与愿违。

:“等会儿…”此刻我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睁大了双眼,发问:“你说,那个什么天人阁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是啊。”成峤看到这样的我,并不知所以。

如果这个天人阁真有成峤说的这么神奇,那是不是证明,里面说不定也藏有关于我穿越的东西?反正不管是什么,我都要去试试。

我脸上闪过一抹坏笑,拍了拍手,心想,看来是要做回我的老本行了

:“既然不给,那我们就只能进去偷了。”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