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日赵王来过侯爷府后,整个府中都弥漫着一种夹着尾巴做人的奇怪氛围,毕竟嬴政是因为我才受了这么重的伤,我这人就是吃硬不吃软,因为亏欠了他,所以我每天都在厨房亲自给他熬药,可自从他躺在病床上之后我从没去看过他,红玉老说我身为侯爷的正妻,怎么能做下人才做的事,可只有我自己清楚,我这样做无非是在买一份安心。

一路小跑着,终于到了正殿,我拿起刚刚熬好的药递给吕姒,她白了我一眼,又屁颠屁颠的跑进了嬴政住的主屋,临走还略带颤抖的叫了一句:“阿政~”

这么多天她人前人后的样子我早已看了个遍,更不明白嬴政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

:“哼,侧妃娘娘也不过只在侯爷面前装得楚楚可怜。”红玉在后头愤愤不平的说。

我一听知道她心里又有了委屈,古代的女子都把男人的恩宠放在第一位,她见我不受宠,自然心里也跟着不开心,我露出一抹笑容,立马宽慰道:“诶~人家成安候就爱这款呢,咱们谁管得找呢?”

:“可是公主,这药是您熬的,再怎么说也得是您拿进去,至少...“她顿了顿,才又焦急说道:“至少不能让侧妃占了便宜。”随即她又小声嘟嚷:“若是再让侧妃怀上侯爷的孩子...”

我一听也知道这后头什么正宫之位不保这类的话就会接踵而至,立马挽住红玉的手,指了指天空,转移话题道:“你看看今儿的天多蓝,咱们再去花园里逛逛呗~”

:“可是公主...”

:“走走走。”我拖着红玉,不想在这儿多待,哪怕我不喜欢吕姒,可也改变不了她才是嬴政心爱之人的事实,而我,充其量不过只是一件政治交易品,是横刀夺爱之辈。

这前脚刚准备踏出院门,后头便有人大声喊道:“王妃留步!”仔细一瞧,这不是嬴政身边的贴身奴才泉弘吗?才思考的功夫,他便已经跑到了我跟前:“可让奴才叫着了,这会儿侯爷醒了,正命奴才宣王妃您进去呢。”

:“叫我?”我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表情:“泉弘你确定没听错?”

:“拿敢呢。”他讪讪笑道。

红玉死命的扯着我的袖子,那眼神简直像在告诉我,机会难得,不管用强的还是软的,一定要把嬴政就地正法。

:“王妃,侯爷等着呢,快快进去吧。”泉弘催了一句,我才迈开了步伐,临进门,偏偏又碰着了吕姒,她面带醋意,可为了维护她的形象,冷哼一句:“某些人难得见一面侯爷,可要好好把握机会了。”

:“你...”

:“红玉...”我开口低斥了一声,红玉才收口,吕姒一见此景,更是来了劲儿,似乎忘了先前不愉快,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样花枝招展的离开了。

:“公主,您是正妃,怎么能受侧妃的欺负?”红玉焦急说道

:“我并不是不敢挫她锐气”我淡漠道:“而是我先陷嬴政于难,再怎么说也是我错在先。”话至此处,红玉心中了然,我本就不是一个喜欢点破的人,抬脚就迈进了嬴政屋里。

---------------------------------------------------------------------------------------------------------------------------------------一进门就能闻到屋中弥漫的药味儿,不过几步在就到了嬴政的床边儿,床上的他脸色苍白,丝毫不见往日的阳刚,我心中内疚更甚,一时间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我的到来,嬴政突然打开眼,一下子我更加手足无措,木讷的抬起手,露出一个极其尴尬的笑容:“嗨!”

显然他并没有理解现代打招呼的意思,拍了拍身边的空余位置,道:“过来。”

我一听也不敢反驳他的意思,毕竟伤者为大,急忙坐到了他的身边。

:“谁叫你坐了,我是让你把我扶起来。”嬴政昂着头,带着一丝挑衅。

行,你厉害!我心里默念,伸出手到他背部,想找到一个发力点,将他扶起来。

:“啊!!”突然嬴政大叫,吓得我赶紧将手拿了出来,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要霸王硬上弓呢。

:“你..你神经啊?”我满脸都写着莫名其妙,一幅老娘又没亏待你的表情。

:“姜婠你想谋杀亲夫吗?”嬴政眉头紧皱:“我是个病人,背上有伤的病人。”他强调。

我瘪瘪嘴,心想:好,你是大爷。又将手轻轻的伸到了他的颈脖处,他似乎故意使坏,我越用力,他越往下压,兜兜转转,我用光了所有的力气才将他扶起来,就像跑了个八百米一样,坐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诶诶。”嬴政伸出手,戳了戳我的背:“我该喝药了。”

我立马转过头,怒视着他,我就知道他嬴政叫我没好事。

他见我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挑了挑眉道:“我这伤也不知道是为谁受的。”

一句话就让我突然变得像个蔫了的气球,瞬间就矮了一等,所以这人就是不能随意欠人家情分,尤其是你冤家的情分。

我乖乖的跑到桌边,拿起刚刚吕姒端来的中药,上头还冒着热气,看样子温度刚刚好。我拿起汤匙,舀了一勺,放到嘴边轻轻吹了吹,说道:“呐,张嘴。”

:“这么凶,一点为人妻的样子也没有。”嬴政摇摇头,随后将勺上的药一饮而尽。

正是盛夏时节,外头日光和睦照进屋来,扬扬洒洒铺满一地,让人觉得分外温馨,二人未曾言语,我轻轻吹凉手上的汤药,喂给嬴政,一时间,我突然觉得我们两个人就像真正的夫妻一般, 相濡以沫。

也不知过了多久,手中满满的汤药已经见了底儿,我才回过神来,说道:“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似逃一般想离开这迷离的屋子。

突然嬴政拉住我的手,那力气大得我根本挣脱不开:“别走。”他开口,目光火热,一时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正是犹豫关头,他一把抱我在他胸前,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一个男人,吓得动也不敢动,更怕不小心戳到他的伤口。

:“小时候,我母妃也是这样...”他语气平淡,可其中却带着一丝隐忍:“可是,这样美好的时光却再也不会有了。”他抱着我,似乎思绪回到了多年以前,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嬴政,更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