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如洛又离家出走了,我是不是太宠着她了,所以从小到大她离家出走就已经是家常便饭。

顾如洛第一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是在她6岁的时候,她和假小子一般跳上串下,将膝盖和屁股那里都磨破了,那时候家里还很穷,除了过年家里不会买衣服,妻子让她跪搓衣板,她就跪,让她认错,她却咬牙什么也不说,妻子的鸡毛掸子打下去,顾如洛的背挺着直直得,却依旧瞪着眼:“人家小孩能玩,我就不能玩?”此时,妻子24岁,顾如洛的妹妹才一岁,人家说女人当了母亲后会特别泼辣,妻子的鸡毛掸子一下下打下去,顾如洛也不躲也不阻拦,只是大大的眼睛瞪着妻子,什么都不说,后来妻子也没再打了,顾如洛却在吃晚饭的时候找不到人影了,小孩子对于食物的诱惑总是抵挡不住的,我想着她应该出去疯一会儿就回来了,后来,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顾如洛依然没有回来的迹象,我和妻子着急,出去喊了一通,那会儿村子还没有电话,我们大晚上的喊,吵醒了街坊四邻,大家便帮着喊,后来还是没有找到她。

邻居慢慢散开,说也许是去哪个玩伴家了,妻子也回家,我又将整个村子找了一圈,最后在离家不到两百米的一个角落找到她,她抱着一只流浪狗,我是看到她有神的眼睛才找到她的,即使在夜色里依然那么显眼,我带她回家,我问她为什么不应,大家找她找得很辛苦,她说:“爸爸,是不是我还没有一条裤子重要?”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经济的拮据,只说“以后小心点,别把衣服扯破”

顾如洛6岁的夏天,那年的夏天很热,北方的三伏天热起来太阳都是毒的,村里的男人都光着膀子,这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顾如洛却从远处跑回来,也是光着膀子,我将她拽回家,我告诉她必须穿衣服,她说邻居叔叔就可以不穿,她为什么必须穿,我说这是不一样的,顾如洛却钻牛角尖“可是,爸爸,我不穿的话衣服就不会坏了”我懒得和她说男生和女生的生理构造,我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告诉她“你不穿上衣的话,你看见那鸡毛掸子没有?”

顾如洛第二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是7岁。村里的老人开玩笑逗小孩子都会问:“你喜欢爸爸还是妈妈?你爱爸爸还是妈妈?”一般的小孩子都会犹豫或者摇摆不定的说“爸爸,不对,是妈妈,不对,是爸爸”,顾如洛却坚定的说:“爸爸”

这让我很暖心,我对顾如洛也很好,也没有对她的说法加以纠正。

导致和妻子拌嘴的时候,顾如洛总是会嘴多的插上一句:“都是我妈妈的错,我爸爸没错”一次妻子气急,直接一巴掌打顾如洛脸上,那时候妻子的手已经被生活和家务磨得粗糙和宽大,顾如洛当时就留了鼻血,顾如洛从小就身体不好,却是第一次流鼻血,顾如洛抱着血淋漓的脸就跑了出去,我和妻子连忙出去,却见顾如洛跟着村子一个背书包的女孩子走着,一直走着,也不管满脸的鲜血淋漓。

尽管家里经济拮据,但我还是坚持送顾如洛去了学校,顾如洛很聪明,老师们把她捧在手里,她的脾气越发的大了,妻子说顾如洛的眼神越发的桀骜不驯,简直不像7岁的年纪,再配上那短发,就像黑社会小混混,可我不这样认为,顾如洛那么乖巧,每次回家她都做好了简单的饭菜,即使她还小,个子才那么点,但依然踩着小板凳洗锅擦柜子,寒假的时候她会坐在盆子里将玉米棒子都掰成一颗颗的,她这么乖巧,怎么会是桀骜不驯呢?她是我的贴心小棉袄,这样一个乖巧的女儿是上天赐给我的。

顾如洛第三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是8岁,我当时并不在,是顾如洛的班主任找来我,教育我家庭教育的重要性,我才知道顾如洛离家出走没去上课,一下午都没去上课,我第一反应是这妮子拿我的血汗钱不当回事。

见我怒气冲冲,班主任连忙说:“小孩子嘛!难免皮,但家长还是要说服教育,不能下那么重的手,听同学说,找到顾如洛的时候她的嘴巴还都是肿的,肿得占了半张脸,而且同学是在河边找到她的,这小孩子可得好好操心”

我的气消了一半,我问顾如洛为什么不去上课,顾如洛的嘴依然有些肿,她说:“爸爸,你说学习重要还是妹妹重要?”我说这都重要啊。顾如洛就说起了中午的事情:

“妈妈说妹妹哭的厉害,让我去哄哄,我说要写作业,妈妈就说我嘴硬,就拿烧火的棍子打我的嘴,爸爸,你怎么娶这么一个老巫婆,就是打我”这小妮子的嘴果然一点都不讨喜。

顾如洛第三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是9岁,她是被村里的一个开车的小伙子给送回来的,小伙子说见到顾如洛的时候顾如洛已经走到村子外,快走到镇上了,我不知道顾如洛小小的腿是怎么走那么远的路的,那时候顾如洛很瘦很黑,每个星期要去找郎中给她看病吃药输液,她却有那力气跑那么远。

我问顾如洛这次又是怎么了,顾如洛说要去找亲生父母,我心里一跳,我说:“爸爸妈妈就是你亲生父母啊!你要去哪里去找?”顾如洛说爸爸是亲生的,妈妈不是亲生的,她说她要帮我找亲生妈妈回来。

我奇怪最近妻子脾气好了很多,也没见打她,为什么这么说,顾如洛说:“我坐在小板凳上,妹妹说要坐,我不给,妈妈就打我,我把小板凳给了妹妹坐在马扎上,妹妹却又要坐小马扎,我后来坐小椅子上,妹妹居然还要小椅子,我不给,妈妈就打我”“妈妈可以把三个都给妹妹,却一个都不给我”我只能告诉她:“爸爸妈妈喜欢乖巧的孩子,你看,你们不是学了孔融让梨的故事吗?还有其他尊老爱幼的事情,你看每次你帮忙做家务妈妈都很开心呢”

顾如洛果然消停了,没有再离家出走,只是几乎每天和妻子吵两句,我也习以为常。小时候不懂事闹离家出走情有可原,可是长大了还离家出走就恃宠而骄了。

顾如洛15岁的时候,又闹了一次离家出走,她说:“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虽然后来还是回来了,她说:“我8岁的时候,妈妈说妹妹小我5岁,等她到了8岁的时候她也像我这样做家务,可是现在妹妹都10岁了,妹妹连饭都是妈妈端到嘴边的,我却没有这待遇,妈妈还给妹妹梳头,可是妈妈从来不给我梳头,我现在还被同学嘲笑不让我进女生厕所,爸爸,妈妈偏心”

我说:“顾如洛,你现在马上要高中了,该是懂事的年龄了”她却不听,只是耍无赖,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

顾如洛高中的时候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迅速的胖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白白胖胖的,顾如洛自己留了长发,村里的人总说顾如洛走姿不像个正经的女孩子,像是要勾人魂魄。我教育了她多次,她却像本能般的难以改变,不过,这样顾如洛也好,至少看起来和其他女孩子很像了,而且,也有好久不离家出走了,只是那嘴巴毒的厉害,一张嘴就让人恼火,我以为她这离家出走的毛病应该戒掉了。

没想到她大学毕业,这么大的年纪,却又开始犯离家出走的毛病。

那时她大学毕业第一年,她和妻子又吵架了,妻子打电话告诉我顾如洛的毒舌和她的懒惰,我终究没去管她,随她吧,人总要学会长大,她现在已经不听我们的。

她大学毕业第二年,又离家出走了,她带男朋友回家,那个男人大她五岁,虽然看起来和他很配,可是那个男人现在的年纪却还一无所有,让我们如何将她交给他,妻子哭着说:“顾如洛,村里没上小学的女孩子都可以嫁到城里去,你上大学花了家里那么多钱,却领回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你让我们的脸往哪里放?你是不是和那个男人上床了?”顾如洛丢下:“你们要的只是钱!”就出去了,在外面呆了三天才回来,她的脾气越发的骄纵。

她大学毕业第三年,终于还是和那个男人分手了,我觉得挺好,若我无所谓的人,那么那个男人看起来对她很好,可是我是顾如洛的父亲,他一无所有,那么顾如洛和他在一起只会有吃不完的苦,受不完的罪,顾如洛现在可能不懂,但是将来她懂了就会知道我们对她的好了。分手的那段时间,顾如洛脾气特别差,经常不知道为什么就惹到了她,她切菜的时候总是将砧板剁得吭吭的响,似乎要杀人般。

终于那天夜里,她又没吃晚饭,就冲了出去,出去呆了一个星期才回来,却什么也不说,一问什么就又要出去的节奏。

今年她的生日,我并不知道,她提了蛋糕回来,我问她花这冤枉钱还不如买馒头,她说:“爸爸,不是谁都像你们这样不记得我的生日”我觉得好笑,我妈妈就从来不记得我生日,农活忙成这样,饭都顾不上吃,还说什么劳什子的生日。

后来她辞职了,在家呆了一段时间,我只是说她几句饭菜咸了,她说:“爸,你就没有抱过我,你从来就喊我的正名,我都没有小名”这样的话让我莫名其妙,村里的小名都是“狗剩”“狗蛋”“二蛋”而她的名字是我翻了很久的字典才起的

如洛————如洛神般美好。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