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声音冷冰冰的,“大半夜的,你烦不烦?就这件事?”我说:“顾如洛,那也是我的孩子”

她说:“苏瑞,你半个月没有联系我,我也半个月没有联系你,在法律上来说,分居两年就可以离婚,那么半个月没有一丝联系的情侣也可以分手了”

我敲她的房门,电话里的她只说了:“我一会儿打给你”便挂掉了电话,我听到她的声音:“谁啊?什么事?”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苏瑞,我接着说,你这样时不时的过来显示一下你的存在是怎么一回事,有本事你来娶我啊!”

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又说:“你知道的,我急着结婚,再有三个月又要过年了,我又要老一岁了,你如果不娶我,不要这样耗着我”

我说:“顾如洛,我来浙江工作好不好,等明年,你可以结婚了,我们就结婚”

电话里面的她冷笑着:“缓兵之计”

我说:“顾如洛,你开门一下好不好?我很冷”

她立马来开门,依旧穿的很少,依旧光着脚,虽然打着伞,却有不少的雨水斜着飞到她身上。

她快步走到我身边,用伞遮住我,却说:“你这是在上演偶像剧?”我说:“顾如洛,你到底有没有怀孕?”她看着我,眼神直直的:“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

我说:“我会负责”她冷笑着说:“这样的话,你半年前也说过,但你没做到”

我说:“我正在做,我也一直想做”她说:“我指的负责是娶我,你指的是什么?”

我说:“顾如洛,你愿意嫁到江苏吗?”她说她不挑地点。

我说:“那你想什么时候结婚?”她斜眼看我:“若我说现在呢?”我再一次被她雷到,我说:“顾如洛,我们能进你房间再说吗?很冷”

她斜眼看我,最后还是带着我进了她房间,她丢给我一条大浴巾,便去倒水。

跟白先生的合作确实让我小赚一把,加上以前的积蓄,也确实能够结婚的费用。只是,我终究很不踏实。

我冲澡出来,顾如洛正在喝红糖水,她看了我一眼,淡定的说:“苏瑞,虽然我这里没什么男人的衣服,但床单还是有的,你能不能不要露你的满身肥肉,你是我见过的比傅艺伟版的封神榜里面的纣王还有勇气的人”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继续补刀:“不,他的勇气在你面前简直不值一提,他虽然敢露,却没这么多肥肉可以露”

我想想她怀孕,脾气不好,便没在意这个,我说:“顾如洛,可是胖子很暖和啊!而且大白不也是胖子吗?”

她说:“苏瑞,大白一直陪伴在阿广身边,你可没有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她说着放下手中的红糖,站起身来,似乎是锻炼身体一般,两手随意乱甩,一边甩,一边走向我,结果走到后面的衣柜,揪出一张床单扔到我身上。

她又甩着手走回去,结果,两手同时后甩的时候,两只手镯应该是碰在一起了,那只紫色的手镯边便成了3段,她听到了响声,也赶紧回头看,她看到是紫色的手镯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她蹲下身子,我也忙蹲下来跟她一起捡,结果她却将那3段又往开掰,掰成一堆小段段的,有十几段这样的。我郁闷她的难以琢磨。

她将手镯碎片收起来,漫不经心的随手丢垃圾桶。我说:“顾如洛,我给你买个新的吧”她看着我,不说话,却拿出手机,开始网上购物。

我以为她会买手镯,结果却是三七粉,一种药材,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药,但我觉得药这种东西还是不要网购的好,毕竟假药那就是毒药。

我说:“顾如洛,买药还是去实体店的好”她抬头淡淡的说:“这是我朋友的店”

最终,顾如洛就抱着红糖水一直喝,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早上是冷醒的,却看见顾如洛趴在桌子上,她似乎不会感觉到冷,还是穿的那么少。

我给她批了件衣服,她却睁开眼,她说:“吃不惯我做的就自己出去吃,我准备吃些就去上班”

她又去厨房,十分钟后就出来,是一些粥,依然是汤汤水水的样子,其实,我怕她这样会对胎儿不利,她可以不喜欢吃肉,但孩子是需要营养的呀!

我说:“顾如洛,你该多吃些肉”她说:“如果胖成那样,我连婚纱都穿不上了,那我还不如去死”

我说:“顾如洛,我来浙江工作吧,我来照顾你们”

她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随你,那是你的事情”她快速的换好了衣服,是一件修身的裤子,搭着一件米色针织衫,我说:“顾如洛,你不冷吗?”

她边快速的化妆边摇头,她说:“你走之前记得锁门”

我出去看她,她一如既往的没有回头,短发的她看起来很不一样,我喊她,她回头看我,我给了她一个拥抱,我抱着她的瞬间她突然紧紧的拥抱我,这样的顾如洛,小小的顾如洛,这样大的力道,她却在下一秒松手,她说:“记得锁门”

我又回到了江苏,我给她发了短信“我马上来浙江,你准备收拾东西搬个大点的屋子吧”

一周后,我到了浙江,顾如洛却没有搬家的举动,她说:“苏瑞,除非你娶我,不然我凭什么依靠你?”

她说:“可以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但我们的生活各自独立”

所以,结果就是我租了一家偌大的房间,那房间的床很大,却只有我一个人睡。

我也很快找到了工作,同顾如洛一样开始朝九晚五。

我们经常一起吃饭,更准确的说,是顾如洛做饭,我觉得我来浙江很对,顾如洛的食物不再是汤汤水水,而且开始有了鸡汤和排骨。

顾如洛做的饭很好吃,尤其是每种饭菜里面的辣味很让人上瘾,越吃越想吃,顾如洛做的鸡汤味道很怪,她说她很少做荤菜,所以不太会做。

我每天吃得不少,可是却瘦了下来,顾如洛说是好事,顾如洛说等我瘦下来就结婚,瘦到可以穿常规的西装就结婚。

我有时候也想留在顾如洛那里,她却每次下逐客令,我保证自己不会对孕妇下手,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她说和胖子在一起会热得睡不着。

我希望自己瘦的速度快一些,再快一些。

周六,顾如洛去逛街,她穿着高跟鞋却依旧逛得兴趣十足,我说:“顾如洛,你不累吗?”顾如洛挺胸抬头“苏瑞,这是减肥的方法之一,而且,可以锻炼走姿。苏瑞,这些我都用不着,是你需要这些”

这妮子又在埋汰我,我累得走不动,顾如洛就去附近的店里买衣服,一会儿就开始大包小包的出来了,她将大包小包交给我“苏瑞,这叫负荷训练,你每歇一次我就给你加些负荷,一开始,是衣服,到后来,就是水果,你看看你自己要歇几次,要歇多久”

得亏这妮子没去当教练和老师,不然学生是要被整死了的节奏,我只能快速跟上去。

她穿着高跟鞋就那么走了三个小时,居然还没有要歇息的样子。

终于,顾如洛说:“想吃什么,今天可以吃土豆丝”顾如洛说土豆的淀粉含量很高,换言之,糖分含量很高,说吃了容易发胖,所以我已经有一周没有碰土豆了。

顾如洛回到家,依然是高频率的砧板的声音,依然是长裙,依然是在顾如洛的屋子,只是,顾如洛的头发那么短,让我看着好不适应。

土豆丝出锅,依旧是那脆丝丝的辣得恰到好处的口味,我吃得很多,顾如洛只吃了一点点,便又去干呕了,也不知道这样的妊娠反应要多久,这样的她,还蛮让人心疼的。

她每次干呕过,脸色就会更蜡黄,我很担心她,母亲说怀孕的女人总是特别辛苦的,遇上妊娠反应强烈的人,有可能让自己母亲瘦个十几斤下来的。

我抱紧顾如洛,我说:“顾如洛,我好心疼你,我好愧疚让你一个人这么辛苦”她在我怀里依偎着,不说话,像只安静的小猫,安全无害。

良久,她缓过来,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她说:“苏瑞,去喝汤,必须喝”

我听她的去喝汤,她也喝,汤的味道很怪,辣辣的。我说:“顾如洛,你很喜欢喝汤啊!”

她说:“汤好消化,我吃东西容易积食”她又补充“你今天土豆丝吃太多,今天这些必须喝,不然热量被吸收了,又容易发胖了”

洗碗后,我看见她又在打嗝,我抱着她,她似乎控制不住的流泪,她抬头看我:“我不想这样”

我轻轻拍她的背,她似乎很受用,眉头皱得没那么紧了,我又抱着她开始晃,她闭着眼睛,泪水却顺着脸横着流到耳朵,我看她这样,我说:“顾如洛,难受就不要忍着了,我们去医院”顾如洛依然固执的摇头。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