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力踹了我一脚,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是个胖子,我知道她力气大,但没想到她力气竟然更大了,比那夜她第一次踹我的力气还要打,我差点被踹地上,她说:“你都好意思说?!当时我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不容易睡着了,你居然在我梦里,在我睡着的时候欺负我!

你真是混蛋!我当时偷偷想跑,才刚刚滚下床,你居然就发现了,立马把我又抱到了床上!而且那个抱抱的姿势好诡异,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姿势,不是公主抱,不是熊抱,有点像大人抱着很小很小的穿着开裆裤的小孩子上厕所那样!”

她好像越说越气,又踹了我几脚才住脚继续说,“你第二次欺负我的时候,我想着门走不出去,你如果非要欺负我,我就从窗户跳出去,丫的居然被你抱着睡着了!”她很懊恼的拍自己的额头,我却被她说的“从窗户跳出去”给吓到,我抬起她下巴,看着她眼睛“顾如洛,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会好好对你的”

这种情况下应该是感动的吧,她却又踹了我几脚,我忙说:“顾如洛,你这样子让我都不敢减肥了,减肥以后的我会很容易被你踹下床的”她却继续打击我:“得了吧,你现在是虚胖,不是strong,所以你看着体型大,但力气并不见得有多大”

我又被她打击到了,我说:“顾如洛,你能不能不要打击我?胖子也有自尊的”

她说:“好啊!胖子,等你减肥下来,穿得上常规款的西装,那么我们就结婚吧”

我说:“顾如洛,你要我减掉身上至少三分之一的肉?结婚?你不是很着急结婚吗?这样的话,你可能要等很久了”

她却笑着:“如果有我的帮助,你也愿意接受我的帮助,说不定会很快”

我正要问她是要提供怎样的帮助,她却开始蜷缩着身子,慢慢的蜷紧身子。我赶紧爬起来,她开始打嗝,想呕吐的样子,像那天在浙江的样子,我开玩笑:“顾如洛,你不会是今天没吃避孕药,这么容易就怀孕了吧?”她却只是瞪了我一眼,边瞪还边打嗝。

我想着该怎么做呢,她声音开始断断续续:“沈,”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又开始纠正自己“苏...瑞,给我....红...糖水,烫...点”

我被她的样子吓到了,我马上去厨房找到了红糖,烧好开水,倒进水杯,递到她跟前,她好像不会觉得烫一样将那些红糖水灌进肚中,她紧抓着床单,眉头紧皱着,许久,似乎好多了,她抬头看我,脸色却是一片蜡黄,我想问她身体怎么了,她却开口了

“苏瑞,要下雨或者降温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你这样我怎么敢回去?我怎么放心回去?等你好些了我再回去”

她似乎很满意我的回答,她指指桌子底层的抽屉,说:“电暖袋”我忙取出电暖袋来帮她充好电,她接过暖水袋就放肚子上,我帮她盖好被子,看样子,我只能坐在床边了。

她像是控制不住的流泪,我却被她给吓到了,她说:“真怕这样的我把你吓走”我心想她真是聪明,我真的有走的冲动。

但她话这么说,我再走也不合适,我说:“顾如洛,你是痛经吗?”她努力的摇头,然后说:“苏瑞,抱抱我”

此时她睡床的正中间,我只能把她移到床的一边,然后我抱着她,她说:“帮我把衣服脱掉吧”

我努力的帮她脱衣服,虽然我不知道她想什么,但我依旧照做。

她说:“抱紧我”良久,她说:“被胖子抱着真暖和”

这让我一阵郁闷,原来自己的脂肪是个火炉一样的存在,她却出了一头的汗,我帮她擦汗,她的鼻尖都是细密的汗珠,我一次次的帮她擦汗,她就在某次我擦汗的时候睡着了。

这样,她终于睡着,却不是我期待的方式,这样子更像晕厥,我准备上厕所,她却迷迷糊糊的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离开,嘴里呢喃着“抱紧我”此时她的力气却很小。

我轻声宽慰她:“我去上厕所”她似乎听到了一般慢慢松手,我去上厕所回来,顾如洛却已经坐起身子来了,没有防备之下,我被吓到了,顾如洛说她也想上厕所,我说:“那你去吧”

她却没有动,说:“给我个厚点的衣服吧”我把自己的外套给她,她迅速的穿着,然后跑去厕所,不得不说,那件衣服,都到她膝盖了,真的是宽袍大袖,无限风流。

她回来的时候将屋子的灯关了,然后说:“我喜欢黑暗”便摸着床沿睡好,我说:“顾如洛”她“嗯”

我说:“顾如洛,你刚刚是怎么了?”黑暗中是她听起来满不在乎的声音“胃疼而已”

我也有胃病,但我从来没有像顾如洛这样,我不知道,她是有些事情不想我知道,还是她确实蛮不在乎,觉得这些无所谓。

我问:“叔叔阿姨知道你的胃病吗?你现在这样的胃病”她似乎好了很多,说话也有点力气了,“应该知道吧”

然后她又开始滔滔不绝:“我从小身子就不好,所以小时候经常需要打针输液,那个时候,我手上总是很多针孔。记得有一次,需要输3瓶液,一般来说一瓶完了的时候马上换另一瓶,这里的完了指的是瓶子里的药输完了,但输液管里面的药几乎还是满的。可是那一次,我爸妈也睡着了,没注意到输液管,等醒了才发现输液管里面的药也马上要输完了”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只能重新扎针,我爸赶紧跑去找郎中,可是那个时候都凌晨两点了,我爸跑了一圈又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顾如洛似乎在等我问“后来呢?”我如她所愿,她又接着说:“后来我爸就给我扎针,我爸只是一个农民,并不懂扎针这些,可是我爸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一只手不行就换另一只手,终于捣鼓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扎对了”

我说:“顾如洛,那时候一定很疼吧”她似乎在思索,良久之后才回:“小时候的事情,可能痛不痛的记不清楚了。但是我爸真的对我很好,刚刚大学毕业回到村子的时候很多老人都惊讶我居然还活着,我的体质就是这么弱,当时我爸估计是怕那瓶液不输下去,我便会没命吧”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说:“顾如洛,那你爸为什么不送你去医院呢?去医院有护士照顾着,至少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顾如洛踹了我一脚,看起来力气又恢复了不少,她说:“你傻啊!我们村子里根本就没有医院,最近的医院在镇上,离家里有几十公里”

我还是又犯了错误,我说:“几十公里也不远吧,开车十分钟这样”顾如洛有点毛的声音传来:“我十岁以后家里才有自行车!蹬到镇上怎么着也要半小时!”

我想象不到顾如洛的过去,我只能抱紧她,给她力量。

她似乎又很难入睡,翻了几个身,还是说:“苏瑞,我睡不着”

你睡不着我要睡得啊!我郁闷顾如洛的这个难以入睡的特点,我说:“顾如洛,你以前和你男朋友在一起会不会睡不着?”她翻身背对着我“会”

我说:“那他是怎么办呢?”她说:“他会给我按摩,慢慢我就睡着了”然后她想起什么似的说:“你啊!就在得到我之前给我按摩,如今却不会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只能伸手帮她按摩,她却说:“我都说过了你才行动,马后炮!我不稀罕!”

我实在很困,就罢手了,我又抱紧她,她依然背对着我,我想应该是我先睡着了。

早上醒来,顾如洛一脸认真的说:“苏瑞,你必须减肥!这呼噜打的如响雷一般的”这丫头又开始嫌弃我的体型。我说:“顾如洛,我若瘦下去,就不会有现在这么暖和了”她笑嘻嘻的将电暖袋递给我:“苏瑞,去充电吧”郁了个闷的!

我充好电将电暖袋递给她,她说:“苏瑞,外面下雨了吧”我拉开窗帘,果然下雨了。

我说:“顾如洛,你要不要吃早饭?我去买”

她说:“今天这天气,卖早点的小贩估计也不在,给我煮点生姜红糖水吧,你会煮吗?”

这是被嘲笑了吗?不然我这么多年的独居生活怎么过来的?!我说:“你先躺着,我去煮”

我穿好衣服跑去厨房,我找不到姜,我问她,她也高声应我,最后,我将红糖姜汤倒水杯里递给她,我以为她会说:“苏瑞,你对我真好”,再不济也应该会说个“谢谢”,她却说:“苏瑞,你走姿好难看,胖子走姿都这么难看吗?”

我说:“顾如洛,有红糖水喝还堵不住你的嘴?”她端着水杯喝水,却眼睛笑着看我,等我瘦成一道闪电,我也要这么笑她!

喝多了就容易上厕所,顾如洛裹着自己的衣服去上厕所,我也没多想,许久不见顾如洛出来,我去厕所门旁边喊她,她也没有回应。

我连忙推开厕所门,她却在呕吐,好像刚刚喝的红糖水全部都吐掉了,我连忙帮她拍后背,她干呕的声音像一些夜店女孩子喝醉酒狂吐般不雅。

她终于吐好了,我抱着她去了床上,她依然在打嗝,如昨天那样又开始蜷缩着身子,我说:“顾如洛,走,去医院!”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