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无意识的握紧了胳膊上的椭圆碧色镯子,良久,又松手睡觉,我看她眉头舒展开来,我便也抱着她睡去。

一会儿,我又被她捏鼻子弄醒,她看着我,虎着声音说我打呼的声音吵醒她了,我便假装睡觉继续抱着她,却没有打呼,没一会儿,她又捏我鼻子,我假装刚刚睡醒,她说:“你身子太胖了,挡着我空气了”

我郁闷,这空气还能被我挡着?但我也只能再换过位置。

她又沉沉睡去,我也抱着她沉沉睡去。我也不知道是谁先睡着。

清晨,被厨房的动静吵醒,怀中的顾如洛已经消失,我起床,顾如洛穿着那件修身的黑色长裙,露出了整个胳膊,她胳膊的肱二头肌确实很明显,所以看起来有些健美的味道,我又看到了她肩头的痕迹,我说:“这是怎么弄得?你纹身过?”她似乎很不在乎的说:“我妹妹咬的”

我环住她的脖子,她说:“别欺负我了,饿了一晚上了,银耳粥,马上就好,你等等,先去洗漱吧”

话毕,她揭开锅,开锅的瞬间,一股饭香味扑面而来,让饥肠辘辘的我特别想将它们吞进肚中,她将砧板上切好的东西丢进锅中,我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她便已经盖好锅盖,她转身问我昨晚睡得可好,我违心的说我睡得很好,她笑笑,说:“有你这么一团脂肪,我昨晚倒是没那么冷了”她毒舌模式又开启了,我懒得理她,便去洗漱。

洗漱好了出来看她,她已经在桌边坐着,桌上还是那只水晶碗,她说:“本来是准备昨天的晚餐,不知道银耳泡一晚上还好不好吃”

我凑过去,附到她耳朵上:“其实,我不想吃早饭,我想吃你诶!”她连忙捂耳朵,很大的反应,整个人差点跳起来,她慌张的语气:“别碰我耳朵!”

我又尝试,她依然紧紧捂着耳朵,我吻她的嘴唇,她依然紧紧捂着耳朵,我悄悄睁开眼看她,她的眉头却是皱着的,我摸摸她的头“不逗你了”,她好像如遇大赦,接着去浴室洗漱了。

我看看水晶碗的东西,上轻下重的汤汤水水的东西,她好像就喜欢这些汤汤水水的东西,她拿盛饭的大勺子给我,自己拿着小勺子吃,我尝了一口。

我从没有吃过这样的粥,主料是很怪的味道,整个汤是淡淡的没什么味道的,汤里飘着一些红色白色的东西,一种是银耳,还有几朵漂亮的花的样子,其他的我也不认识,吃第一口没什么味道,多吃几口却觉得微酸,是那种水果的酸味。

她从浴室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让我不禁乱想一通,我连忙转移话题,我问她这是什么粥,她说是滋补的粥,里面加了银耳、枸杞、藕、粳米、洛神花等食材,我问她:“你喜欢吃这样乱七八糟的粥?’

她开始滔滔不绝:“不是我喜欢,只是秋季该吃这些,养生的,枸杞有滋阴补肾的功效,粳米可以去除身体湿气,我住阴面的屋子自然该多吃这些,银耳也是滋阴补肾的,藕的功效就更多了,当然,这些加在一起味道会怪一点,但吃习惯了就好”很久以后,我才发觉那时候的她像个小孩子般邀功请赏,我也没有驳了她的兴致,我说:“顾如洛,那咱们家以后是不是都不需要医生了?”她开心的抱着肚子笑,良久又停下来自顾自得说:“不过是久病成良医罢了,我也没有什么本事”和她刚刚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老气横秋的语气像是活了几个世纪般。

我吃了一口乱七八糟的粥,转移话题:“顾如洛,今天周六,你起这么早干嘛?”她嘴里噙着食物,含糊的说着什么,我又想起那夜她含糊的说她“不知道喜欢什么,只知道自己讨厌什么”她咽下粥,说:“饿醒的,醒了就睡不着了”

我寻思着吃饱了继续睡,就埋头继续吃,她也埋头努力吃,我们终于将那乱七八糟的食物吃完,我心想中午一定要出去吃,顾如洛再给我整这么一顿午饭,我可真的受不了。

顾如洛吃完了就收拾东西去了厨房,我想着起床再去洗,就没去洗碗筷,刚刚躺下,却听到顾如洛在洗碗筷的声音,这妮子真是闲不下来,我去厨房将她抱了回来,她还一脸郁闷:“我的手上还有洗洁精”

我将她又放到床上,我刚刚躺上去,她又一个咕噜起身跑去厨房了,我又将她扛回来,她又跑去厨房了,如此几次,我无奈的不去管她。

我以为她洗好碗筷就会回床上睡觉,没想到她洗好碗筷就坐桌边开始打字,没等我问,她自己回答:“我有读者反映我将主角写得这么悲惨不好的,建议我改文章,改倒是不改了,我给写个后记吧。”

我便听到键盘的噼啪声,我对小说不懂,也不感兴趣,便也没去看,我只是在看顾如洛的侧身:

她身子坐得笔直,一如既往的优雅,难怪她的背影总是那么好看,即便是在如此居家的情况下,她也不猫腰,她似乎没有发现我在看她,只是全心全意的码字。

她码字的速度应该很快,我打了个盹儿,她已经就码好了很多,差不多一页的内容,她似乎也很满意自己的成果,浏览了一遍便点了保存。

关掉文档的时候,显示的桌面是顾如洛的样子,准确的说是几年前的顾如洛吧,只是瞄了一眼,但依然看得出来那时她的清纯。

那样的笑,很干净,我见过顾如洛大笑,见过她冷笑,却没见过那样的笑,那样的笑直击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我很想看到顾如洛本人这样对我笑,我说:“顾如洛,你怎么这么自恋?用自己的照片做背景图片?”她边关电脑边回头看我,说:“你不自恋吗?”

我不知道她想什么,不过那不重要,我拍拍身边的空位,她走了过来,躺在我身边,我抱着她,却感觉到她浑身几乎没有一点温度,尤其是裸露出来的双臂,很冷很冷,我将她搂进被窝,我说:“顾如洛,你怎么总是不会感觉到冷?”她背对着我:“习惯就好,冷惯了就没事了,过几天就降温了,会更冷,我在锻炼身体耐寒能力”

我跟她讲道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得对自己好点,你若不好好照顾自己,那我就辞掉工作,来浙江工作好照顾你”

她听到我的话,忙转身过来,她看着我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才注意到她的嘴唇发黑,想来是冷到了,她说:“我前男友为了我去我家乡工作,我最后依然负了他,我不想你也跑来浙江工作,这样,我会承担不起”

她又提起了她的前男友,却好像没有任何的感情,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我抱紧她:“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她却又翻了个身,继续背对着我,我只能这样从背后抱着她,环过她的身子握着她的手,才一会儿,她的手却已经开始发烫,胳膊却还没什么大的变化,她的身体好神奇。

一直到她胳膊也回复体温,她便不再躺着,她起床开始换衣服。

这次,她没有去浴室,只是背对着我。

她将那件修身长裙脱下,我才发现她只是套了件长裙,里面却什么都不穿,我郁闷顾如洛的行为习惯,她却自顾自得穿衣服,内衣依然是很保守的款式,真是个一成不变的人。

她穿好牛仔裤和白色打底衫就去梳头,她梳头梳得很随意,就那么扒拉两梳子就去穿外套。

她打开衣柜,我才发现里面满满的衣服,几乎没有多余的空隙,她翻了好久翻了一件蓝色的风衣,那是一件双排扣的风衣,她认真的扣好扣子,系好腰带,复去涂些口红,便去拎包。

她恶狠狠的说:“若我回来,你还在床上赖着,信不信我抽你!”我问:“你去干嘛?”她丢下一句话“买菜”便关好了房门。

我还是不想起床,看了下手机,才10点多,这就要准备午饭?

我赖了一会儿,还是起床了,她打人那么厉害,都不懂得收劲。

11点多的时候,顾如洛回来了,她拎着很大一袋菜,我忙上去帮她拎到厨房。

她说:“你喜欢吃土豆丝吗?”我忙不迭的点头,她似乎被我逗乐了,说:“胖鱼,你这样好像熊猫”我说:“熊猫?”

她捂着嘴笑:“是啊!功夫熊猫看过没有?就一动身上的肉都像水一样流动,你比那个还明显”

这又是瞧不起胖子了,我郁了个闷的!

她笑好便开始脱掉外套处理食材,她虎着嗓子说:“来帮忙!”我就和她一起蹲下身子削土豆皮,旁边的橱柜挤得我蹲不下身子,她似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她似乎被气到了,她说:“你还不减肥?我屋子的东西都要被你弄坏了!出去!”

简直各种看不起胖子,等我瘦成一道闪电,哼!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