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穿着休闲的白色针织衫和牛仔裤,显得很学生气,我问她的衣服,居然真是大学时代的衣服,我问她:“你都没扔掉大学的衣服?”视频里的她笑得好像满不在乎,却没回答我的话,我看她在认真的练题目,我想说她早点休息,视频的画面却卡住了,我却看到画面里面的她眼睛布满血丝,我真想她就在我身边,我便可以强迫她睡觉,哪怕睡半小时也是好的。

视频重新连接,画面里面的顾如洛换了个位置,后面靠着白色的被子,顾如洛说她好累,可是她又说自己还是得积极备考,我建议她睡觉,她打着哈欠说:“苏瑞,你的声音好好听,好温柔,听得我想睡觉”

我说那你睡吧,她说她还得备考,我说:“不如我给你唱歌吧”,她的毒舌模式又开启:“别,如果好听的话,我睡着了,考试失败你负责?如果不好听,大晚上让人带着心理阴影去睡?不好!”我想说她太伤人心了,可是我还没来得急开口,她又自顾自得说:“我还是订个闹铃,睡两小时再起来备考”然后画面里的她就低头摆弄手机定闹铃,我说你敷个面膜吧,她却已经挂掉,片刻,她的头像灰便下来。

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认床睡不着,会不会再滚下床去,会不会又睡不着出去?我心理有些忐忑,忐忑中睡熟。

次日,上午有客户来,我一上午忙得没有歇脚的时候,午饭的时候我问她考完没有,她说她在回单位的车上,下午有会议要开,开会不在的话老板要扣钱的。

我问她考试如何,她便开始滔滔不绝:

“你知道吗?我昨天设了闹铃,结果闹铃虽然吵醒我,我却手指一划继续睡觉,再醒来都早上5点了,我赶紧练了一个小时的题目,然后马上起来洗漱,丫的,我当时就该化妆的,去了考试那里才知道有现场拍照,这么丑的样子就给拍上去了!

我还担心考不过,丫的第一门我考了20分钟就全部做完出去喝咖啡了,第二门我考了30分钟就交卷去宾馆收拾东西,第三门我才考了15分钟就必须交卷出来赶这班车,感觉好紧凑... ...”

我安慰她即使不化妆也很好看,她说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好好休息了,一定特别憔悴。我想到她布满血丝的眼睛便一时语塞。

我问她准备什么时候吃午饭,他说刚刚在服务区买了饼干,我说:“顾如洛,你怎么一点都不心疼自己?你自己这样凑合,把身体弄坏了将来生孩子怎么办?”

她说:“原来你只是想要个健康的孩子”便不再说话。她的思维一向这么让人难以理解,我联系她她却久久不回,打电话却是无法接通。

她是不是把我拉黑了?只是因为我的表达有误?我借了客户的电话拨打,依然是无法接通,顾如洛应该不会对未知号码设定黑名单权限,不然她如何接面试通知?那一定是我多想了,可是我不得不多想,顾如洛那么会乱想的人。

记得还在两个月前,我和她聊天,她说:

“整整一个晚上,天那么冷,我呼出的水气都凝成冰块,围巾已经硬邦邦的,有些好心的司机会载我一程,可更多的时候是我在自己走,虽然是平底雪地靴,我却走得脚后跟疼,周围黑乎乎的,隐约的灯光能看到四周的坟墓,其实我很害怕,可是我只能一边害怕一边走,这是我生平做得最疯狂的一件事。

其实我不是非要去找我男朋友,毕竟我们已经分手,可是天下之大,又是这么晚,这个时候,也只有他会收留我,也只有他会一如既往的包容我。

凌晨五点半,我不知道两个市之间是多少距离,但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到了他家里,他见到我很意外,他压低声音说:“你疯了?”却立马把我抱到床上暖着,她帮我脱掉鞋子,把我冻僵的脚直接没隔着衣服就捂他肚子上,就贴皮肤上,他对我那么好,他抱着我帮我取暖,如果没有例假在身,说不定我们会发生关系。

他吻我,他说“小洛,好好对自己,别再这样了”

他说:“小洛,你在家里先睡着,一会如果有人来了,那是房东,你自己取钱把房租给他,我先给你买红糖去”

我在他那里呆了三天,第三天,要离开了,我赌气要去找人结婚,我只想看吃醋的样子,他却只是说这次一定找个有经济实力的,不要找潜力股。

我气得拿枕头丢他,他接住我丢去的枕头又给我,我趴床上哭泣,他就只是在那里看着,甚至没有抱抱我安慰我,我哭湿了枕头他居然将枕头翻了一个面让我继续哭!

苏瑞,你说他是怎样的想法?他是不是觉得我脾气不好?他是不是已经有了新的恋情?他是不是厌烦我了?我是不是不该去找他?他一定是嫌弃我不收拾屋子,他一定是嫌我整天赖在床上... ... ”

那个时候,我很好奇顾如洛和她前男友的关系,两人分手,却还互相联系,却还见面,见面还像在一起的样子,可是顾如洛又说自己要相亲赶快把自己嫁出去,我一如既往的不懂她,不过,她是个爱乱想的人,毋庸置疑。

我想分手便是分手了,哪里有之后再继续见面,哪里还有见面还如此痴缠,即便他不去哄她,那也是因为他们已经分手了,分手的理由很很多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或许造成感情的失败,或者不稳固,但那不是自己的错,但顾如洛这样想,总觉得是自己的错,是自己脾气不好什么的,她可真是爱乱想。

我怕她乱想,抽空就给她打电话,中午一点半,她的电话终于接通,她说刚刚在过山区,信号不好,她说她要去洗澡,一会儿说。

这个一会儿便到了晚上,我问她可是生我的气,她发来:“是正常的,自古以来女人就是生育工具,结婚也只是为了繁衍后代,无可厚非”

我要说什么,她却说要去洗衣服。

不管怎样,顾如洛终于闲了下来,只是她曾经说过:“他不会哄我,每次吵架,他都是要我自己冷静,冷静了再说,可是我只是想让他像其他男人哄自己女朋友那样来哄我,我想感受到他的在乎,而不是让我觉得不在乎或者不那么在乎”我想我要努力做好她喜欢的样子,我联系她,她却久久不回。

次日,我想应该终于可以和她好好聊聊,衣服一天的时间应该洗好了吧,我要告诉她,我娶老婆是要好好疼的,她却忙着给同事修电脑,没空理我。等她终于理我,她说是她阳历的生日。

我问她的地址,她没告诉我,其实许久以后,我才知道,她的简历上有现在的工作单位,我或许完全可以直接买礼物寄过去。

也许她觉得我不真诚,我说:“生日快乐,顾如洛”她也没有回复。也许她和同事一起出去过生日,吃饭。这样也蛮好。

晚上我问她生日过得如何,她说只是阳历生日而已,毕竟不算生日吧,说着便去泡面,我听到她吃泡面的声音,我说我有好多话想和她说

电话那头她吃泡面的声音停下,我说:“我是个很简单的人,我想结婚,顾如洛,我想娶你,我娶老婆是要好好疼的,不是什么生育工具,我想好好待你”

又听到她吃泡面的声音:“我说,顾如洛,说这个的时候,你居然还吃泡面?这个时候不应该感激涕零,直接以身相许了吗?你就是不能像电视里那些女的,你好歹像个正常人,起码听我把话讲完的吧?你到底能不能正常些?”

我便听到她笑,笑声蛮大,我想她大声笑是怎样的样子,她似乎是很真诚的语气说:“苏瑞,谢谢,我很开心”却没有对我的那些表白做出正面回应。

那些天,我每天晚上和她通电话,在电话里,她不说前男友的事情,我能听到她偶尔和室友搭话,说一些衣服搭配的话题,我说,我唱歌给你吧,她没有拒绝,我唱了陈奕迅的《红玫瑰》,不想却是一曲成殇,那是我第一次给她唱歌,也是最后一次给她唱歌,我经常想起那唯一的一次歌曲如果是唱其他的歌会不会结果不一样。

唱完,她说:“你嗓子很放得开,应该经常唱,不过,唱得不好听,我挺喜欢听歌,不过我不唱。这首歌,还是蛮好听,不过歌词不好。”

后来,我有再提过唱歌给她听,她却再没给我机会。

4月底那天,早上醒来,她说是她阴历的生日,我说:“顾如洛,阴历生日快乐”她说:“有些人生日是庆生,我也是庆生,但我们的生日不一样”我不知道她说什么,她却开口说了我能听懂的事情。

“我男朋友联系我了,他说他还想和我在一起”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