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如洛吃饭的途中,接了电话,随后她就收拾包包准备走,我跟着她,她一路走到复印店,和老板沟通过后,便去电脑登陆邮箱,她皱眉狂点鼠标,过了一会儿,她向我招手,我走过去,她说她要打印简历,任我技术超群,却依旧拿卡死的台式机没有办法,她重新夺回鼠标的控制权,我这才发现她的手很瘦,很瘦,说皮包骨头一点也不为过,估计顾如洛将来百年,化作骨架,手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

我那么想着,顾如洛终于打印成功,我看她的侧脸,那么严肃,我想她这样真不好看,我更喜欢她笑。

顾如洛付钱出门,然后对我说她要去面试,让我自己回宾馆,我后悔自己早早的退房,不过也只能后悔,我目送她坐出租车离开,今天的风很大,吹得我有些冷,我看她单薄的身影想她会不会冷。

我终于找了一间网吧去打发时间,在网吧的长椅上我却觉得哈欠连连,我想到昨天顾如洛睡得其实也不好,她几次说别欺负她了,她困,当时没觉得,现在想想我尚且那么困,她还坐那么长时间的火车。我特别的愧疚。

在无尽愧疚中我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我醒了,也许是睡姿不舒服,也许是天气太冷了,我突然想起她需要吃避孕药。

我去附近的药店,我没买过避孕药,我耐心的问询“医生,我女朋友身体不太好,吃怎样的避孕药不那么伤身子”那个医生大姐看着我,眼里竟有些暖意:“女生吃避孕药终归是伤身体的,你给她买些维生素E先补充破坏分解的维生素E吧”

我买了维生素E出来,才想顾如洛会不会嫌药太难吃,我拆开包装吃了一片,虽然不好吃,但还不至于难吃,我又返回药店,买了酸酸甜甜的维生素C,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

看着马上十一点了,我想也是午饭的时间了,我打顾如洛的电话,她拒接了,我突如其来的心惊肉跳,她会不会已经离开,我去她住的宾馆,才发现我甚至不知道她的房间号,我也无从得知她离开与否,我就在门口走来走去... ...

也许10分钟,也许半小时,我看着顾如洛从对面走过,她匆匆忙忙,蹬着高跟鞋走过,我正要喊她,她却已经走远,我正疑惑,几分钟后,她又原路返回,边四处探寻,她的目光越过我,到了宾馆门牌上,她自顾自的拍额头,一脸的懊恼。

走到宾馆门口,她才发现我,她问我怎么在这里,我说在等她,她问我是等了一上午吗?我没有解释,她眼中的冰霜微解。

她去退房,我跟着她进了房间,她迅速的收拾衣物,我发现,她几乎都带了沐浴露、洗发水、水杯、茶叶什么的,几乎都全了。

她收拾好衣服,便拉上窗帘,关好房门,她看了下我,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她开始背对着我脱衣服,尽管拉着窗帘,但我能看到她的身形,我好奇她是要做什么,不会要吃个快餐吧,却见她从柜子里搬出旅行箱,从里面拿出了黑色的呢大衣和针织线裙,她套上了裙子和黑色呢子大衣,又脱下打底裤换上了厚的黑色裤子,并换了平底鞋。

顾如洛真是个思虑周全的人,居然春夏秋冬的衣服都带了一套,鞋子穿一双带一双,我夸她的细心,她说:“也没带全,忘带浴巾了,所以洗澡就只能自然干”我说:“你喜欢什么颜色?我送你”“不必了,我也要走了,带多了是累赘”

顾如洛边说话边将脱下来的衣物塞箱子里,然后环视宾馆一圈,便拎箱子准备出门,我伸手接过她的箱子里,她没有拒绝,我碰到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像墙壁那般的冷,而且她的手已经冷得发青,我大着胆子将她的手握在手心,我只想给她取暖。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热量从手心流失,那种感觉,像献血的时候血液从胳膊流失般明显,我很佩服顾如洛的坚强,冷了这么一上午,居然没有缩着脖子或者各种跺脚,可我也有些心疼她。

她能那么渴望拥抱,也那么的坚强,那么的心细如尘,我好奇她的内心世界,我想,她的世界一定和我的不一样。

我这么想着,顾如洛却抽出自己的手,塞自己黑色大衣口袋,我问她午饭吃什么?她说先去车站买火车票,吃的可以再解决。我问她去哪里,她说去下一个面试的地方——江苏。我心里有些开心,如果她去江苏工作,那么我们就近了很多。

我们到了火车站,顾如洛去买去江苏的火车,虽然她要去的地方离我家还比较远,但我不介意绕一下远路,顾如洛终究还是没有买上中午1点的那班火车,因为只剩无座的票了,她退而求其次买了下午四点的车票,我也买了那班火车票。

我带她去吃午饭,我问她要吃什么,她指了一家粥店,便走了进去,她点了一碗粥,一盘饺子,我点了两笼包子。

她喝了几口粥,开始吃饺子,吃了几口,竟然都吐掉了,后来她没再吃饺子,就只是喝了那一小碗粥,看到她吐我突然想起避孕药还没有给她。

饭毕,去火车站的路上,她一直低头捂着嘴,我想她该不会又想吐吧,她不会一夜就怀孕了吧,我忙去买了一瓶水,我把水递给她,把避孕药和维生素也给她。

她接过避孕药放进包里,却将瓶装水都倒进了她自己带的水杯,然后将维生素片泡了进去,我想提示她那并不是泡腾片,她却已经开口:“你放心,不是怀孕,只是胃病,我现在胃不好,吃了避孕药只会吐掉,我会在合适的时间吃它”

其实我更关心她的身体状况,怀孕这件事,只要是我的,那么其实娶了顾如洛也是美事一件。

我们去了候车厅,顾如洛随意的坐了一个位子,我看进站口的风呼呼地吹进来,便喊她去更里面的座位。

顾如洛坐定便拿出手机看视频,我看到那是很唯美的画面,我问她在看什么,她说是cosplay,她说她喜欢唯美的东西。

我看视频中一白衣女子在一白衣男子的怀里,嘴角满是血迹,画面确实很美,但明显快死的节奏,我不想再看。

没一会儿,我看到视频里面一个紫衣妖艳女子在一白衣女子的怀里,嘴角满是血迹,分分钟要死的节奏。

我隔一会儿再看的时候,一个白衣女子被一个紫衣男子火化,画面确实依旧很美,却挡不住残忍的事实。

我眼角的余光瞥到视频中一红衣的绝美女子倒在一玄色深衣男子的怀里,手慢慢的垂了下去。

其实我当时很想抱她,只是,在候车厅,我没有胆子,其实,我一直很胆小,对女生我一直很胆小,对顾如洛,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胆小还是胆大。

只是很久以后,我想,我当时应该抱紧她,一方面,可以帮她取暖,最重要的是,我不该让她看那么惨的悲剧,动物都有学习能力,也许就是那些视频,她确实学会了里面的唯美,可也对那些悲剧烙印骨髓... ...

我迷迷糊糊的自我挣扎与纠结,顾如洛却接到电话,刚刚面试的工作单位通知她去面试,此时下午3点多,离火车到站一小时左右,顾如洛去售票厅改签成了晚上八点的车票,我也随她改签。

她去工作单位,这次,我没有让她丢下我,我随她一起去了面试单位的门口,那是开发区,离火车站半个小时的出租车程,到了门口,她接过她的箱子,走进那家公司的大门,我看着她的背影,依旧很美,很帅。

只是,为什么我有离别的感觉?

我在附近转悠,我想她若确定在这里工作,那么我们离得还是很远,我希望她和老板谈崩了,然后便可以继续去江苏面试。

一个小时后,我接到她的电话,她说她已经签约,她让我自己回江苏,我问她在哪里,她说她去火车站退票。

开发区的车辆很少,我很不容易找到了一辆出租车,我到了火车站退票后却没找到她,我打电话给她,她说她不要坐普通列车了,她要去高铁站坐高铁去南京,然后南京的直达快车回家。

我跑出火车站,开往高铁站的公交车刚刚走,我还能从车窗看见她小巧的侧脸,我问当地人这开往高铁站的公交车多久一班,才知道有高铁的时候才会有那班车。我无奈只能又坐出租车去追她,出租车走得是近路,我终于先她一步到了高铁站。

我打电话给她,问她什么时候到高铁站,她说不知道,过了10分钟左右,她拖着那行李箱过安检,我看她埋头找身份证和火车票,可其实,我多么希望这里这些人都不存在,我想紧紧抱住她,我知道她这样的不告而别意味着什么,可我不想和她结束。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