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抬起头来,怨恨的看着风灵越,恨不得用眼神杀死他!不过他还是没有表情,也没有走过来。

等了一会儿,我停止哭泣,幽怨的望着他,问:“为什么!?”

他淡淡的看了眼昼寻,缓缓道:“妖本就不属于这里。”

“那你觉得什么才属于这里?”我定定的看着他,语气生硬得可怕。

“反正妖不属于这里!”他说,回答的很无赖。

“可是他并没有害过人啊,他还是个孩子!”我争辩道,对于他的言辞丝毫不在乎。

“妖就是妖,这是没有人改变的事实!”风灵越轻轻的说道,但语气却丝毫不容置疑。

“难道妖就这么可怕吗?可怕的是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心里想着的是什么,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有多可怕,他们为了长生不老,把我们族人弄得家破人亡,险些灭族!他们在残害我们的时候,有过一点怜悯之心吗?妖可怕!人至少知道防备,可人呢?防不胜防!”我一下子就吐出了自己心中的愤懑,不由心里畅快了很多。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幽幽道:“斩妖除魔,这是我的职责!被收,这也是他的命运,逃脱不了的。”

我眼里闪着泪光,怒道:“可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我没想过要杀他,我这是为了救赎他,带他去他该去的世界。”他淡淡的说,像是在解释。

“够了!不要为自己找借口,既然你这么喜欢杀人,把我也杀了好了,反正上次在青峰门里你们也是要杀了我的,不是吗?”我语气冰冷强硬的说道,带着一心求死的心态,或者我又想要证明着什么。

我似乎听见风灵越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他没有死。”听见他这么说,我不再与他争辩,轻唤着昼寻的名字。

我叫几声但丝毫不见要醒来的迹象,生怕他欺骗我,冷声问道:“那他为什么不醒过来?”

风灵越淡淡道:“他受了很重的伤,要马上医治。”

这意思就是如果不马上医治或许就会真的死了。

我刚刚开心激动的心情又失落起来,风灵越似乎看见了我的表情说道:“得把他封在这里面,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他最后的气息。”说着就拿出一个盒子。然后向我这边走过来。

我蹲坐在地上,昏过去的昼寻被我圈在怀里,他走过来之后也在我旁边蹲了下来,在我面前说:“这是一个灵盒,能守住所有生灵的最后一丝气息,在灵盒里面,没有时间的流逝。”

我半信半疑,问道:“可,他的伤?”

“给他服下这个,外伤基本会痊愈。”风灵越说着就拿出一颗丹药,想要给昼寻服下。

我下意识的带着昼寻往后退了退,他的手停在半空中,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风灵越他轻轻的笑了,笑得极其邪魅,但又像是在嘲讽自己,他说:“我不会做一件事做两遍,他究竟是谁,对你就这么重要,值得你付出生命去救他?”

“他是我的朋友。”我想也没有想,立马就吐出这六个字。

那一刻我看见风灵越眼里有种莫名的情感闪过,我以为他还会再问我些什么,但他没有。

风灵越把药递给我,让我给昼寻服下,然后他就站起来了。给昼寻服下之后,我看见昼寻的伤好得很快,身上的血迹以眼见得速度消失不见,现在的昼寻又像我刚刚见他的那样,只是现在是睡着了的样子。

我感激的但是却又充满愧疚的望了望正低头看着我的风灵越。

“好了,我们该走了。”风灵越淡淡说。然后把盒子往前推了推,开始念动咒语。我看见盒子缓缓打开,然后昼寻变成如光一般的形状被收入盒子里,随着盒子咔嚓的声音,昼寻的最后一丝光芒也消失。

我缓缓的站起来,风灵越见我一直望着那只盒子,就拿着那个盒子在我面前问:“这盒子放在你这里,还是我这里?”

我张口结舌说:“放在你这里吧。麻烦你了!”

他把那个盒子放在他的身后,估计是有个小背包,忘了说,他的背后还背着把剑,那把刚刚用来制服怪人的剑,同时他把那把剑拿了出来,是把剑从剑鞘里拔了出来。

剑凌空甩起,然后那剑就像有灵气一般,稳稳的悬在空中,风灵越对我说了句走吧,这里不安全。然后他就用手指一指剑,那剑就大了几倍,掉落在地上来,他踩在了上面,淡淡的望向我说:“上来吧。”

我疑惑的望着他,站在那里没有动,灵越对我解释说:“我们御剑飞行,用剑载着我们。”

我摇摇头说:“不,我害怕。”前几年的关于那次飞行的记忆还在脑海中,我怎么敢再飞呢!

“怎么了?”他问。

“小时候我修习飞行咒的时候,试飞,飞到空中的时候就摔了下来,那一次我整整在床上躺了一个月,我的胳膊上现在还有一条长长的疤痕,从那以后,我就开始恐高了,再也没有飞过!所以逃跑的时候,我宁可跑,也不飞。”我说,依旧站在那里,不动。

风灵越突然间浅浅的笑了下,不过只是一瞬间,他轻轻说道:“别担心,这次不会掉下去。”

我慢慢的走过去,还是有些害怕的把脚踏在了剑上,他见我走上剑了,就问我准备好了吗?要起飞了。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嗯。那我可以拉着你的手吗?”

他淡淡的说了一个嗯字。听见他这么说,我就立即死死地抓住他的手臂,但我明显感觉我刚刚抓上他的时候他的手抽搐了一下。

“抓好了,走!”他说,接着用手指着剑念了句什么,我就看见剑在缓缓上升,我赶紧闭上眼睛,同时把手抓得更紧了,如果不是隔着衣服,我估计他的手会立即出现几个血印。

这剑飞行得很平稳,速度也不是特别的快,我没有想象中的害怕,心中倒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是心安亦或者是其他。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蓝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就在我的眼前,我心里感叹了一句,好美啊,第一次与天离得这么近!然后我低头像下面望去,天哪!大地,绿林,房屋,小路尽收眼底,同时我也吓得软了脚,忙又加重了抓在灵越手臂上的力道,他倒没什么怨言,估计即使是有他也懒得说。

“你经常这样飞吗?”我问风灵越。

“嗯,这样能节省不少时间。”他说。

“那你上次为什么不这样呢?”我问。

“上次没有带剑。”他说。

“你那天去哪里了,就是那天晚上。”我吞吞吐吐的问,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但我也不害怕,因为他是背对着我,他是看不见的,他总不能后面长眼睛吧。

“那天有点事得处理,你抓好了,得加快速度了!”他说,明显不想告诉我,其实我只是想要把那天晚上我的恶作剧再解释一遍的。

我应了声,表示我知道了,速度果然加快了,不过我还是没有多大的害怕,以前的那次记忆似乎都快被我忘记了,也许我是适合飞翔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