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十章  昼寻小妖

我停在一片林荫之下,坐在一块大石头上。

坐下之后便打开他们给我装的馒头,一种麦香马上就飘来了,我拿出一个用手捏开来吃,剩下的放在另一块石头上。其实并没有多大胃口,我吃吃停停,心不在焉。

不一会儿,我就感觉不对劲了——我旁边有个其他的什么东西,我四下望去,发现一只毛茸茸的小松鼠在我放馒头的边上,正眼巴巴的望着我的馒头,似乎是饿急了。

我一看就来了兴致,立即把我手里的馒头撕下一块,小心翼翼的放在它的面前,它被我这个动作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我,不过随之就感觉到我并没有恶意,它立即用爪子刨过去,吃了下去。

见它这样我把我的整个馒头都给了它,不一会儿,也吃光了。看见它‘狼吞虎咽’的样子我笑了笑,把剩下的打开了,又拿给它一个,这下他似乎并不吃得那么快了,估计是刚刚吃了太多的缘故,我又怜惜又疑惑的自言自语道:“小松鼠,一直都没有吃饭吗?”它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听见我在说句话。

我见它吃完了之后,正准备再撕给它一块,突然间听见一个天真烂漫的声音在说话:“谢谢你!姐姐。”

我惊讶的向四周望了望,一瞬间,等我明白过来,我被吓了一跳,说话的是我眼前的这只小松鼠。

我惊讶的看向它,问道:“你会说话?”

它甩了甩尾巴,说:“是啊,我都修炼了百年了。”

“你都有几百岁啦?”我问,口气里充满了疑惑和不信。

“可以这么说。”它的语气倒是很平淡。

“你都几百岁的人了,怎么还叫我姐姐啊,我看起来很老吗?”我嗔怪道,实际上是打算拿它开一下玩笑。

“这是礼貌,如果我叫你妹妹,你肯定会生气的。”它带着歉意的口吻解释道,丝毫没发觉我的‘良苦用心’。

我心想,也是,被一只小松鼠叫妹妹,真的是很奇葩。于是我问:“你可以变成人吗?”

它说当然可以,然后它就变成了一个男孩,一个十多来岁的看起来很天真的男孩,看这样子的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他的头上还有两只小小的松鼠耳朵,很是可爱。

“这就是我变成人的样子,因为修炼还不够,所以现在松鼠的耳朵不能变成人的人的耳朵。”他俏皮的说道。

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问他叫什么,怎么会在这里,父母呢?

他说他叫昼寻,家是在黑罗山,到这里来是因为迷路了,父母在家里。

不过昼寻说这些话时有点扭扭捏捏的,我一追问,原来,他之所以会在这里迷路,是因为他离家出走,在路上遇到了很恐怖的东西,一路逃窜在这里来的,听到他说他是离家出走,我不禁大笑,这离家出走的行为除了人界,还在妖界有啊?

昼寻听见我这么笑他,不由满脸黑线,鼓着腮帮子,说他变成人遇到的第一个人类不‘道德’拿别人开涮。

“你出来多久了?”我笑嘻嘻的问,不打算再拿他开涮。

“大概是三天。”昼寻嘟嘟嘴说。

“你走了,父母该多伤心啊。”我轻轻的说道,面露悲伤之色。

“我知道,所以,我就要回去了。”昼寻说,看来他已经深知自己的行为有多伤父母的心。

“真乖!”我欣慰的摸摸他的头,然后问道:“你遇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了,你可是妖精,怎么会这样呢?那东西很厉害吗?”

“不知道厉不厉害,反正很恐怖,就在前面的那个村子!”昼寻面露惊恐的说道。

我知道他说的不是我刚刚来的那个村子,我刚想问他,是哪个村子,在哪里,我待会儿好避开,谁知他一脸惊恐的望着我,嘴都打哆嗦了。

我以为是望着我,但一个激灵我就知道了,他肯定不是望着我,而是我的身后。我怀着恐惧的心向后面望去,只见一个农夫摸样的人向我们摇摇摆摆的走来,我刚想说,一个人就怕成这样了,等我定睛一看,这哪是人的样子啊,头发全都散下来了,眼圈嘴唇周围全都紫的发黑,更可怕的是,他的嘴里还长着四颗老长的獠牙,手指甲也比常人的长出好几倍,手向前不正常的弯曲着,似乎要抓住什么东西,这也特恐怖了吧,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回过头来也打着哆嗦问道:“是这个恐怖的东西吗?”

只听见昼寻也口齿不清的说:“就是他,我亲眼看见,他们把另外的人也变成了这个样子!”口气里尽是害怕。

我心道,也是!变成这样的怪物比死了还难受,不觉得恐怖才怪。

“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我说,强装镇定。

“真的吗?”他战战兢兢的说。

“嗯,现在你变成松鼠,我把你装在我的小包里,我带着你跑,不然你跑不过的。”我说。心想我在秦川谷跑得可是一绝,跑过的少之又少,跑过这个怪人应该不在话下,但是我却忽略了昼寻刚刚跑过了这个怪人的事实。

不待多时昼寻他就变成了一只松鼠,我快速的装在我的小包了,实际上是塞进去的,真是难为他了。

那只怪物就快要到我的眼前了,我随便挑了一个方向,拔腿就跑。那怪人似乎能察觉道我们的气息,紧追不舍,我都已经气喘吁吁的了,那怪物也没有一点累的感觉。

我知道,这样跑下去不是办法了,我干脆停下来,躲在一棵一人环抱的大树的后面,我朝四周望了望,没瞧见他,当下就松下一口气,然后继续大口喘气!

这时候,昼寻担忧的问道:“姐姐,怎么了?”

因为他是在我的小包里,说起话来也不怎么听得纯粹,正想埋下头对他说已经摆脱了,谁知一个人影就出现在我的眼角,正张着四颗獠牙的嘴,咆哮了几声就打算向我咬来。

我心里喊了一句,天!原来刚刚我看不见是因为他在我那棵大树的后面!

我又赶紧跑起来,总觉得我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了,但是一下子又想起来了,我干嘛要跑啊,我又不是打不过?

于是我停下来,准备与人形怪物大打一架,我开始气势汹汹的活动筋骨,准备他一过来的时候就打他个措手不及。是的,是措手不及,可对象是我,打在他的身上就像打在铜墙铁壁上,几个回合下来,他就像不死之身一样,而我都累得精疲力尽了。

我边揉着手边向旁边跑去,伺机念动定身咒,只希望有效果,我快步跑了一下闪到一棵大树后面,然后凝神聚力,扣起手指,开始念动咒语来,闪身一现指向那怪物,随着手指的落下那怪物不动了。

我兴奋了一下下,打开我的小包对昼寻得意道:“已经被我制服了!”

昼寻露出头来一看,也面露惊喜之色,惊讶的说:“姐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不以为意的说道:“一下就定住了啊!”心中反而升起了疑问,问道:“你没有学习这些吗?”

他撇了撇嘴说:“爹娘教了我些简单的防身术和一些法术,再说了看到这样恐怖的怪物,我哪还敢留下来制服他,逃都还来不及!”

我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只有我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才会这样的吧。

“你先出来,我们得把它处理了。”我对包里的昼寻说,然后把他放了出来,他一下又变成了人,眉开眼笑的说:“还是人的感觉棒!”听起来颇有感叹的意味。

我笑了笑:“那你得努力修炼了,要走正道,知道吗?”

“那是肯定的,我们家是整个黑罗山最善良的妖呢!”昼寻得意的说。我朝他笑了笑,激励的笑。

“我们怎么处理他啊?把他捆起来怎么样?”我扬眉看着昼寻问道。

“好啊!可是哪来的绳子啊?”昼寻疑惑的捏捏他那两只松鼠的耳朵,似乎在极力思考这个问题。

“这个?”我想了想,说:“你变一个吧?”

他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终于在过了很久变出了一条结实的绳子,同时也明白他为什么会神色复杂的点头了,他学习的法术似乎还不及我?

然后我对他说,你顺便也把他捆起来吧。过了很久,昼寻才把它捆在了一棵大树上。真是难为他了,要把这么一个人搬到树那里,然后才能捆起来。同时又想到:“男子嘛,就应该学习如何撑起一片天。”不由心里平复了很多。

捆好之后,昼寻退到一边,我开始念唤心咒(唤心咒是一种可以让人恢复心智的咒语),不知为什么现在念起来特别吃力,不一会儿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落下来。

“怎么了姐姐?你还好吧?”昼寻在旁边焦急的问道。

我不能回答他,得继续念,不一会儿,那个怪人开始有了反应,不过反应很痛苦,想要把绳子挣脱开来。

昼寻忙在旁边大叫:“快挣脱了,怎么办?怎么办?”

我知道,这样不是办法,于是停止念咒,一停下来就有种要散架的感觉,差点倒下来,还好昼寻在旁边扶着我。我摆了摆手,说:“我可以了,我们得再拿根绳子把他捆起来,看刚刚他的力气,这绳子很容易被挣脱。”

昼寻点了点头,不多一会儿又变出了一条绳子,当然,这个工作还是交给他了。

是要成为男子汉的妖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