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清晨,柔和的光束照射进来,放佛有生命一般,让所有的生物都充满了生机,而我,我趁机活了过来。

我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米白色的帘子,我试着动了一下,我发现我是躺在床上的,头正枕在柔软的枕头上,身上盖着同样是米白色的被子,虽然这种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我也懒得去想我为什会在这个地方,这几天都在逃命似的,难得有这样安宁祥和的感觉,既然有了,那我就好好珍惜。

我打算再眯着眼睛睡一下,可肚子忽然就疼痛起来了,我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我如果很饿很饿了,肚子就会疼,一种说不出来的疼,都怪我小时候贪玩经常不吃饭。婆婆说,这是胃病,没得治,只有慢慢调理,可我最近几天哪在吃什么东西,还四处奔波的。别说调理了,根本就是在加重病情啊。

我咬咬牙,捂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一看,这只是一见简单的卧室,除了我这张床,就剩下一张桌子,四只凳子,桌子上放着青花瓷的茶壶和杯子,是再常见不过的居室呢!

我穿好鞋子,赶紧走了过去,打算喝口水缓解一下肚子的疼痛,开水已经冰凉冰凉的了,我勉强喝了一口。拿起自己的小包就朝外面走去,刚打开门,还没来得及感受外面柔和的阳光,就感觉腿上被什么撞了一下,我惊得埋头一看,更让我惊讶的是居然是一个人,也在那一刻,那个人就醒了,他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大概是想要拍掉灰尘,然后忽的一下的站起来了,过程之熟练。

还没等我问他是谁,怎么会在这里,他倒先说话了,似笑非笑的说:“终于舍得起来了啊!”

“啊?”我疑惑道,我根本不认识他啊!不过听他这口气好像和我很熟。

“你昨晚昏倒了,是我把你弄回来的。”他悠然自得道,并不打算自我介绍一下。

“好像记得这回事,谢谢了!”我心里无限感激,不过这个人怎么看着那么熟悉。

“不客气,你谢我的可多着呢!”他说,突然间笑得邪魅。

“我对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我诚恳的问道,心里也疑惑,什么叫做谢他的可多着呢?我都不认识他。

他把头发理了理,把脸向我凑了凑,同时也笑得更加邪魅了,这一看,我想起了,这不是小呆吗?于是我问:“是小呆吗?”

他把头发恢复到刚刚的样子,笑着说:“你说呢?”

我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言语,说:“我知道还问你吗?”心里埋怨,平时和我卖关子还可以吧,我现在可是忍着肚子疼说话的,难道你看不出来我一脸难受吗?真是不知道观察人呐!

我之所会这么说呢,是因为,我认识的小呆是个女的,虽然眼前这个人和她长得像,但声音明显是个男的,不过小呆的声音,虽然他在讲话时一般都是紧张的时刻,没怎么听,不怎么记得小呆的声音,但应该不是男生,不好回答啊。

“好啦!”他耸耸肩,打算不再卖关子,悠然自得说道:“我是,不过也不是,我和你所说的小呆是同一个人,只是男女之分,你们没有看出来。”

我心里大概已经明白了,这家伙长得这么俊美,身子骨也挺单薄,打扮也比较中性,被人认成女生也是正常的,不由咂舌道:“怪不得呢?”

“怪不得什么呢?”他饶有兴致的问我。

“怪不得看见你我都饿了呢,能先让我吃一口饭吗?”我看似很可怜的说,应该是我的样子真的很可怜。

他不再问下去,说:“走吧。”

一路上我们随便说了一些话,他带着我穿过了几个走廊,就来到饭厅,那里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人。他随便就找了一个位置就坐下了,我也忙着坐下。

店里那伙计连忙过来斟茶倒水,很热情的问道:“客官,需要些什么呢,我们小店各种特色小吃都有。”接着眼睛瞄向了我,谄媚道:“哟!这姑娘这么快就醒啦!昨天是怎么回事啊?”

我刚想接话,小呆就吊儿郎当的说:“随便拿一些吧,清淡点就好。”那伙计忙点着头很狗腿的走开了。

见那伙计走后,我就问:“你真的是小呆?”

“我不叫小呆,我叫风扬尘。”他定了定,认真的说道。

“原来小呆叫做风扬尘啊,我叫千离落。”我说,口气里有些戏谑,是对自己的无知和大意感到可笑,也是再一次感觉到了外面的人的深不可测,居然如此会伪装而感到害怕。

风扬尘笑了笑道:“你告诉过我。”

“那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我淡淡问道,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当然可以啊。”风扬尘爽快的说道,并不打算卖关子。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风扬尘因为一点事情来到了这里,不知为什么就被人迷晕了,然后就送到了关押我们的那个地方,他一醒来,也和我一样,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本来他可以轻松逃跑的,他发现都是女人,自己进来也许只是一个误会,不过他的性格比较古怪,就在那时候突然来了兴趣,他想要留在这里,看接下来的真相会怎样,于是当有人和他说话时,他就闭口不言,或是装傻,如果他开口了,不就暴露了吗?

风扬尘他之所以也不跟着我们一起逃跑呢,是因为,他要做的事情,一般会坚持到底,所以就没有跟着我们跑,选择了查看真相,我后来跑回去救他的时候,他很意外,本想想告诉我别管他,没想到我就被打晕了,此后,他便抱着一定要看真相,因为他越发觉得这事情不简单,本就在他了解了些皮毛的时候,我又捣起乱来,场面已经乱套了,他无需再装,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接着就有了我们之前的那一幕。后来我晕倒过后,他又与那些人拼搏了一会儿,很快那些人就都倒下了,不过他也有些疲惫,见已经无需再逗留,当下就下山去了,全然忘记了我的存在。等再次记起我还在山上的时候,已是我昏倒的时候。

听风扬尘讲完之后,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气鼓鼓的问道:“我跑回来救你你还有怨言啊,我捣乱,那叫捣乱吗?你最后居然还忘记了我的存在,独自下山。”

风扬尘倒没在意我满脸黑线,不慢不紧的说道:“失误,失误!”

然后我问他我们怎么遇到的。

风扬尘说他出去逛街,就看见我了,不过那时的我已经奄奄一息,于是他就把我带回这里来了。

听见风扬尘这么说,又想到他早晨睡在我的房门前,一定是担心我,我还是挺高兴的,之前的火气也消了,于是就笑着说:“谢谢你啊,风扬尘。”

风扬尘轻笑着摇摇头表示无碍,然后轻笑着问我:“你是怎么被抓去那里的?”

我将我出来遇到的情况告诉了他,特别提了我被一阵香粉迷昏的事。

风扬尘听完之后,若有所思道:“那玉娘这么做该是护女心切,迷昏你的应该是梦沉香,那是一种很强的迷药。”

我点了点头,淡然道:“我也这么觉得,天下的母亲有谁不爱自己的孩子,他们这么做也是有苦衷。”突然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问:“这梦沉香,他们会不会去害其他的人?”

风扬尘摇摇头:“梦沉香来自异域,它提炼过程相当难,况且也难以保存,一般人手中不会有过多的,当时你醒的那么快,应该是药效在慢慢失灵了,所以你无须担心。”

我松了一口气,淡然道:“你是谁啊?懂得可真多?”

风扬尘淡淡的笑了笑说:“我是风扬尘啊,不是我懂的多,这些都是常识,是你没常识。其实看到你还活的好好的,挺高兴,你怎么下来的啊?”

“走着下来的的呗,你才没常识。”我不满的气鼓鼓的说道,然后我问他:“你看见当时在洞里看见的那个年轻人了吗?”

风扬尘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淡淡说:“没怎么注意。”

我有些失落的点点头,本来还想再问点什么的,但看到香喷喷的,热腾腾的包子和稀饭端上来,食欲完全战胜了其他东西,大口吃起来。

风扬尘在旁边看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何时见过吃饭如此粗鲁豪放的我啊,不过我也没想到静若处子的小呆,或者是动若疯兔的女侠,居然是个男的,而且还是这种吊儿郎当的帅得不像样的男的。

后来我知道,原来风扬尘告诉我的并不完整,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三番五次的对我撒谎。不过当时我对于这几天发生的事,除了会想风灵越去哪了,其他的事情就在我的脑袋里那么过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