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知过了多久,我恍恍惚惚的睁开眼睛,发现我正靠在都是墙壁的小屋里,外面有嵌入墙里的围栏的门,地上全稻草,老高的墙壁上,有一扇很大的木头拼成的窗子,从那里隐约的看到看到外面蓝色的天空,和一些伸展所来的绿枝条。阳光照进来,正好映在稻草上光束上还可以看见细小飘渺的尘粒。此时我的心中已然明白我这是被绑架了!

我大意的朝四周看了看,周围有许多和我一样的女子,散坐在地上,她们都很年轻漂亮,脸上却有着悲痛,有些女子的眼睛里甚至闪着泪光。她们见我醒了,就附过来,问:“你醒了,好些了吗?”

我点点如铅般重的头,淡淡说:“嗯,你们是,怎么都哭丧着脸?”

有一个衣裳华丽,样貌很是清秀的女子缓缓道:“我们?我们或许就要死了!”

“怎么了?”我问,心说“怎么一来就要死?不是还没有向家里人要赎金吗?这么快就要撕票?”

“你不知道吗?”另外一个女子附身过来,惊讶道。

我疑惑的看着她们,点了点头。

那女子惊恐的看了看四周,轻声说:“你看,这里全是女子,而且都在哭泣,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是被骗来,或是拐卖来的,或是被强制拉来的,但我们都要作为祭品,去完成一个祭祀。”

“什么意思?”我问,心里的疑惑止不住,可以去参加祭祀就能可得到仙灵的祝福,是殊荣,不是应该高兴的么?

那女子说:“在这城外的高峰上,有个青峰门,里面的人个个天赋异能,三年前他们为老百姓解决了许多事情,一直受老百姓敬仰。可是后来,青峰门里面的人就像着了魔一样,亦或是人贪婪嗜血的本性暴露,他们开始不停的搜刮镇里的东西,烧杀抢夺,镇里就像遭了巨大磨难一般,官府派人上告,派人打压,可惜那些人一去就十名女子,用来祭祀天地,保太平,否则后果将是天灾祸至。第一年,这个镇里的人没有送上女子,青峰门里的人很生气,本就再也经受不住磨难的镇再一次受到了打击,迫于无奈,开始送上女子,大家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啊,哪家的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这样,于是便有了拐卖外地来的女子。”说着就指了指周围的那些。

我顺着她的手望去,是有很多女子,发现有个女子很特别,穿着浅蓝色的衣服,打扮就像一个救世女侠,一个人呆在角落了,散落的头发搭在额头前,定定的望着对面的墙壁,眼睛里如死灰一般的沉寂,一动也不动,就如雕塑一般,我想估计是累了,也没去多管,就问:“你们为什么不逃呢?”

“逃?”她戏谑的笑了笑,笑得很僵硬,说:“逃不了!”

“他们就那么厉害?”我将信将疑的问道。

“逃出去的人都没有回来,就像消失了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了他存在的痕迹。”她惊恐的说道,不时还小心地用眼睛向四处瞄,生怕有其他人听到了一样。

“难道也没有人进来吗?”我问。

“有,只是进来的人全会被这祥和的氛围所掩盖,镇里人也不会在陌生人面前提起这里所发生的事,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恶梦,提了,或许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他自己,有谁会愿意牺牲自己呢。况且那些外人就算知道了也不敢,曾经有人试图打到青峰门,可也是一去不返。”她淡淡道,显得很无奈。

我不可置否的想了想,问:“你是这里的人?”

“嗯,剩下的几乎是外地人了,她们全部是被拐骗来的,本来之前有九个,现在你来了,刚好10个,不多日,我们就要去青峰门了,那里就是我们的坟墓。”她淡淡的说道,给人一种看破生死的感觉。

“坟墓,一定要死吗?祭祀应该是祥和的啊。”我问。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曾经去的女孩没有一个活着回来。”她说,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我看到她脸上的绝望和无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别担心,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不会那么不幸,上天会眷顾我们的!”

她大概觉得我很天真,无奈的笑了笑,退到一边,不再说话。此时我的体力已恢复了不少,缓缓站起来,朝那个发呆的女子旁边走去,心里嘀咕着:“这件事情可没那么简单,我得好好想想。”

我靠在她的旁边坐下来,她也没反应,我拍了拍她,说:“别担心。”

她转过头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我不说话,我以为是没回过神来,就对着她的脸认真的说了一遍:“别担心。”。

她依旧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我,还是不说话,但是我总感觉在她的眼神里有什么情感在流露,却又说不上是什么。

“她不会说话,她从进来就没有说一句话,估计是哑巴,我们都叫她小呆。”刚刚的那女子说道,估计是想让我别白费力气了。

我悻悻的点了点头,看着小呆的明亮却显得呆滞的眼眸突然有些心痛,然后我用手握了握小呆的冰冷的手。开始计划着心里的事。

我我看了看有什么可以出去的地方,只有围栏般的门和老高的窗子,再不然就是房顶了,再也没有其他的地方了,我试着念起咒语,想要打开门带大家一起逃出去,可不知为什么,居然像被封印了一般使不出来,心道:“刚刚那花粉应该有毒,或许是我中毒之后体力还没有恢复,那就再等一会儿了吧。”

我在我的腰间一模,发现我的小包还在,我高兴的把它拿过来,更高兴的是里面的东西全在,我打开锦囊发现里面是些小首饰,很是精美,婆婆说是给我在路上花的盘缠,因为在外面吃东西买东西是要付账的,心中突然间暖暖的笑了,婆婆,我一定将我女娲之心带回来!

我拿出匕首,按开那个按钮,匕首一下子就变成了一把短剑,我走到木栏前,把脑袋向外探去,这里居然一个守卫也没有,难道就这么放心这些女子。于是我把那短剑又变成匕首去划木栏杆,这匕首很是锋利,一划,就是一道深深的痕迹,那些女孩再次凑了过来,她们都很惊讶我居然还会有短剑,我还用短剑去划木栏杆。那样貌清秀的女子惊讶道:“你在干什么?你哪来的这些东西?”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轻声道:“小声点,这是我婆婆给我的。”

“我是说你怎么有机会带着东西进来,进来之前我们都应该被搜过身,不可能还有这些东西。”她惊讶道。

“我也不知道,对了,我叫千离落,你们呢?”我说。

原来那个样貌清秀的女子叫做孙如琴,刚刚和我说话的那位女子叫做赵小月。

“如琴,小月,现在我们应该想办法出去,不是哭泣。”我用着认真强烈的口气说道。

“离落,被发现了我们会死的很惨的,我们不敢!。”赵小月神色恐慌的望了望四周,惊恐的说道。

“既然我们去了那里也是一死,为什么我们不为自己搏一搏呢?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我们先逃出再说。”我认真的说道:“无论贫穷或是富贵,我们都是家里的心头肉,想想在家里的亲人,只要我们相信自己就一定可以的,你们瞧,这短剑很锋利,不多时我就可以割断这木头,外面一个守卫也没有,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出去了。”说着我就指着被短剑削下的痕迹。

她们看着这深深的痕迹又想了一会儿很是动摇,个个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我没有管她们,继续手中的动作,不一会儿,一根木棒上面部分就断了。“只要我再把下面的割断,我们就可以从这个缝隙里挤出去了。”我对她们欢快的说道,算是给了她们一点相信我的信心。

“离落,我们相信你,我们来帮你。”孙如琴道,周围人也附和着说,一时间叽叽喳喳。

听她们这么说倒是给了我些勇气,如果我弄出一条通道,她们不肯跟我走,我总不可能丢下她们独自逃去。于是加重了力气,放快了手中的动作道:“你们先整顿整顿,待会儿我们估计要跑才行。”

不一会儿一根木棒被彻底割断了,我试着往外挤,只要不太肥胖都可以出去,她们个个身材都比较娇小,应该不是问题,于是兴奋的对她们说:“你们准备好了吗?跟着我,走吧!”听见我这么说她们快速的围过来,脸上都带着希望,活的希望。

我叮嘱道:“我们待会儿千万不要吵闹,不要混乱,见机行事。”

她们连忙点头,接着我把匕首揣进小包里,就率先从缝隙里挤出去,走着走着我才发现,原来这只是普通的屋子,除了我们刚刚待的地方,外面还有几间屋子,屋里的摆设很是简陋,就如我们在秦川谷里的一样,期间我们也没有发现一个守卫,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很快我们便来到外面的一片林子里,我说:“大家挤在一起走容易被发现,大家分开走吧,你们回到家之后,就赶快离开这里,去个僻静的乡下躲躲。”

“离落,谢谢你!”大家争相向我道谢,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催促道:“快走吧!”接着再次看了看她们,这一看,发现小呆没在里面,就问:“你们看见小呆了吗?”

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道:“没有,刚刚走的时候以为她就在后面。”

我朝后面望了望,发现并没有小呆踪影,就说:“她也许还在里面,我得去看看,你们先走!”

“离落,走吧,回去了也许就会被发现,你就回不来了!”如琴担忧的说道。

“没事,你们先走,记得注意安全,回家好好活着!”我说。

她们动了动嘴唇还想说什么,我就摆摆手说:“没时间了,你们快走,否则待会儿一个也走不了了!”说着就头也不回的往回走去,心说:“这小呆,已经够可怜了,让我放着她不管,实在不忍心,但愿我们这次也能够很幸运。”

我来到刚刚待的房间里,发现小呆正呆坐在那里,望着我弄开的那条缝,不知在想什么,我跑过去,拉着她的手,说:“走,我带你出去!”可是我怎么拉也不动,就如一个木头人一般,我急了,就想去背她,谁知她看着一副娇小样,居然还挺重,害得我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出去,外面已经传来了谈话声,我很是焦急,再次念起咒语想要把她弄出去,她定定的看着我,眼神冷得可怕,我吞了一口口水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听不听得见,但请你相信,我会保护你的,跟我走吧!”

她的眼神稍微有些缓和,动了动嘴唇说:“走不了了。”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吞吞吐吐道:“啊、、、、什么呢?”可还没等我细问,突然脖子一阵绞痛,就倒了下去,恍恍惚惚的有一阵声音就传到耳边:

“怎么办?全都跑了,一定是这丫头搞的鬼,我们快追!”

“不用了,有她就够了。”

“可门主那里,我们怎么交代?”

“我自有分寸!把她们都带着,去青峰门!”

紧接着我就感觉有人把我跨在肩膀上的小包扯下来,狠狠的丢在了地上,然后就有人把我扛在肩膀上。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